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河流泊进冬天


□ 沙 爽

河流泊进冬天
沙 爽

  “从西湖上吹来的风冷飕飕的……”看到这里,我的心动了一下。在接下来的阅读中,不时有风从湖面上吹来。我知道那风的气派,横扫一切般的,没有个商量余地的。像脾气很冲的汉子,一张口就把人说出的话猛地呛回到肚子里去的。这样的风每天从河的北面刮过来,使冬天蓦然锋利无比和难以回避。直属机关的人去市委食堂吃饭,这守在食堂旁边专事打劫的风是必过的一关。
  而河流在这时做了北风的帮凶。寂寞的河,总得找点事做。一整个冬天,难得有居民想起去看看河的面目,潮涨和潮落是河的一呼一吸或自言自语,是河自个儿的事情。除了有事要过河的人,谁也想不起去关心今年的河是否封冻。早年的河冰面平坦辽阔,做得天然溜冰场,行得去河北拉苇子的马车。后来暖冬一个接一个地来了,河的冬天像现代人的身体一样越来越娇弱,1994年的浮冰和抢险事件更是惊心动魄,政府为此开了表彰大会,使其中一个年轻受奖者喜出望外,他救起的是自己的老婆。这一重大事件还为市文坛留下了几篇不错的小说。河流的冬天从此让这个城市有了隐约的戒心,人与河流,彼此再也无法完整地信任。走不得冰也行不得船的时候,河南与河北的往来只能从东北部的大桥上绕行,这一绕,七八十里地就绕出来了,比市区到县城的距离还要长。远远望去,银白色的河像一把利刃,一下子把河的北岸劈到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按相书上的说法,河阴者,风水不佳。无论河南部的建设怎样日新月异,北岸的脚步始终是慢吞吞的,十年前我去仪表厂报到时踏上的河滨街,十年以后还差不多保持着原来的相貌,只是当年的灵动女孩变成了乏味的妇人。多数时候,事物比人更愿意留住原来的内心。
  整个冬天,我在键盘上反复敲下单位的地址,太熟悉了,反而忘了这正是河流的名字。事实上,河流的名字正在我们面前的大街上流淌,这是这个城市最早出现的街道,作为河流最忠实的追随者,自始至终摹拟着河的走向。然而河一路向东,奔大海而去,河的命运就是如此,要么汇入大海,要么被泥土消泯;而道路的命运是让自己最终止于荒凉之地。我疑心长街是自从被叫了河的名字而开始了河的梦境,当真正的河千里冰封,长街作为另一条河,在这个城市的身体里日夜奔涌。
  冬天刚开始的时候,偶尔还有同事拉上我去河边散步,从市委食堂出来,几步就到了河畔,但气候的寒凉使这样的散步成为一个浪漫的举动。初冬的河流变得安静。终于摆脱了围在身边热爱凉风的人们,河露出了一副怡然独处的表情。有海鸥在河面上飞,还有几只在做冬泳。这让我和同事对这些辛苦觅食的鸟满怀同情。即使不戴近视眼镜,我们也能看得出来,如此冰冷的河水可以给人类的神经系统制造多么大的痛苦。许多年以前的一个秋天,美术老师带着我们全班同学来河边写生,我还记得那天留在我的图画本上的海鸥都是大大小小的“M”字形。那时我羡慕这些自由自在的“M”,并努力抛开它们的另一个不雅的别名。作为弱小鱼类的空中杀手、大鱼一族及人类的竞争者,“叼鱼郎”的叫法其实要传神得多。冬天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季节,表现在河流上面,是海鸥的饥饿和水流的冷漠。如果冬天再深入一点,河流的怠慢达到了极限,冰面像河流咬紧的牙关,悲哀的海鸥只能将露天餐厅迁移到另外的地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