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季流光


□ 宗 璞



天很蓝,阳光和煦,一条清溪从山坡下流过。我飘飘忽忽走上坡来,靠着一块大石坐下,我不觉得凉,也不觉得硬,索性躺下。看着蓝得无比的天,这种天很少见了;听那溪水淙淙,这种声音也很久没有听到了。坡稍高处,有一片树林,一阵风过,树叶飒飒作响,好像在问溪水什么话。我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下,其实我已经休息了好几年了,总是在飘来飘去,是悠闲自得,还是无所事事?自己也不知道。
“看呀,看那落叶……”一个清脆而又有些沙哑的声音在低叹。我忙睁眼,见一阵落叶随风飘下,一片接着一片,一片伴着一片,慢慢飞舞着,在空中便是一幅图案。“都落了,”另一个声音,“都落光了,才省事。”我坐起来看,见山坡石块上不知何时坐着两位女子,一位头上戴着一顶紫红色绒线小帽,一位颈上系着一块蓝围巾。戴绒线小帽的一位说:“我一个星期收到八份讣告。真就像这落叶一样,成群成阵地倒下了。”系围巾的一位冷笑道:“这是客观规律嘛!”那“嘛”字拖得很长,“有什么好感伤的。”
“想要感伤都来不及。”紫红帽叹息。“喂,你们来晚了。”她向坡下扬声说。坡下又走来两位老人,或者勉强可以说是女老人。她们都戴着很大的墨镜,一位头上戴着棕绿两色薄呢帽,一位穿着一件肥大的灰色坎肩,两人都拿着拐杖,一步一步挨着。薄呢帽说:“我们总算走到了。”灰坎肩说:“我们在路上歇了好几回。”说着,走近来坐在石块上。我看清了,她们满头白发,满脸皱纹,好像需要洗一洗。薄呢帽取下墨镜,两只眼睛一只睁着一只闭着,看来是已眇一目。灰坎肩坐下时几乎摔倒,看来她的腿特别不利落。我忽然想这是哪里来的剑仙,也许一会要比武,可就大开眼界了。
又是一阵风过,各种颜色的树叶飘落。好几片落在几位“剑仙”身上,紫红帽从肩上取下一片,放在手掌把玩,“据说,每一片树叶都是不一样的。大自然真是了不起。”
“就像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可又惊人的相似。”薄呢帽说。
“连石头也一样。青年壮年老年,生老病死,谁逃得过?”灰坎肩加了一句。
我忽然觉得她们的声音很熟悉,虽是老人的声音,却有几分清脆,还留着昔日优雅的痕迹。我听过这些声音。是的,四个人的声音我都不是第一次听见。我从石后走出来,站在她们面前,没有一个人注意我,我从正面看到了紫红帽和蓝围巾,她们鸡皮鹤发,也不比那两位逊色,我不忍多看,移开了目光。她们相当大声地说话,大概是因为耳聋。“喂,你们好。”没有人注意我,紫红帽从包里拿出一本书,那是一本影集。别的人也都取出颜色不同的影册,放在面前草地上。
“你们好,我好像认识你们,你们大概也认识我,想一想,好不好?”仍没有人理我,她们只管张罗那些照片。我失望地退后了几步,也许我不该打搅她们,我应该安静。可是在紫红帽打开影集的刹那,我忍不住大叫:“那是你们吗?那是你们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