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执行或宽松,概念莫大意


□ 王则柯

  几位学生一直让我去美国休息一段时间,我也答应。拖了一年多,终于在去年春夏之交成行。期间,因为随他们去加州东部的佩力斯湖野营,发生了我在佩力斯湖游泳区被美女救生员追截回来的故事。感念之下,说说自己的心得,与大家分享。
  比二十四年前我们在美国西部的“学生”野营旅行,这次中产阶级味道的野营,奢侈得多了。首先,各家都要慷慨,出现一种我没有想到过的囚徒困境。这个题材留待以后再说。
  佩力斯湖实际上是平缓山谷当中的一个大水库,湖区已经开辟为有许多露营场地的旅游胜地。
  夏天刚刚到来,人们野外活动的劲头很大。所以,第二天上午我们磨磨蹭蹭“灵修”以后出发去到湖滨。沙滩被阳光晒得灼人。同伴们忙着支凉棚摆桌椅灌汽水,我就跑下水,冲过岸边二三十米游人稠密的戏水带,向浮标圈游去。从岸边到浮标圈,大概有二百米。戏水带因为狭窄人多,湖水比较浑浊,远一点的地方就好得多,所以我游得很开心。
  游了大约一百五十米的时候,听到后面有人在呼喊。虽然听不清楚喊些什么。回头看看,一位女士正向我游过来。我想很可能是她担心我这个白发老人体力不支,过来劝说我回去的。的确,狭窄的岸边戏水区以外,只有我这么一个不安分守己的泳客。但是这时候我距离浮标只有二三十米了,岂甘前功尽弃?于是就更加奋力前游。当女士追上我的时候,我刚刚抱住浮标喘气。
  追上来的,原来是一位栗发碧眼的少女,自由泳游得非常好,尽管腰带上的绳子还系着一个救生圈,却轻易把我追上。我猜想她是一位打工的中学生。她命令我回去,说:“You are not supposed to swim so far”(你不应该游那么远)。面对她认真、坚决但是凶狠不起来的劝说,我说歇一会儿我马上回去,现在有点累。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我“不应该游那么远”,不过因为目标已经实现,又有美女护航,结果只休息了几分钟,我就随她慢慢往回游。
  但我没有向这位救生员具体请教为什么我“不应该游那么远”,因为有一个道理,源自交通规则实施的类比:按照条文,当警察指挥你的时候,警察的现场命令要比交通规则的其他条文都权威。现在,救生员就是泳场的警察。
  我“喝了头啖汤”而沾沾自喜,却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不让我游远,不明白为什么浮标围着的圈子那么大,大家却都挤在岸边狭长的水面范围。
  后来一位伙伴跟我说,佩力斯湖嬉水区的浮标围栏,“说不定”是不让船只开进来的围栏,而不是泳客可以到达的边界。泳客“说不定”只可以在岸边二三十米宽的浅水区游泳和戏水。
  他的这一形式上试探性的解说,却让我内心大大吃了一惊,觉得符号的概念真是太重要了!我原来想当然就以为,湖滨用浮标围出十几个足球场那么大的水面,是供游人游泳或者戏水的,其实未必这样。看起来完全一样的浮标围栏,在我国内地和香港的许多地方,都标示泳客可以到达的边界,而在佩力斯湖这样的地方,可能只是标示船只不许进入的禁区,至于泳客可以活动的地方,则要小得多,只限于岸边二三十米水面的地方。也就是说,并非只有我“不应该游那么远”,其他泳客也“不应该游那么远”。想到这里,我内心已经接受上述“说不定”的解释了,不然的话,很难想象上千泳客只有我做出了这样的“壮举”, 很难想象上千泳客只有我一个人会违规。这里我可以吸取的教训是,貌似一样的东西,在不同的场合究竟标示什么,在不同的场合究竟是干什么用的,真不可以想当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