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广西“小说新势力”新作点击


□ 王 迅

  自2009年1月以来,广西“小说新势力”的青年作家在全国各大文学期刊纷纷有新作品亮相,或以头条发表,或被选刊选载,形成了一股强劲的创作势头。在这篇文章里,笔者主要选择了区内作家最近在全国各大名刊发表并颇具影响的优秀作品进行评述。
  
  错乱中的错乱
  
  中篇小说《错乱》(《上海文学》2009年第2期)延续了光盘一贯的荒诞的叙事风格,光盘的小说在荒诞中显真实,在荒诞中展示现实中隐藏的辩证法。
  生活中有不少人精神常常处于错乱状态,做出很多荒诞不经之事,却不自知。而《错乱》中的孙国良一度精神失常,陷入错乱的生存状态,治愈后很快又恢复到正常状态,但在处处充满陷阱的现实中,却不断地对自己的精神和心理状况提出质疑,在不断的质疑中寻求解脱的途径。这样的质疑看似可笑、荒诞,愚不可及,但却无比真实地展现了错乱的现实以及身处错乱之中的生存困境。
  在表层上看,孙国良在面对他人的重重陷害时显得呆头呆脑,愚笨十足,而从深层看,他对自身的不断怀疑,在很大程度上源自错乱的现实,错乱的人性。从另一个角度看,一个人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反而是清醒和正常的表征,只有一个神志清醒的人,才会有对自己和周遭的现实产生怀疑的可能。
  钱多了使人衣食无忧,生活丰腴,但也可能给人带来不幸,甚至会使人发疯。尽管发疯的原因不一定来自自身,而很可能是他者的欲望膨胀所致。在这个意义上, 《错乱》是一篇锋芒毕露,直指人性的作品,这使小说对生命形式的诠释具有了深度和厚度。在生命的表现形式上,小说呈现出鲜明的后现代意味。孙国良从第九医院出院后,精神本已恢复了正常,但生活却并不平静。这根源于一种错乱的现实,这种错乱的现实足以摧毁主人公清醒的神经和自我意识。错乱中的孙国良在生活中不断释放善意,却反而被错乱的现实所利用,最终起到了伤及他人的效果。当然,这些认识是他一厢情愿的意识状态,是一种错乱的精神幻象。这种意识使他对自己产生了无尽的质疑,以致于使他想到了桂城的头号谋杀公司,但聘请杀手很显然不是为了干掉对手,因为他没有对手,或者说他的对手就是他自己,他愿意付出高额的报酬,要求杀手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把自己杀掉。尽管在孙国良看来,把自己杀掉是为了不再伤害无辜(虽然事实上并非如此),但他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是自我认同危机的表征。人无法认识自我,也无力辨认周遭事件的真与假。在这里,传统的认知标准被颠覆,遭到无情的解构。
  无论是生存的荒诞,还是试图寻求摆脱荒诞的途径及其结果,都让读者感到透心的悲凉。光盘在骨子里是尖锐的,也是先锋的。他的作品往往在荒诞的现实中戳破人性的坚冰。《错乱》对这种荒诞存在的揭示,确实让读者感到震撼,也使光盘的小说创作实现了一次新的超越。
  作品在叙事结构的安排上也令人称奇,作者采用了交替式的叙事结构,整个叙事分为两个部分:“他”和“我们”。在“他”中,叙述关于孙国良精神表现和行踪;“我们”叙述的是卡瓦刀谋杀公司的工作程序、宗旨以及他们的谋杀行动。这样,小说摆脱了单一的线性叙事模式,而是两条线索交替展开,交织并进,使小说的叙述呈现出一种动态的审美特征,而这种结构所造成的审美效果,在某种意义上也契合了小说的叙事主题——错乱。
  
  孤独的另一种阐释
  
  映川创作的兴奋点在于她对现代性的独特思考,她的思考并不满足于社会历史的现实层面,而是极富哲学思辨的意味。映川的叙述逼近人本,逼近生存的本相。她的小说表现出一种执拗而尖锐的精神特征,这主要体现在她把叙事目标择定在人类生存的终极问题上,对人的生存实质和生存现实进行不屈不挠的追问,从而表达出一种强烈的人文关怀意识。
  在现实中,朋友可以分很多层次,有场面上的狗肉朋友,有推心置腹的知心朋友,有君子之交,有忘年之交,有生死之交。但在《最后的朋友》(《花城》2009年第2期)中,映川叙事意图似乎并不在于展示这些常见的朋友类型,而是关乎临终依托的“最后的朋友”。这种朋友固然包括了信任和忠诚的内涵,但更重要的是,这种朋友之间的交往一般具有私密性和协议性,纠缠着金钱、欲望、名誉等复杂的利害关系。尽管双方定下的协议是暗中进行的,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和很高的安全指数,但从根本上说,由于个体与个体之间,个体与社会之间存在着复杂的利益冲突,这种私密性的友谊还是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可靠性,归根结底还是不能公共化的经验,否则将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例如,小说中张和让自己的隐私被皮乐山获取之后,便从一个幸福的生意人,一夜之间沦为囚犯。而最终,皮乐山也没有找到那个他想象中的“最后的朋友”,皮乐山的处境就像他常常唠叨的那句歌词:我被孤零零地抛到这世界了。张和与皮乐山之间友情,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金钱利益的基础上的,换句话说,皮乐山是在用金钱来购买和培养一个可以绝对依托和信任的人。但故事的最后发生了戏剧化的一幕,皮乐山在张和写给金菊的遗言中,意外地发现张和竟然是一个畏罪潜逃的抢劫犯!这对皮乐山来说无疑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彻底颠覆了他先前的对张和的期许。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09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