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云汉缥缈


□ 鹿 子


从呱呱坠地到化为尘土,在漫长而短暂的一生中,没有做过飞翔梦的,极少。常常在梦里身子腾空而起,飞着飞着,总有什么东西在追赶,在够你的脚。当你就要升上云汉时,往往突然被拉下来,轻若羽毛的身子变得很沉,通地一下坠落地面。那一刻,你出一身冷汗,若醒若悟,犹不愿走出梦境。惜哉,南柯一梦。
无论,你我他,看上去,活得多么潇洒,可在潜意识里,总免不了有一个幻想:挣脱世间的束缚,摆脱地心吸引力,自由自在地翱翔。这个不一定说得清的念头,也许会伴随人终生。这也反衬出,人活着,有太多的不自在太多的身不由己。难道不是吗?飞翔的梦,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才会偶尔一得,醒来,如聆听了仙乐一阕,令你低徊不已。多少空灵的情愫和诗意,都会在这样的挣扎飞翔后,浸润在心底,一朝迸发,不可收拾。也许,生命的本质同意义就在于不断变化,而自由境界,是每个生命个体的追求。星空,成了飞翔的最美地方,可以神游,可以让你作无边的遐想。
神秘的星空,蕴含无穷奥秘,眼睛明澈的孩童,两眼昏花的老人,对于它都怀有几乎同样的好奇。他们会长时间地仰望着幽深的夜空,有时思绪跑马似的狂奔,有时茫然地凝视着星星,忘却了身边的一切。在幼者眼里没有一颗星是相同的,闪烁在他的眼里在他的心里,正如他的未来。在长者眼里,星光透出些许老友的亲切,它曾抚摩过他的青丝乌须,还要送他进入不可知的另一个世界:那样寥廓无边的太空,会不会成为自己的归宿?
若居于闹市,看到的星空只不过狭长的一条,寒星点点,遥不可及。神游和遐想,几成奢望。真正让心灵和它来一次交融,那还得逃离凡尘,来到旷野或高原,摆脱羁绊,投身于天地之中。
那是一个难眠之夜。
风,彻底地吹,门窗,彻夜地响。松林哗哗,掀起狂涛。木板床似乎在摇晃。逃出屋门,光出快要被风掀去屋顶的木屋,整个儿落进风的怀里,长发直飞,衣衫鼓胀,连脚跟也要离开地面,被风拔上九天。
在自然的伟力面前,人,多么无助。这时候,你才真正地悟到,自诩为万物之灵的人,原来渺小如被风刮起的一颗沙尘被风吹落的一片树叶。你伸手去抓住树干,可树在剧烈地摇摆,你仰望高空,星星一颗一颗从身子的前后左右升起,或大或小,闪闪烁烁,织就一顶宝石皇冠罩在头顶。群星原来离人可以这么近,近到几乎伸手可及可揽可摘……
这是在华山顶的一个星夜。也是第一次领略风的威力,第一次离天空这么近。风拎起你的长发,拔起你的双脚,你飘飘摇摇,就要离开地面,去和星星相拥。你已不复为你,成了风的俘虏,成了星空的一颗微粒。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丁,你已融入星空,不复为人的个体。这一刻,任何对于风的恐惧对于尘世的留恋,甚至对于生死的思考,都飞到九霄云外。
从此,梦里飞翔时添了些亮点,醒来时多了些失落。直到几年后的一个春天夜宿罗布泊旷野,好几个夜晚躺在星空下,寂寥、荒凉整个儿包围住你,那样如梦如幻如诗如画的神境,才又一次和你相遇。沙暴入夜不息,你钻进睡袋里,躺在棉褥上,头上蒙着羽绒衣,黄沙依然朝鼻孔和嘴里直钻。风,无遮拦,像脱缰的野马在几千平方公里的荒漠上冲撞。这里没有一丛草,也没有一座山丘,可以阻挡。风是这里的天王。它把黄沙刮成堆,把平地削成沟、台,雕塑出骆驼、马、狮子等雅丹。你随同一群探访楼兰的野人穿过罗布泊,才有这非同一般的与星空的又一次约会。不是在梦里,而是在现实中,可以想多久就多久地仰望着星空,可以细数着一颗一颗星星从天幕上闪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