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系着野牛筋的旅游鞋


□ 曾 哲




村长登巴,这段时间挺辛苦。他从上下游的村寨加上雄当的,召集了几十个独龙汉子。伐树,破板子,为盖新校舍做准备。学生一放假,拆了旧教室,就开始兴建。
雄当村出现丁少有的热闹。
湿啦啦的松树圆木,两人一根扛着。从山上,一直到学校前的操场。曾老师和这些人站在一块儿,比人家高半头。在现场总指手画脚的,觉得难为情;也就掺和了进去。200多米的山坡路,曾老师扛了三个来回,钉不住了。两腿哆嗦不禁,嗓子眼儿发腥,一口鲜血喷出,吓呆了在场的各位。登巴一把抱住曾老师,着急忙慌地扶到一块岩石上。
阿恰森打来瓢水,给曾老师漱洗了一下-歇喘着把气找匀,又抽了支烟,除了有点胸闷,曾老师感觉还行。
登巴说,再不能跟我们一起干了,你只管教你的书。
这个曾老师,这个曾哥,读大学时,对建筑很感兴趣,在清华园旁听过好一阵子。那点知识,这会儿全用上了。
曾母把学校没计成一个坐北朝南的连体四间大房,两头是教室。教室三面玻璃窗,宽敞明亮。两教室被东西走廊连接,走廊中的两个门,进去比教室稍小。——是教师的卧房兼办公室,另一是灶房。整个校舍全木结构,木地板,木墙壁,木天花板。屋顶盖石棉瓦128块,得用以个民工,20天从山外背进来。教室内漆天蓝,外表刷橘红。门廊正中的房柱上,一块白漆黑字的校牌:独龙江雄当俊玉小学。“俊玉”,取自曾哥的老爹老妈名字。门廊前一溜石台阶下来,就是操场。操场上,要竖立一副崭新的篮球架。新校舍还是在旧教室原址,这块地皮略显小了点儿,得把南边的洋芋地占了,还得往西扩10米,再往东扩10米。东面是——片红色大理花地,估计建好后的半个校舍,都得掩映进花丛。开始,他想做得前卫一点儿,甚至一个教室的屋顶,半敞半开,像个贝壳;教室的地面倾斜,一直连上盛开的大理花。
大理花不是独龙江的物种,大理花是学校前任的女老师,从六库带来的。几年过去,现在雄当村家家户户门前屋后,都有几蓬。大理花在这里安家落户,是因为适应了环境。建筑也是同样道理,一切要和谐。
旧教室太烂,破屋顶是木板瓦,已经糟烂得漏了天,能看得见一块块白云在飘。屋外落大雨,屋里下暴雨。四面术墙韵大缝隙,能伸出胳膊。地板更甚,几处塌陷,常有学生陷掉腿,或是鸡狗钻进来。这就是过去人们津津乐道的“一师一校”的基本状况。
这天,他要出门。
曾哥,以为自己的脚在这里没有问题。把在城市穿惯的旅游鞋一脱,光着两只大脚板,与大地泥土亲密无间,自我感觉,很爽。
雄当村在独龙江峡谷上游西岸的平缓山坡上,13户人家,一家一幢木房子。散落得虽没什么秩序,在这等环境背景下,却相间得自然均匀,恰到好处,七八十米的样子,随光阴变黑。木屋与木屋之间,是成片成块的绿油油刚刚绣出红穗子的包谷。这是村庄最好的土地,一年中的主要吃食,全靠从这里刨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