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槐花飘香的日子


□ 李京禄

  仿佛是在不经意间,简约、素净、体态并不丰腴的槐花,伴随着初夏和暖的风,静悄悄地爬满了槐树的枝头。它们相互簇拥着,舒展着白色透明的花瓣,轻盈地在绿叶中间展放。相互之间还咬着牙朵,似乎说着逗趣的轻语……
  在北国的田野里,槐花树四处可见,是荒山造林的先锋树种,具有抗干旱、耐瘠薄、耐盐碱、繁殖力强的天然优势,在沙土、壤土、粘土上,甚至在矿渣滩、石砾土上都能够顽强地生存。它们在贫瘠的土地上栖身,丝毫不苛求水源和肥力的丰赡,只要有立足的空间,它就会理直气壮地生长、开花,枝桠尽情地向四面的天空伸展,以黑、硬、瘦而且龟裂着的身躯,从脚下的土地里汲取着力量,托举出一串串、一团团浪漫的诗意。当夏日的风漫过千里沃野的时候,不必太多的提醒和号召,花儿就会按捺不住封存了一冬的激情,争先恐后地冒出来,不必谦让,也从不张扬,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却往往在不经意中惊醒了城市人的眼睛,人们奇怪什么时候自己的视野里突然闯入了这么多白色的精灵,难道它们就是夏天的哨兵?
  槐花飘香的季节,故乡的槐花似乎以一种特别的情愫,深深地打动着我的心弦。与城市里的那种“文雅”和“含蓄”不同,家乡的槐花更多的是热烈奔放、无拘无束的浪漫气质。花开的时候,一簇簇、一串串,点缀在茂密的绿叶间,白得耀眼,繁得热闹,整个村庄都沉浸在沁人心脾的清香之中,让人恍若置身于冰雕玉砌的白雪世界。凝神细看,那花儿质如素锦,色似丽雪,悬挂在高高低低的枝叶间,早沐晨露,午映艳阳,到晚间则是一片暗淡,晶莹明丽的颜色随着时光的流转做着丰富多彩的表情变换。尤其是氤氲缭绕的花香,甘甜淡雅,沁人心脾,香彻了白天,也香透了黑夜。“一树珍珠一树银,清香漫漫塑花魂。含情串串随君去,碧叶青枝招手频。”不知名的诗人随手写下的诗行,倒也真实地刻画出槐花玲珑剔透的品格,还有那令人过目不忘的丰姿神韵。
  其实,最能将槐花绽放的快乐发挥到极致的,莫过于乡间少年。逢上个没有大人呵斥的中午,或者是没有书包羁绊的周日,约着邻里四舍脾气相投的伙伴,男男女女一大群来到河边,只要有槐花树的地方,四处都出没着少男少女的身影。他们竞相攀跃上槐树枝头,小心地避让着枝叶间潜藏着的尖刺,把一束束成串的槐花从叶丛中摘出来,放进嘴里慢慢地咀嚼品尝着,那清淡的香甜便会顽皮地从齿间滑过,直接抵达他们青春的心头,让他们在夏日的这个难得的闲暇时光里,享受到课堂的黑板上看不到的风景、体味不到的快乐。
  据《本草纲目》记载,食用槐花可以达到去火降压、清心明目的功效,大概正因为如此,它才会理所当然地成为农村饭桌上的宠儿。与常见的几种野菜相比,槐花香甜糯软,老少咸宜,比起榆钱的粘、柳絮的苦、杨花的淡,显得更为爽口。记得家乡的人们,用他们独到的匠心和巧手,把槐花的美味演绎得五彩纷呈,槐花也因此丰富着农家的饭桌。比如说槐花汤,把洗干净的槐花送到烧开的水里,放入调好的面糊,凉透后放进钵里,从地里收工回来的人们不用进家,便会闻到满厅满院的香气扑来,比上等的茉莉花茶还要浓冽,吃一口更觉得齿间生香、历久难忘。还有槐花菜,把槐花放进开水里过一遍,油炒后再加入一点盐和醋,倒进碟子里像一盘碎玉,不仅赏心悦目,而且色香味俱佳。槐花糕就更是其中的极品,把槐花用清水淘干净,加进一些干面粉,拌匀后放进蒸笼,待到香气四溢时便可新鲜出炉,放到嘴里又绵又酥,甜丝丝的余味无穷……
  槐花最打动人心的地方,是它们汇聚在一起的气势,众多的花儿拥到一起便营造出一种慑人心魄的力量。其实,一朵朵洁白的小花组合而成的花串,若单独折开来看也谈不上是国色天香,甚至难免有“其貌不扬”的印象。但它们毫无隔阂地簇拥起来,相互间既不争香也不争艳,欲开齐开,欲萎齐萎,和睦烘托,枝叶相伴,随风摇曳,默默地奉献着缕缕清香。
  初夏时节,桃花、梨花早已开过,樱桃、海棠也没有了芬芳,当只剩下柳絮在漫天飞扬时,槐花却掩映在绿叶里,悄无声息地开放了。开出了满树的串串雪白,溢出了满树的淡淡清香。突然地记起了王冕的一首诗,似乎为槐花的高洁作了这样一种概括:“冰雪林中化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注目这雪白,细品这清香,禁不住心情激荡,思绪悠悠,朦胧中好像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无忧无虑的花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