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辉煌相伴而行(上)


□ 方 舟

与辉煌相伴而行(上)
方 舟

我这样总结自己的一生:顺利的一生,坎坷的一生,所幸没有摔倒的一生。
做全国人大常委那么多年,我一直倡议搞一部《电影法》,我们不能光限制创作者,不能对审查者没有任何约束吧。我们也不能光想着怎么管理创作者,还要想到如何保护他们的创作。可是一直没成功啊。最初帮我收集资料的女孩子,那时才25岁开始做这件事,到现在她已经退休了,《电影法》也没影儿呢。我估计呵,一两年还没希望。我对这事挺遗憾的。
——谢铁骊

2007年3月3日早晨9点,北京城笼罩在浓浓的雨雾之中。在长安街边一座外表平常的高楼中,81岁的谢铁骊导演舒服地靠进藤椅,精神矍铄、嗓音洪亮地开了腔;谢夫人王遐女士为我们端上茶水,然后也坐在旁边的沙发里,边听边帮忙回忆着旧事。很快,伴着窗外细密的雨丝和厚重的雾气,在这对无比默契的神仙老夫妻的笑谈之间,那些打动人心的电影和电影背后更加动人的许许多多故事,让这个暖冬的上午恍若回到了上个世纪的某年某月某日……

“抬头片”——《大河奔流》

其实,早在1974年,北影厂就决定拍摄李的新剧本《大河奔流》,这部巨作“试图通过波澜壮阔的艺术画卷,展示黄河和她的子孙们在两个不同时代的不同命运”。李长期生活在河南农村,“文革”中又在周口地区(原黄泛区一带)插队落户近四年,曾为一百多户农民写下了家史,从中获取了大量丰富生动的素材,创作了电影文学剧本《大河奔流》,把河南当时的一些水灾情况写得很真实。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为了阻止日军前进把花园口决口了,河南形成了一个黄泛区,给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这部电影是两集,上一集写这一段,下一集写解放以后治理河道。
那时,文艺创作一片荒漠,我一看到《大河奔流》就被它深深吸引了。本打算《海霞》一停机就立即投入拍摄《大河奔流》的,没想到一部《海霞》引来一堆麻烦,这一耽搁就是两年多,直到1977年“四人帮”被打倒后才开始了影片的筹拍工作。不过这个时候的文艺创作氛围倒给了我更开阔的艺术思路。我拉上好友陈怀皑一起联合执导这部巨片,这也是我们俩在经历了十年浩劫之后终于可以共同做一回艺术梦了。
1978年,《大河奔流》(上下集)问世。在首次观摩放映会上,当时的电影局领导司徒慧敏欣慰地称赞《大河奔流》是电影界的“抬头片”。十年文化沙漠的干渴,人们对文艺作品充满了特殊的期待,而那时比较起其他姊妹艺术像诗歌、音乐、美术、小说、戏剧等,电影相形见绌,没有出现令社会瞩目的新作。而从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中期,电影却从来就是中国人主要文化娱乐形式,“文革”之后,幸好有曾被江青批为“毒草”而被束之高阁10年的重放的五六十年代的影片支撑着,而这个时候《大河奔流》的出现无疑为电影界挽回了面子,也就有了电影局领导“抬头片”的感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