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事政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仙太寂寞,妖怪很痴情


  文 闰红

  在那么长的岁月里,我以一种自以为是的漠然,与《西游记》擦肩而过,直到看了陈思呈这部《神仙太寂寞,妖怪很痴情》,我生出了种抱愧的心情:原来,《西游记》是这样的,原来,我几乎都不曾了解过它。

  陈思呈写唐僧“精明得内伤”,写猪八戒“中用不中看的爱情”,写沙僧是个混单位的,但我最爱看的,还是她这本书的真正主题:妖怪很痴情,神仙太寂寞。陈思呈也在《西游记》干篇一律的妖怪身上,看出了原本属于人类的贪嗔痴怨。

  《西游记》开场不久就出现的那个贪婪的金池长老——他虽然不算妖精,也是跟妖精差不多的反面角色,为了一件袈裟,谋害唐僧师徒,致使引火烧身,送了自个儿的老命。

  当那老和尚深更半夜对着袈裟放声大哭时,陈思呈感慨,“在那失态的一夜痛哭中,他的痴迷有一种力量,而,如你所知,有力量的东西是可爱的,令我产生了为他翻案的冲动。他不是那种活得轻飘的庸人,也不是活得僵硬的蜡人,他是一个有癖的人,是痴人。”

  陈思呈的思索没有在此止步,她说,金池长老的问题,是他把“癖”无条件地发展下去,变成了没有底线的贪。所以,他的人生失控了。 “我们可以说,金池长老收集的不是宝物,是贪恋,是空虚人生的寄托。

  为何要在一个本该六根清净的老和尚身上体现这个告诫呢?陈思呈说,那是因为,吴承恩,他不是个正经人。她说的这个“不正经”,就是无厘头、恶搞、不好好说话、他的心思非要让你猜。然而,只要你愿意,多拿出一些赤诚、一些热情、 些原本可以用在别处的精力去了解他,他也许,就会回馈给你某种正经人根本没有的东西。

  比如说白骨精,在《西游记》里,她算是一线著名妖精,但陈思呈说,白骨精是一个命不好的妖精。没形象,没后台,她甚至没有洞府,没有随从,没有法器,势力范围也相当有限,在陈思呈看来,她就是一个草根妖精,唯其草根,才有一股子狠劲,非要跟命运赌一把,死磕一把,结果,她赌输了,却也一死成名了。

  这就看出《西游记》的痛感来了,看出“不正经”的吴承恩嬉笑怒骂的背后,之宝相庄严来了。

  与一般人隔着距离的阅读法不同,陈思呈是首先掏出自己的心,试图与《西游记》这样一本书,以心换心——她读出唐僧与蝎子精的暖昧,青牛精与孙悟空的惺惺相惜,小鼍龙与杨过相似的委屈与孤独……现代、古代,此地、彼地,在一腔真诚的照耀下,变得明澈通透起来,而她的阐述,就像架明亮的软梯,将我们带到《西游记》的高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康》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康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