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过秋雨的节日


□ 钟正林

  商人雷火神把省高级法院的牌子给摘了,这事在省里掀起轩然大波,而它背后的是是非非涉及多年的政策变迁、人事调整,更有深层的经济因素左右,真是一言难尽呀!政府、法院该如何处置这一突发事件呢?
  
  还记得盆地猪年国庆节的那场秋雨吗?冷副院长现在想起来,心里都灰蒙蒙湿漉漉的。那真称得上是一场绵长愁人的秋雨。雨从九月三十日开始下,不大不小,不快不慢,穿过了七天大假,没有歇口气,一天也没有停,使盼了很久,计划了很久出门旅行的人最终在唉声叹气中取消了行程。以下人物身上发生的故事多少与那场绵长愁人的秋雨有关。
  
  1
  
  冷副院长是这个地级市法院的副院长,他是上一届法院调整班子时,从一个县法院以民主干部的身份充实进领导层的。熟悉行政机构的人都晓得,从建国初开始,各级行政机构中就设有民主人士一定的职位,大凡都是副职,正职都要带党字号。这也是任何国家的常识,哪个党派执政,哪个党派组阁。要不是这种民主、开明的政策,冷副院长很可能是挤不进这个位置的。带党字号的多少双眼睛瞅着这个位置,哪还有你一个无党派人士的机遇。无论什么节日,政府的行政机构都是有人值班的。值班嘛!就是上午去坐一会儿,下午没什么事就走人。况且现在有手机,通信方便,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可以遥控指挥。可这个国庆节里发生的事却远远不是遥控指挥能解决得了的。十月一号,冷副院长尽管打着伞,走进办公室的腿还是被淅沥的秋雨打湿了。他正在独自埋怨:鬼天气,早不下迟不下,都要堆到节日大假来下。衣兜里手机的音乐响了,是院长打来的。院长在电话里异常沉重地说:他们不信蛇是冷的,硬是兑现了。你叫办公室通知几个副院长和党组成员在会议室开会。冷副院长的鼻子哼了声,昨天下午都还在说人家撒谎吓唬他们的,今天就晓得当真了。我早就告诫过他们,雷火神这个人我是再了解不过了,他不可能把鸡蛋说成石头,只有把石头说成鸡蛋。
  昨天傍晚,绵密的秋雨下了一天,到下班了还淅淅沥沥的,雨扫在法院坝子里的暗绿的细草和闪耀的花叶上,从容不迫的,没有一点要停的样子。加了会儿班的冷副院长手拉着门把手,正准备关门,腰上的手机响了。他不得不停下来接起了电话。雷火神在电话里气喘吁吁:我把牌子给他们摘了!冷副院长心里一惊,反映在细皮白净的脸上是眉头一皱,非常轻声,又很吃惊很慎重地问:你当真把省高院的牌子给摘了?对方没有回答冷副院长的话,在电话里呼呼地喘着粗气,显然是对自己的英雄壮举很激动。电话断了。省高级人民法院门前的牌匾被摘了。这还了得,人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冷副院长赶紧向还在办公室加班的院长报告,本市的市民雷火神当真跑到省城去兑现了他的狂言,他刚才打电话过来说他已把省高院的牌子摘了。院长立马就给省高院分管行政的叶副院长打电话。叶副院长是个仪表堂堂的中年男子,可以猜想他说话时的凛然正气。这个雷火神,他口出狂言,把我们高院的牌子摘了。说得轻巧,像根灯草,那么容易吗?我这阵就站在我们法院的牌子跟前,啥子摘了,扯谎说白,吓唬人嗦?院长打完电话,抬起脑壳瞟着冷副院长说,叶副院长这阵就站在省高院的牌子面前,你得到的消息可能有误。当真是没有王法了,敢鸡蛋碰石头?院长说话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好像不是雷火神在说谎,是自己在说谎。外面的雨已下响了,比先前还大了些,仿佛有人在敲着响竹刷子。也难怪呢!好不容易盼来了国庆大假,该放松休息一下,却下起雨来。天灰暗着,像捂了湿润的棉被儿,一时半时可能是停不了的,谁知道明天还下不下呢!人们的心情都雨天一样阴沉着,早已过了下班的时候,偏偏钻出这样一个插曲,院长心里不高兴,表露出那样一丝意味深长的眼神儿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冷副院长在心里想,公、检、法三大政法机关都是有门卫的,白天晚上都有岗位值班人员,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口里拔牙,你雷火神那么容易就把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牌子摘了?也怪自己脑壳简单,不考虑考虑,就汇报给了院长,搞得自己很尴尬。
  
  2
  
  开着车子往家里走,冷副院长心里总觉得这雷火神不像在说谎,他在电话里呼呼喘着粗气,心情激动的样子都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他自我感觉良好的英雄壮举。还没回到家里,在市医院妇产科工作的妻子打电话来叫去接她,说雨下得大,没办法往车站走。冷副院长看着警车前视玻璃上快速摇动的雨刮器上流淌的雨水,将车子拐了个弯。妻子上车就唠叨今天遇见了个特殊的女病人,先挂到急诊科,外科去诊断了推给了内科,内科看了又推到了泌尿科,泌尿科的医生观察了又推给了妇产科。到底该哪个科?管她的哦,先吊着点滴观察着,今天晚上不是我值班。背时倒灶的下雨天,往天天天都在出太阳,要放假了老天爷就装怪,下起雨来了,还下得大,风又大,伞根本不起作用。医务科喊大家来会诊,都说家里有事,都不愿意出门。还不是怕淋雨,管她的,都不忙,又不是我值班,明天再说。冷副院长双手紧握着方向盘,不敢分心。白衣天使,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宗旨早已与多少年前的革命口号一起成为只停留在领导们各种会议讲话的口头禅上。医院的现实是没有钱就停药就劝其出院,有钱的就想方设法留住,医不好也要说有好转有希望;实在拿不下的,便往更高级的有业务合作关系的医院里送,谁介绍的谁可领到对方医院的好处费。这在全国卫生系统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老婆说医院里死个人,那就相当于菜市场宰只鸡,农户们杀头猪一般平淡。医院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有人死,习以为常了。医生用手术刀打开病人的身体,肠肠肚肚翻过来倒过去,如杀猪匠开了猪肚子,翻腾内脏一样轻松随便。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