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用小说揭出不和谐病根


□ 郝 雨

山西作家有着深厚而悠久的现实主义文学传统,关注社会、关注民生、关注和反映老百姓的疾苦是这片黄土地上生长起来的文学创作者们特别突出的情感指向。尤其是赵树理为旗帜的“山药蛋派”成熟以来,到1980年代的“晋军”的崛起,这种现实主义传统一直贯穿在山西文学的整个发展历程当中,而进入21世纪以来的张平、田东照等作家更是屡屡以其现实主义创作的重要成果震动文坛。晋中女作家陈亚珍大致属于山西现当代作家群中的第三代(这样的划代当然只是我本人的杜撰,但也希望能得到同行的注意和认同)。而陈亚珍的现实主义风格则在对于山西文学传统的坚守中又有着极为明显的创新和突破。陈亚珍自1982年发表作品以来,已经出版《碎片儿》、《神灯》等长篇小说,并多次获奖,同时还著有《苦情》、《路情》、《唢呐魂》等电视剧5部。显然已经在第三代山西作家群中脱颖而出。也应该说是继蒋韵之后山西女性作家中为数很少的出类拔萃的一位。其最近出版的长篇小说《十七条皱纹》(作家出版社,2005年1月),就更是表现出了让人耳目一新甚至刮目相看的艺术特色。该作品已经得到了许多专家的认可并引起了较为广泛的反响。陈亚珍的这部长篇小说当然也算不上那种蕴涵丰富大历史文化意味的宏深厚重之作,但却是直面现实深层问题的颇具震撼力的批判性作品。其中也无意对人生与人性中的恒久以及终极性问题去做那些过于玄虚的演绎和追索,而是完全立足于现实环境之中,如当年那些批判现实主义的经典作家一样,直截了当地把笔锋指向社会重大问题的病灶,并在字里行间透露出问题之所以发生的某些根源。
如今,当我们把建设和谐社会作为思想文化以及整个舆论界的—种主流声音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是意识到了社会不和谐问题的存在及其严重性,甚至也已经清醒地把握到了种种现实的不和谐还在继续发展和进一步加剧的趋势。而要解决这些不和谐问题,并促使我们的社会转而走向基本和谐,如果只是从表面上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显然是无济于事的,甚至对那些社会毒瘤“加大打击力度”之类也都只能是权宜之计;而从社会更深层次上寻找不和谐之根,就应该是最为重要的环节和前提。陈亚珍长篇小说《十七条皱纹》当然不是专门的社会问题报告和解决问题的药方,但是,其强烈地现实批判意识,尤其是其中通过一种独特视角而对当下一些社会问题的立体化刻画与展露,却可以使人们从中实实在在地领悟到某些重大社会问题的病根以及滋生之源。
小说塑造了一个刚刚十七岁的花季少年,内心一片稚气和天真,对社会的认识几乎还是一片空白,却因为一次小小的校园内的学生矛盾而被代表正义的“公安”定性成了“黑社会势力萌芽状态”的“犯罪嫌疑人”,也就是成了原本他自己心目中的那种地地道道的“坏人”。于是,他被迫离家出走,更直接地跌入到社会底层。因而,那一双天真的眼睛,从此目睹了社会最阴暗的一面;那一颗纯洁的心灵,也从此经历了人间最冷酷的风暴。小说以中学生叶雨枫作为第一人称叙述者,从而把那些社会最污秽之处全部袒露于一副纯洁无瑕的眼光审视之中,巨大的黑白反差使得黑者更见其黑,现实腐朽之处得以极为充分地暴露和彰显。小说通过对于主人公的学校经历和现实处境两条线索交叉叙述,一方面在情节上逐渐靠近事件真相,同时也从深层上逐渐揭示出问题的最后根源。原来这个无辜的少年之所以被卷入这么一大冤案,其背后完全是由于金钱的作用和力量,是众多的人心受制于金钱的恶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