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满翻身记(短篇小说)


□ 聂鑫森

  这个骂“娘”的男人是那个别人钻他老婆被窝,他钻柴草狗窝的矮个子四满吗?为何如今他老婆像个服务生他像君王?女人过去的威风哪去了?这乾坤的颠倒这残酷的变化实在另有蹊跷……

  一

  “叮当!”剖篾的刀沉重地丢在阶基上。暮色中一个矮小的人影子,踩着满地又薄又长的篾条,哗哗地响,三步两蹿,站到厚实的宽宽的门槛上,双手叉腰,然后把脖颈硬起来,又窄又长的刀形脸,威严地对着堂屋里,粗鲁地骂道:“娘的!寻死去了,到达时候,还没有弄好晚饭,你要饿死老子吗?你的魂魄被哪个野鬼勾走了?”

  骂声一起,立刻从堂屋那边的灶屋里,慌慌张张跑出一个女人来。她,三十七八岁的样子,个子高大、壮实,有一张并不难看的脸。她敛声屏气地站在矮个子的跟前,把手往围裙上揩了揩,然后垂下来,勾着头,像个罪犯一样,任那白沫子溅到自己的脸上,也不敢用手去擦一擦。

  待矮个子咒骂的“高峰期”过了,她才怯生生地说:“四满,饭菜早已摆好了,有肉有酒。细伢子在桌子边等你哩。”

  矮个子把脸往旁边一扭,鼻孔里不屑地“哼”了一声,径直走到堂屋里去了。

  明晃晃的煤油罩子灯,点亮了。

  大方桌上,摆着一碗豆腐炒肉片,一碗青辣子,一碗炒冬瓜。两个细伢子,一个十二岁,一个十岁,早已眼巴巴地坐在桌子边。

  大概是由于父系遗传基因的缘故,两个细伢子,也长得十分矮小,只是还圆壮,像鼓槌子一样。

  四满大摇大摆地坐在上首。女人忙给他斟上酒,再给细伢子盛了饭,然后,默默地站在旁边。

  四满端起杯子,呷了一口酒,一股芬香的热力,慢慢地流进喉咙,浸入心底。啧喷,好酒!再夹一筷子豆腐,细细地嚼,又香又嫩,蛮对口味。他的火气渐渐地消散了。平心而论,他的堂客虞金芳是个能干角色,里外都来得!

  他又呷了口酒,对着两个用筷子横舞直戳的崽,不满地说:“不懂事的畜牲,也不晓得喊你娘吃饭,只顾自己扒饭夹菜。”

  金芳这才像听了特赦令一样,盛了碗饭,坐到桌子边,不过,屁股只稍微挨一点凳面子。

  这个矮个子叫童四满,今年四十岁挨边。先前是个风都吹得倒的”病壳子”,炎天六月都要穿夹衣,是长冲村有名的“困难户”。他堂客倒是一把好手,轻的重的,拿得起来放得下,而且脾气蛮暴,一发起威来,童四满连个闷屁都不敢放;为什么如今这样老实巴交?

  常言道:隔年的皇历翻不得。实实在在,真真切切,这户人家已经大变特变了。

  一向疲疲沓沓、无声无息的童四满,突然之间,变得这般威武,仿佛身上有了某种不可知的神力。

  有人讲:是几坨票子作怪,撑高了”童四矮”!

  这几年,童四满的病一天好似一天,身子骨也硬朗起来。除种田作菜之外,他那身祖传的篾匠手艺,也越来越让人看重了。置箩筐、箢箕的,办围席、晒垫的,纷纷找到童四满的门下。乡镇上的杂货店,也争着来订货。他一个人怎么做得过来,于是开门收了好几个徒弟,办起了一个“童记竹器店”。嗬,衣是貌,钱是胆,你说童四满怎么会不趾高气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