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口语诗写作的合法性、限度及其贫乏


□ 包兆会

  摘要:本文对当代口语诗的写作作了总体回顾和理论反思。认为当代口语诗的合法性和贡献在于它反对以往诗歌的创作范式所带给人们的审美疲劳和千篇一律的抒情模式,它突出了写作的“切身性”和“现场性”,使诗歌写作回到个体和日常生活有了可能;同时也分析了这类写作存在的限度和各种危险,藉此说明理想的口语诗写作的艰难,以及诗人们所要做的是怎样从诗的口语抵达口语的诗。本文最后结合赵丽华诗歌事件用“场域”概念分析了当代口语诗总体贫乏的制度性原因。
  关键词:口语诗 日常生活 诗的口语 现场性 场域
  
  当代口语诗写作为何与何为、口语诗写作该作如何评价,文学界内部一直举讼纷纭,尤其在赵丽华诗歌事件中该问题最终以尖锐和对抗的方式暴露出来。面对这样的问题,当前文艺理论界需给予正面积极地回应。本文基于这样的时代需要,在总体把握和理论回顾当代口语诗写作的基础上,集中回应在赵丽华诗歌事件中口语诗写作所凸现出来的几个关键的问题:口语诗存在的理由、口语诗写作的限度及当代口语诗写作贫乏的原因。本文从诗体角度首先肯定作为一种诗歌类型的当代口语诗写作,继而对当代口语诗写作所存在的限度和危险作一一揭示,最后借用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场域”的概念分析当代“口语写作”总体内在贫乏的制度性原因。
  口语写作作为一个概念产生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由韩东、杨黎、于坚、李亚伟等人提出。口语写作的第一次提出是针对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以来诗歌(尤其朦胧诗)中写作的崇高化和语言的象征化、比喻化倾向——如顾城诗中的“黑夜”与“眼睛”,北岛诗中的“天空”与“星斗”,梁小斌诗中的“钥匙”。90年代中期“知识分子写作”与“民间写作”的论争再次凸现了口语诗歌写作。以韩东、于坚、伊沙、沈浩波等为代表的“民间诗人”,对以王家新、西川、欧阳江河等为代表的“知识分子诗人”的诗学观念和写作方式进行了质疑和反驳,他们打出“拒绝隐喻”的口号,认为“知识分子诗人”的写作方式难以表现日常生活和现实世界的鲜活、多变,是一种自我封闭的“书斋写作”,民间口语才是保持诗歌活力的源泉。
  事实上,中国现代诗歌的开端,就是从提倡口语(现代白话文)开始的:清末倡导“诗界革命”的黄遵宪,就提出“我手写我口”,把大量的方言俗语入诗,并汲取了客家民歌中的精华;五四时期,胡适提出的“新诗革命”,也是以白话文写诗突破古典诗歌的文言写作。本文对当代口语诗写作合法性的分析置于这一现代白话文的运动之中。
  
  一、当代口语诗写作的合法性
  
  当代口语诗人在诗中所传递的对日常生活的尊重和对贵族化教养和趣味的反叛,是值得肯定的,因为他们在诗中所表现出来的生活态度和心性结构与中国社会转型和发展同步。中国现代社会区别于古代社会,就是知识和教育不再由知识官僚阶层垄断,知识和教育走向普及。作为现代社会所兴起的一个新的公共领域平民阶层,他们的活力和欲求需以诗的形态展示,以口语化的方式表达和传递他们日常的生活经验,这样,口语诗成了现代性的产物。以现代白话文为基础的口语诗写作在传递现代思想和日常生活“现场”方面自然优于以文言文为基础的古诗写作。毛丹对比了文言文写作和白话文写作的区别:“而文言文和白话文,实际上体现着两种不同的逻辑和思维方法。晚清以来,白话文之所以伴随西学浪潮而逐渐盛行以至于渐成时势,恰是因为现代理性的逻辑系统难以用文言文来圆满显现,甚至连西学的一些概念都无法在文言文中找到对应物。因而,用白话文替代文言文的‘正宗’地位,不仅是一个语体形式的革命,而且是一个创造新的语义系统的过程,其目的在于适应变迁了的现代社会心态以及与外部世界交流的需要。”语言学家王力从语词角度也肯定了这一点:“近百年来,从蒸汽机、电灯、无线电、火车、轮船到原子能、同位素等等,数以千计的新词语进入了汉语的词汇。还有哲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各方面的名词术语,也是数以千计地丰富了汉语的词汇。总之,近百年来,特别是近五十年来,汉语词汇的发展速度,超过了以前三千年的发展速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