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街小雨


□ 孔令剑 整理

  对谈

  2013年5月5日。周末。下午。天街小雨人文茶馆。晴。三位诗人。

  金汝平:“高飞的鸟,减轻了我们灵魂的负担”,伟大的希腊现代诗人埃利蒂斯这样说。的确如此,对于真正痴迷于它的人们来说,诗歌,永远是一个激荡人心的特殊的精神存在。我们会清楚地记得,是一个什么样的时刻,语言以神奇的莫名其妙的魔力诱惑了我们,从此我们有可能终生活在它的诱惑里,并心甘情愿地奉献出时间、精力、思想和肉体。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年轻的北岛、芒克用他们才华横溢的富有叛逆性的先锋性诗歌,一举击破了被僵化的意识形态支配的“非诗”,从此中国当代诗歌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时期。我们感谢这些勇敢无畏的先驱者,没有他们,中国当代诗歌决不可能是今天这种生机勃勃的样子。到了八十年代中期,第三代诗歌携带着更蓬勃的革命活力,遍地升花,多元化的诗歌格局,正式形成。在这样一种令人热血沸腾的氛围中,官方诗歌被深刻地、全面地、广泛地质疑,而民间诗人,以独立性和先锋性,成为中国诗歌发展与诗歌建筑的最重要力量。当代的山西诗歌虽然面临着种种陈旧的诗歌理念的束缚,但仍有不少青年诗人,独立地进行着对现代诗的探索,并渴望着更直接的交流、对话与思想上的碰撞。正是这种内心强烈的欲望,迫使他们,尤其是生活在太原的一些诗人,经常聚集在一起,探讨诗歌,各自发展美学上的“个性诗学”。

  宋耀珍:2008年6月1日,天街小雨人文茶馆建成了。这样就为朋友们探讨诗歌提供了一个宽阔自由的舞台。记得是一个秋天的夜晚,几个好朋友已经喝得飘飘欲仙了。其中一个提议,为了以后组织诗歌活动的便利,咱们组成一个小小的团体怎么样?结果得到了热烈的响应,一个名为“天街小雨艺术委员会”的小团体就这样很自然地诞生了。委员就是以下在座的几位:山西汉风精华文化传播公司总裁、老诗人、笔名为病夫的张祖台,山西财经大学文化传播系教授、诗人金汝平,《山西青年》总编、诗人宋耀珍,诗人及写过《玄奘》、《宋词的覆灭》等优秀小说的唐晋,诗人石头,还有年轻的诗歌活动家刘宝华。他在2007年创建的“三晋文艺圈”吸引了大批作家和文学青年,在山西很有影响。为什么这么几个人能聚到一起呢?主要是他们诗歌写作的倾向是基本一致的,他们都非常强调诗歌内容与形式上共同的“当代性”,都试图以真诚的内心情感介入复杂多变的当代中国现实,坚持独立的批判的立场。

  病夫:这是一个十分有意味的诗歌现象。山西以往的诗歌现象很多,一些有意义的被传唱,一些则成为笑话。有人说,天街小雨现象,也是“小圈子”,我说:是的,这很正常。正是这个小圈子,使得山西诗歌在某种程度上回到诗歌的本真,比如坚持了民间立场,比如弘扬了诗歌批评,就是杨黎那样的“大师”来到天街小雨,照常争论得天翻地覆。而在别的场合,老觉得屁股上铁青着个“领袖”脸,真没劲!回头说民间立场,这取决于诗人的灵魂取向与诗歌的精神向度,比如:首届天街小雨诗人、诗歌奖,在充分比较了全国诗人诗歌水准的基础上,确定了三位诗人得奖。应该说,这是民间的真实的声音,是诗歌文本的胜利。

  宋石头:有了天街小雨,和没有天街小雨的山西诗坛该是不一样的。以前基本上是诗人小范围的倾诉衷肠,三三两两,现在则是大规模的倾巢出动。金汝平称之为“八方风雨会并州,蛇神牛鬼大聚会”,真是热闹非凡。快乐非凡。骚动非凡。诗人的写作必须源自孤独的内心,源自一个独异个性在世界中的悲哀处境,但诗人们正因为如此才渴求着集体主义的狂歌痛饮,酒酣耳热之际,对诗的争议才短兵相接刀刀见血。天街小雨的诗人们来自中国的四面八方,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不难感受到山西诗人的一片赤诚。许多诗人常常有“不知何处是他乡”的感觉,批评家谭五昌,在北京滴酒不沾,一来到天街小雨,酒量竟涨到半斤以上,而且一天两次,意气风发,激情昂扬。最后火车上昏昏沉沉。当然,也有诗人为不同观点而面红耳赤,扬长而去,但没过几天,几个兄弟笑容可掬又相好如初,争论并不影响兄弟间的感情,反而加深了互相的深入理解。在这个意义上,天街小雨就是山西诗人的“根据地”,它必将成为一种传奇,一段故事。

  病夫:有人说,天街小雨是中国诗人的“驿站”,此谈属实。说到底,这个无意而为的“驿站”,使诗人得以“天街纵横”、“小雨滋润”。雷平阳从云南来,他只带来了云彩;何三坡从燕山来,灰喜鹊的羽毛重若黄金;古筝从南京来,长江之风浩然大观;苏非舒从终南山来,发动了切土豆运动;李轻松、葛水平、西娃、唐果等等是一批女巫,她们的咒语直指人心……每一位诗人的到来,看似一场小小的活动,究其意义,都是一场“诗歌运动”,在相融中各显千秋,在碰撞中标新立异。

  宋耀珍:2008年冬天,我和石头去到云南。在珠江源头徐霞客的草房里,云南诗人老六与石头彻夜长谈,而我因为严重的口腔溃疡躺在隔壁的屋子里。翌日早晨,马雄山上常青的松柏昭示了云贵高原的生命魅力。随后几天旅行,结识了众多的云南诗人,一年后的十月,云南诗人雷平阳来并,一场题为“从云之南到山之西”的雷平阳诗歌朗诵会,也在长治诗会之后来到太原的第一个黄昏举行。而云南诗人与山西诗人之间,兄弟般的来往以及诗歌交流也由此开始。

分享:
 
更多关于“天街小雨”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