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跳呀,别愣着不跳


□ 夏天敏

  一
  和刘叔相遇是在一个晚霞灿烂的下午,那个下午真是一个美好的下午。北方的这座城市被绚丽的晚霞包裹着,所有的高楼都被晚霞镀上一层金,那轮柔软似蛋黄,随时都会融化的太阳,挂在城里最高的电视塔的半腰,看上去真像一只刚刚剥去蛋壳,盛在瓷盘里的汁液丰盈的蛋黄。城里的人看上去心情很好,他们都穿着夏季的服装,轻轻盈盈地走在大街上。可是我的心情却恶劣透了,不仅恶劣,还要拖着疲惫的身躯,忍受着阵阵袭来的饥饿,茫然而忧伤地徘徊在这座城市的街上。
  我虚汗长流、心虚气短,一阵恶心扑倒在地,啥也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身边密密麻麻的人墙没有了,被人墙遮蔽的风吹拂过来,使我身上有了凉意。但我看见我身边蹲着一个人,这人脸黑头小,额头上尽是沟壑般的皱纹。他说你是肖家冲的小顺子吧?你爹叫张国柱,你妈叫刘玉珍,是吧?我猛地一惊,在这车流如潮,人海茫茫的北方大城市里,竟然有人认识我,认识一个像大河边沙滩上的一粒无比微小的沙子,并且知道我爹叫张国柱,我妈叫刘玉珍。那一瞬间,我激动得眼眶一片湿热,仿佛在莽莽的丛林里被困了十天半月,终于见到一个熟人或者亲人一般。我定定地看着这个知道我就是小顺子,知道我爹张国柱,我妈刘玉珍的人,看了一阵,我觉得他有点儿面熟,但就是想不起他是谁。
  这人我得叫他刘叔,我不知道该不该叫他叔,但这阵有人认识我,理我,叫我跟他走,我就感动得叫他叔。别说他是个大活人,就是条狗,我也想叫他叔哩。说真的,我如果不是晕倒在天桥上,我真的有了想跳天桥的想法,人活到这份儿上,还有啥活头?
  随着刘叔来到一条巷子,到了一个大排档前,一张油腻腻的桌子边坐着好几个人,正在喝啤酒、吃黄瓜、嚼花生米。见刘叔来,说刘老歪你整尿啥子名堂,说是去屙尿,半天不见你的动静,你狗日怕是去前面发廊打炮去了。有人嘲笑,说你高抬老歪了,打炮,他舍得把钱塞黑洞吗?我以为他找个借口开溜了,咋又回来了?有人看到了刘叔背后的我,说刘老歪,你狗日从哪捡个人来?莫不是又动起花花肠子,要将人家拐去卖吗?刘叔的脸一下子难看起来,他说你们讲个干鸡巴。老子去屙尿过天桥时遇到我这小老乡,他好几天没吃饭了,饿得瘫倒在地上,老子领他来吃饭。大家又笑,说老歪今天大方起来了,不但不混我们的啤酒喝,还领人来吃饭。稀奇、稀奇,太阳也有从西边出来的时候。刘叔脸上更挂不住。他一巴掌拍在那人肩上,说今晚老子请客,老子不怕你们撑破狗肚皮,抬一箱啤酒来,不喝光木是人养的。大家见他生了气,忙着站起来劝,将他拉了坐下,又给我让了座,说老歪咋就生气了呢?平时大家说笑说惯了的,又不是头一回,开开玩笑嘛,又没有谁当真的。
  刘叔气哼哼地拿起一只卤猪脚塞给我,又气哼哼地拿起一只啃起来。我正饿得想杀人,拿起猪脚狠命啃起来,我的肠胃里一阵欢快地涌动,我觉得全身的器官都跳动起来,张扬起来,喧嚣起来,都在一起狠命地啃猪脚。眨眼之间,我手里的那只猪脚已被我啃得精光,白白的骨头上留着殷红的血迹,那是我不管不顾、疯狂啃猪脚划破牙龈留下的。我顾不得客气,胃里伸出的手驱使我又去拿第二只猪脚。还没拿到猪脚,一只手使劲地拍在我的手背上。刘叔说馋痨死你,再吃要出事的。你先缓缓,喝点啤酒吃点小菜,再吃不迟。我将手缩回来,心里感激刘叔,知道他为我好,我的胃已经几天没进食了,再接着猛吃,不出事才怪。大家都说老歪讲的有道理。小伙子,你慢慢吃,先吃点小菜垫底。趁这空当,给我们讲讲你怎么来城里的?为啥连饭也吃不上,连续饿了几天?他们一起看着我,那目光里有许多温暖,许多同情,许多关怀。我的心里一酸,忍不住流下泪来,多少辛酸,多少委屈,涌上心头。......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