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树犹如此


□ 唐 颐

歌德说:“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常青。”
如果说有一种树,能代表占世界最多人口的宗教信仰,那就是菩提树。菩提树原是产在印度的毕钵罗树,桑科,榕属,本是一种很普通的树。菩提,梵语bodbi,即觉、智、知的意思。就是因为当年佛祖释迦牟尼在这种树底下冥思苦想,悟出佛道,于是,它就成了佛教信徒的圣树,成了一种信仰的象征——那种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象征。
有这样一株菩提树,一个国家的军队为它守卫了2300年。它生长在斯里兰卡的圣城——阿努拉德普勒,这株菩提树冠名为“圣菩提树”。据说是2300年前取印度释迦牟尼在其下悟道的菩提树分出的枝条种下的(而那株母树,在分出圣菩提树枝条后不到十个世纪便死去,印度人又在2200多年后再从圣菩提树上取枝种植在原址),即使这座圣城经历数次战火,守卫从来没有间断过。因此,圣菩提树园被全世界的佛教徒视为佛迹圣地,所有的人去参拜圣菩提树,在半公里外,都必须步行,古代的国王和现在的总理也不例外,而且只能远远目视,绝无可能触摸,即便要落叶,也不可能轻易得到,全由和尚悉心收藏,用于重要的法事。在虔诚的佛教徒眼中,叶中有佛,佛有菩提。据说,许多佛教国家的著名寺庙,都有圣菩提树分枝长成的大树,北京植物园的暖房里,就长着一株这样的菩提树,是斯里兰卡总理访华的礼物。
如果说有一种树,是世界人民公认的,最能代表和平与幸福,那就是橄榄树。《圣经》中对橄榄树的描写最为经典。在诺亚方舟的故事中,当鸽子飞离小船去探询洪水滔天的世界,人类在翘首企盼着灾难快点消逝时,和平鸽衔回来了橄榄枝。自此,橄榄枝寓意着大自然和人类的冲突停止了。因为在古代的地中海沿海各国,都种着大量的橄榄树。橄榄油不但可食用,还被用来搽发涂身。在宗教洗礼的仪式中,主教常常用浸有橄榄油的圣水为受礼者施礼。而在有关《圣经》的多幅名画中,耶稣经常在橄榄树下传教,他死后也是葬在橄榄树下。
倘若当初,橄榄树寓意着上帝饶恕了人类的罪行而停止了滔天洪水,人类与自然重建和谐的关系,那么今天,橄榄树则意味着告诉现代人什么是人性,人类有什么相同点,人类如何和平相处和相互尊重。
据说,正是古人对连绵不绝的战争的厌倦,才促使古代奥运会的兴起。公元前776年,第一届古代奥运会在奥林匹亚山下举行。为了通知所有人“奥运会即将举行,战火必须停止”,古希腊每个城邦的城门上都高悬着用橄榄枝装饰的告示,而参赛者所能得到的最高奖赏,也是用橄榄树枝编制而成的花环。2780年过去了,雅典时间2004年8月13日21时24分,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一株橄榄树上,这是第28届奥运会开幕式现场。那一夜,当重返故里的奥运会盛装开幕时,很多运动员手持橄榄枝或头戴橄榄花环入场,人们欣喜地看到,朝、韩选手再一次携手入场,伊拉克、阿富汗、东帝汶运动员得到满场观众的热烈掌声。而整个运动会授奖升旗仪式中的优胜者,也多了一个橄榄枝编成的花环。当开幕式表演接近尾声时,所有的队员都朝“海”中奔去,那里,有一株橄榄树——那是人类梦中的橄榄树。
如果说有一种树,诞生了一条划时代的科学定律,那就是剑桥大学的几株苹果树。康河东岸,一组歌德式的欧陆建筑,一列皇家古堡式的城墙,一片绿茵茵的草地,那就是当年诗人徐志摩神魂颠倒的天堂——剑桥大学圣三一学院。学院里几株相貌平常的苹果树,却名扬世界。当年牛顿就坐在树下,给掉下来的苹果砸中脑袋,于是出窍了“万有引力”这条物理定律。究竟哪株是牛顿之树,已无从稽考,但剑桥出过的名人却不计其数,仅圣三一学院,诺贝尔奖得主就有28位,外加6位英国首相,难怪剑桥大学的一位校长说:“要数尽剑桥出过的名人,简直是不可能的,也没有必要!”真是牛气冲天。
如果说有一株树,最能代表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那就是生长在黄帝陵里的轩辕柏。这株古柏,虽然历经50多个世纪的风霜雨雪,阅尽人间沧海桑田,但仍枝繁叶茂,英姿伟岸。据说,与50多年前相比,古柏胸围又增加了33厘米,可见它老当益壮,充满活力。古柏旁有一石碑,上书五个大字:“黄帝手植柏。”另有小字:“此柏高五十八市尺,下围三十一市尺,上围六市尺,为群柏之冠,相传至今已五千余年。”轩辕柏集幽、古、奇为一体,凝端庄、凛然、壮美为一身,厚重旷达,浩然卓尔。它是被林业部编为第一号的古树名木,它是全球公认的“世界柏树之父”。
如果说有一片树林,最能说明中国哲学文化的博大精深、上层建筑理论的精辟与实用,那就是占地3000亩的曲阜孔林。
到孔林,最好登上二林门的观楼,凭栏俯瞰,千亩古木,郁郁葱葱,洋洋大观,壮景迷人。传说孔子有贤人七十二、弟子三千,他死后,这些四方弟子们各移一木栽于林中,于是就形成了“万木林”。林内现有各类树木达10万余株,共111种。“大成至圣文宣王墓”,也就是孔老夫子的安息之地,就在这片林中。但也因为林中多杂木,引起不少非议,郦道元《水经注》中引《皇览》载:“孔子死后,弟子以四方奇木来植,故多异树,鲁人世世代代无能名者。”所以,那位写了《桃花扇》的赫赫有名的孔尚任先生,曾独坐祖墓前感叹:“君王驻辇何曾少,龙脉难佐世间才。”但我认为,这实属偏见。君不见,正是因为千亩园林,百种古木,共生共长,参天蔽日,才形成了“百家争鸣”,才造就了儒家文化的博大精深。君不见,历代帝王,都把孔子捧为“先师”、“至圣”,修庙建祠,顶礼膜拜,竞相比尊。到了清朝乾隆帝,干脆把女儿嫁给了孔圣人的七十二代利、子“衍圣公”。当时的风俗,满汉不能通婚,乾隆就让女儿先认汉族大臣于敏中为义父,故称于氏,她的墓自然也在孔林中——万岁爷毕竟比凡人聪明,何况他还自称“十全老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