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服务日”新书录


□ 金 香

  一九八五年最后两次《读书》服务日,照例新书琳琅满目。我们暂且不提那些洋洋乎大观的“骨干工程”,只从一本只印三千册的小书说起,这就是《高行健戏剧集》。出版者是群众出版社,也是我们在“服务日”新书录中较少提到的,虽然它存在有年,出过不少有份量的书。
  《高行健戏剧集》收入的剧作,大多有过争议。老戏剧家吴祖光为它写了序言,支持这本书的出版,并且专就如何开展评论说了意见:“要不要批评呢?当然需要批评。温和的批评,或是严厉的批评都需要,但是不可能把批评做为结论。我认为批评最重要的原则是与人为善,不要总想一棍子把人打死,象‘四人帮’时代干的那样。因此,我们应当提倡和欢迎反批评。最近的一场对高行健《车站》的批评,尽管也有一篇为剧本辩护的文章,但是没有看到作者参加讨论我感觉十分不足和遗憾。我理想中作者的这篇文章是理直气壮说明自己的创作意图和面对批评者为自己辩护。不应有什么顾虑。否则的话,还能有什么创作自由?如何能使我们的文坛活跃起来?”
  这本小书,这篇序言,博得不少来参加“服务日”的人的赞赏。人们不一定爱看高行健的剧作,也许有人还压根儿没有看过他的戏(即使在北京,看一场他的戏怕也不是易事),但是从繁荣文化的角度说,大家赞成出这本书。偌大中国,说一下印新武侠小说(而且是在三令五申地限制之下多半是悄悄地印的),半个年头就已有四千万册,难道我们不能允许一个认真严肃的戏剧家印三千本他的剧作吗?究竟什么东西可能污染心灵,是显而易见的。令人高兴的是,在出版改革的春风中,人们吸取历来的经验,这方面的路子正在逐步开拓之中。
  开明书店虽然已经不复存在,但是不久前举行的五十周年纪念,仍然吸引读书人的注意。五十年来,中国多少出版社存在和消失,可是有多少家出版社值得象“开明”那样使人们怀念。可见从事精神文化活动,重在质量和特色,要不然,很容易在浩瀚书海中湮没不闻。中华书局为了这次纪念,重印了《开明书店二十周年纪念文集》,在“服务日”中引起不少好评。现在集体祝寿成风,不少单位动辄借xx周年大事宴娱,但是较少想到如叶圣老当年,编一本扎扎实实的书。这本纪念集里不事喧哗,没有什么吹嘘捧场之作,老老实实的九篇学术论文。叶圣老在一九四六年写的序言中说:“纵使社会环境恶劣,学术空气稀薄,出版条件不佳,真心研究学术的人是决不肯放弃他们的岗位的,如论文集执笔的诸位先生;有心为文化服务的出版家也决不肯忘了他的使命的,如开明。”这几句话,语重心长,三、四十年后仍然值得学术、出版工作的后进记取。收在集里的九篇论文,很多是研究某一学科的开风气之作,至今仍有意义,这也是很不简单的事。作为一个文化单位,花费纸张去印花枝招展的纪念集,还是老老实实地为学术文化事业服务,何者更有生命力,这里也是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的。
  当然,现在干傻事的出版社也还是多得紧。除了过去在《服务日新书录》中提过的很多家外,这二个月的服务日里,宁夏人民出版社关于回族史、伊斯兰史和回族人士的著作颇能引起注意。上个月他们推出白寿彝教授主编的《回族人物志》,这个月有:《西夏文物研究》(陈炳应著)、《中国伊斯兰教史参考资料(一九一一——一九四九)》、《伊本·白图泰游记》和《马连良舞台艺术》。一家出版社的出书必须用己之长,方才显出特色,宁夏人民出版社是深知其中三昧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