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想为姐姐美容


□ 徐建新

  记忆中,姐姐脸上那一道疤痕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为了这道疤痕,姐姐小时候曾经饱受调皮孩子的嘲讽与讥笑,甚至我这个弟弟也曾扮演过往姐姐伤口上撒盐的角色。

  记得那是我刚上小学时,有一天,母亲从商店里买回来一个新的铅笔盒。我满心指望那个铅笔盒是要送给我的,谁知母亲却说:“野小子不知道爱惜,还是把姐姐那个旧的替换下来给你吧。”

  空欢喜一场后的失落使我十分恼怒,冲动之下,我口无遮拦地冲姐姐吼道:“疤拉脸还臭美什么!”

  姐姐闻言浑身一颤,即而趴到床上痛哭起来。几乎是与之同时,母亲的巴掌也狠狠地抽到了我的背上,抽得我一个趔趄、痛不可耐,然而母亲愤怒的表情逼使我忍住了嚎哭。

  “连你也敢取笑你姐姐!你知道……”母亲欲言又止,恨恨地又扬起了巴掌。

  “娘,我不怪弟弟,他还小,不懂事。”姐姐猛地起身,抱住了母亲的胳膊。

  “你知道你姐姐有多难受!正是爱美的年纪啊!”母亲这话我当时没有听懂,可是姐姐对我无私的护爱却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中,让我突然感到自己一下子好像长大了许多。

  姐姐最终还是把新铅笔盒让给了我,然而我对它的珍爱已经被浓浓的姐弟深情冲淡了。母亲后来不止一次地对我说:“你自从挨了那一回打,就像换了个人儿似的。”是呵,从那以后,为了别的孩子取笑姐姐脸上的疤痕,我不知跟人打了多少次架!姐姐如今回忆起这事儿来,脸上都是一团幸福而又满足的微笑,说:“每次就跟小疯狗一样,拉都拉不住。有这么个弟弟护着,笑话俺的人越来越少了。”有母亲在场的时候,母亲往往还会无限慰藉地长吁一口气,眼里闪现出不易为人觉察的泪花。

  前些日子,与姐姐聚在一起,我平生第一次鼓起勇气问她:“你脸上这疤是怎么来的?我在省城给你联系了美容医院……”

  姐姐淡淡地一笑,说:“做那个干什么呀,孩子都这么大了。再说,俺整天在庄稼地里干活,美什么呀!”姐姐似乎有意回避了我的第一个问题。

  “现在跟你说说也没什么了,”母亲却在一旁接过话茬,“你姐姐脸上这个疤,是你小时候用刀子给划的。”

  我听到母亲这话,一时呆愣无语——为姐姐美容,曾经一直是我一个美好的愿望;如今,它竟成了我赎罪的补偿。想到这儿,我的眼泪禁不住地夺眶涌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解放军健康》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解放军健康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