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历史·喀喇汗王朝史西辽史》读后


□ 周峰

  魏良锼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民族史学家,其大作《喀喇汗王朝史》、《西辽史研究》和《西辽史纲》先后由新疆人民出版社、宁夏人民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于1986年、1987年、1991年出版。2010年又由人民出版社纳入《中国历史》系列的第11册,以《中国历史·喀喇汗王朝史西辽史》之名出版。在此版本中,作者在原著的基础上,发掘新材料,吸收近30年来海内外相关研究成果,以及作者本人的新探讨,加以增补、订正。如作者在初版中根据德国学者普里查克和苏联学者达维道维奇的研究成果编制过一个喀喇汗王朝世系和在位年表;之后,又根据国外学者的最新研究成果,对该表加以修正和增补,予以发表。①最后成为本书书后所附同名年表。这部著作的新版充分说明中国历史不仅包括中原王朝的历史,也包括少数民族在边疆地区建立的王朝的历史,中国历史是一部多民族共同发展的历史。

  读完全书,笔者对这部学术专著有四方面的感性认识:(1)学术的规范性。一部学术专著或一篇学术论文的撰写,学术史的回顾应是其前提和基础。但是时至今日,很多作者还做不到这一点。而魏良锼先生早在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就对此予以充分重视,都在著作开篇对研究对象进行了学术史的回顾。由于这两个王朝位于我国西北边疆和中亚一带,地处中西交通要冲,因而不仅汉文史料有记载,少数民族文字史料和域外史料也多有反映,作者对此都做了详尽介绍。另外,所应具备的大事年表、史料文献目录、索引等内容也是这部著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样体现了学术的规范性。(2)研究的开创性。魏良锼先生的《喀喇汗王朝史》填补了我国历史研究中的一个空白,使这一由维吾尔族先民所创建的封建王朝的历史第一次以较为清晰、完整的面貌展示在世人面前,而不致湮没于历史的长河之中。这部著作对于喀喇汗王朝的起源和名称、王朝的疆域和民族、王朝的政治发展史、社会经济、文化以及与周边政权的关系都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论述,使这一原本似明似暗王朝的历史得到了较为完善的梳理,建立起符合其本身发展规律的历史构架。对于西辽史的研究,尽管史料有限,但是国内外学者进行过大量的研究。魏良锼先生的《西辽史》虽不是第一部西辽史专著,但无疑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再加上自己多年的研究心得写成的,既有一定的广度,也有一定的深度,是值得向读者推荐的一本民族史专著”。②(3)史料的广泛性。前面已提及,喀喇汗王朝和西辽的史料,不仅有汉文的,也有众多的波斯文等穆斯林史料。在这部著作中,作者对众多的域内、域外史料广泛采撷,披沙沥金。这些都体现在书后所附的史料文献目录中,不再赘述。作者不仅引用了众多的史料,而且还注意域内、域外史料间的勘同、比较,从中得出正确的结论。如作者认为《辽史》中的阿萨兰回鹘就是嗒喇汗王朝。《辽史·耶律化哥传》的记载:“开泰元年(1012),伐阻卜,阻卜弃辎重遁走,俘获甚多。帝嘉之,封豳王。后边吏奏,自化哥还阙,粮乏马弱,势不可守,上复遣化哥经略西境。化哥与边将深入,闻蕃部逆命,居翼只水,化哥徐以兵进。敌望风奔溃,获羊马及辎重。路由白拔烈,遇阿萨兰回鹘,掠之。都监裹里继至,谓化哥日:‘君误矣!此部实效顺者。’化哥悉还所俘。”同时又引用了穆斯林作家阿布·纳赛尔·乌特比(Abu Nasr al-‘Utbi)于11世纪上半叶所著《亚米尼史》的记载:“伊斯兰历408年(1017-1018)有十万帐异教徒侵入七河地区,当他们距离巴拉沙衮有八天路程时,喀喇汗王朝的托于汗阿赫马德·本·阿里( ToganXan Ahmad b.Ali)获悉,率军迎战,追逐敌人三月,大胜而归。”(该书第37页)作者认为在事件的情节方面,两则史料基本相同,但时间有差异。又考证了《亚米尼史》所记有误,而另外一部穆斯林史书《全史》中所载此事的时间与《辽史》基本相符。(4)论述的详实性。如在论述喀喇汗王朝的起源时,作者认为:“喀喇汗王朝起源于回鹘,即王朝的汗族是回鹘人。确切些说,喀喇汗王朝是由840年西奔葛逻禄的回鹘王朝的汗族成员之一庞特勤建立,并由其后裔继承了王朝的汗位。”(该书第31页)为此,作者在12个方面加以论证,这样详尽的论证过程如层层抽丝剥茧,细致入微,得出的结论无疑是有说服力的。①

  这部著作除了在学术上的诸多贡献之外,在增进民族团结、促进各民族之间相互了解上也有着突出贡献。《喀喇汗王朝史》首次将维吾尔族先民所创建王朝的历史完整地展示在世人面前,书中还以《福乐智慧》和《突厥语词典》为代表介绍了维吾尔族灿烂的文化传统以及对中华民族文化所做出的贡献。作者认为:“在喀喇汗王朝统治时期,中亚地区的社会经济普遍进步,科学文化空前发展,维吾尔族和其他民族的劳动人民和知识分子对中亚的历史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他们创造的物质和精神文明对以后的历史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该书前言)另外,作者认为:“西辽时期汉文化的传播,对中亚人民的精神和物质文化的向前发展起了推动作用。”(该书第355页)

  当然,一部学术著作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咯喇汗王朝史》和《西辽史》各自的第六章社会经济中有很多内容是相同的,这在原书作为不同的著作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今合为一部专著,其相关内容还是应该有所删减的。另外,本书所属的《中国历史》系列著作以图文并重为特色,每页都配有插图。但是现存的喀喇汗王朝以及西辽王朝的遗迹、遗物的图片显然难以支撑起如此大的篇幅。魏良锼先生已经在前言和后记中提到了搜集图片之难,并一再感谢责任编辑为此付出的辛勤劳动。因该丛书体例规定每页插图,书中添加了不少与正文关系不大或者无关的图片,虽然可作为历史背景参考,但这确实是一个遗憾。就笔者所见,这个系列中的《辽史》、《金史》也有这个问题。对于书中的某些学术观点,笔者也有不同的意见。如关于西辽王朝的疆域,作者认为,“除其直辖领地外,并包括其附属国和附庸部落的地面,即西辽帝国的疆域”。(该书第280页)笔者认为,后者不应包括在内。

  (作者周峰,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民族历史研究室副研究员。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27号,邮编100081)

  [责任编辑 华祖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中国历史·喀喇汗王朝史西辽史》读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