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远的沉思默想


□ 熊育群

  熊育群一九六二年端午节生于湖南汨罗,从事过建筑设计、新闻、出版等工作,现为某报高级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一九八五年开始文学创作,获得过第二届冰心散文奖、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第十三届冰心文学奖、全国报纸副刊年赛一等奖、《作品》杂志全国叙事体散文大赛一等奖等。出版有诗集《三只眼睛》,散文集《随花而起》《春天的十二条河流》《灵地西藏》《罗马的时光游戏》,长篇作品《西藏的感动》《走不完的西藏》等。
  
  祝勇富有沉思默想的气质,这种气质不只表现在他沉默不语的时候,就是在与朋友谈论某个话题,或者走在像广州那样嘈杂的大街上,他那双充满淡淡忧郁的大眼睛,甚至他的高鼻梁、宽阔的前额,棱角分明的脸庞,都会透露出这一与生俱来的气质。他的一些想法、观点,可能会在突然间冒出来,如同平静的水面翻起浪花。我感觉在这双眼睛注视下的谈话,就像在一片有星光的夜空下交谈,话题渐渐趋近正统,变得深邃,态度也庄重了许多,谈论哪怕世俗的话题也都带上了一些学理。
  我们十年的交往几乎是在一场场谈话中走过来的,与他在一起,我们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回想谈话的场景,大概不外乎三种,一种是卧谈,常常一谈到深夜。只要有机会,我们总是喜欢住在一间房,房里的时间于是飘满了语言的碎屑。有一次,我到北京开图书交易会,在宾馆聊到夜深了,祝勇晚上就没有回家,我们挤在一张床睡了一夜,第二天他要上班,我得去参加交易会,彼此觉得仍然意犹未尽。二是旅途上,在火车、汽车上交谈,这适宜无中心的谈话,什么都谈,包括男人女人的话题。我们两个一起夜里乘过保定到北京的火车,一起坐过南京到苏州的长途汽车,坐着老旧的吉普车在湘西凤凰的山水间转,打的去京郊的十渡,去通县黄永玉的万荷堂,深更半夜在长沙的街头兜风……车上总是谈兴甚浓。三是餐桌上,两个人的时候会借酒说点内心带些苦闷色彩的话,人多时是豪饮,这时只有短而又短的句子,意思完整,不需要连绵不断的释义与补充。
  然而,这些年过去,谈的哪些话却难以回忆了,那些经我们说出的话语都从记忆的网筛上漏掉了,奇怪的是,倒是某些沉默的时光却让我难以忘怀。沉默也是我们的语言,这里面有最深的默契,共同的经历。我印象最深的是八年前的那个深秋,我们坐船从周庄去同里。那是一个黄昏,周庄河边的一个大水塘,岸边泊着一排小船,我们想租船去同里。那时去同里的汽车因修路停开了。水边一排低矮、破旧的纤维板房,一个个头矮小的男人见我们要租船,饭也顾不上吃就从一间屋子内钻了出来,讲好去同里的价钱,就跳上了船,绳子一甩,柴油机就突突地发动起来了。一个更加矮小的女人把手中正吃的饭碗一放,冲进屋子里抓了一件黄色军服一样的罩衣,很机敏地也跳上了船。
  苏州地区河汊纵横,只有走水路你才理解长江三角洲水乡的含义。昏暗的天光下,一个村庄在河流转弯的地方出现,水面宽阔,苇草摇曳。黑暗降临,风在失去光的地上四面扑腾,寒意顿起。女的把衣披到了男人身上。她紧紧靠在他的身边。我与祝勇一上船就沉默地看着河流在船头弯弯曲曲地展现开来,一条漫长的水路在这个夜晚突然降临到我们的面前。一切都在水上出现,桥从我们的头顶飞过,房屋只有一个黑沉沉的背影,像墨汁一样渗到水中。迎面而来的货轮掀起大波浪,这条小船像受到财大气粗的人的欺负。没有秦淮河的浪漫情调,眼前只有这对相依为命的夫妻,他们突然间就做了我们的同行人。为着少得可怜的钱他们寒夜启航,饿着肚子,彼此怜惜着,彼此温馨着。寥落的星子在天边出现,水和陆地黑成了一片。祝勇冷得缩紧了脖子,我往他前面靠了靠,想给他挡点风。黑暗中,我们感觉彼此的呼吸,感觉彼此内心深处不平静的律动,那一刻,心灵挨得那么近、那么近……
  祝勇出生于沈阳,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毕业,他有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他的口语与他的书面语十分接近,这使得他有着天然的书卷气。与他不同,我说话带有浓重的湖南口音,而且越来越严重。祝勇常学我的腔调当面取笑我,学过后,我依然如旧,他也渐渐习惯了而且有点喜欢湖南腔调了。
  我们最初交往的几年,祝勇还书生气十足。他的生活与书本几乎是一体的。他把大量精力用在读书和写作上。我们在凤凰玩了三天,他回到北京就写出了一本《凤凰,草鞋下的故乡》的书。他说,当他想写东西的时候,他不管后面有什么事情,写到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写作对他之重要可见一斑。
  然而,生活中书生气太重,有时不免会吃大亏。周庄发生的那件事情足以证明他的书生气。那天我们午时过后到达周庄,饥不择食,我们就在街上随便找了一家餐馆。点菜时,老板给我们推荐了当地的一种鱼,记得是鳃鱼,说是细嫩可口,是太湖特产。我看了一下菜谱,那是上面最贵的一道菜。吃饭的时候,我尝了一口,觉得是条腌鱼,祝勇尝了一口,说味道新鲜,接着我们又举筷再次细细品尝,仍然是他说新鲜我说不新鲜。迟疑片刻,我说,你夹我这,我夹你那,我们交换吃的部位,终于彼此尝到了对方的味道。我第一反应,这是两条鱼对接的,我夹鱼头,他夹鱼尾,中间果然分开成了两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