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印象赵玫:女性心灵的穿越


□ 张 星

  赵玫是一个“场”,一种温柔的包裹。读她的文字时,你常常会被一种看不见的能量吸引着走进去,一种心灵的穿越。无论是她的散文还是小说,长文还是短句,赵玫就站在她的文字中,或沉静或忧伤,或激越或安宁,那是她独有的气息,独有的句式,有如诗歌般的一唱三叹。文字是平面的,可那文字中透出的情感和人物却是立体的,散发着诱人的魅惑力,使你仿佛置身一间无形的3D电影厅,看她笔下的人物是在怎样地长歌当哭!
  从《以爱心以沉静》《我们家族的女人》《朗园》到《武则天》《高阳公主》《上官婉儿》再到《蝴蝶》《阮玲玉》《秋天死于冬季》《漫随流水》……从当代到古代,再从古代到现代,又从现代到当代,赵玫以情感、以智慧、以想象为方舟,穿越历史,穿越时空,穿越一个又一个女人的心灵,并放逐自己的灵魂与她们共舞,让那些如歌的过往,无尽无休的情感纠葛,荡气回肠的人生故事从她的笔端一部部流淌出来,汇成一条带有赵玫独特气息的文字之河。
  我们这时代本来不是罗曼蒂克的。这是张爱玲的话,写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放到今天依然适用。金融危机,诚信危机,欲望无限度地膨胀,假话和假货一样地肆意横行,罗曼蒂克早已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找不到栖身的地方。
  或许是从小到大读了太多西方文学的缘故,赵玫从骨子里具有一种与罗曼蒂克相通的气质,她用她的文字给罗曼蒂克找到了一个安静的家,鸟巢一样地高悬在树杈之间,借以编织那些女人的故事,女人的梦想。密而绿的树叶在鸟巢周围低声吟唱,如同交响,那是流淌在许多女人心底一生不悔的爱之旋律。
  读作家的作品,通常都会透过文字想象那个写字的人,赵玫文字中那种独有的优雅与忧伤,便成为许多女性读者为之深深迷恋的地方。其实在现实生活中,赵玫是一个随意且随性的人,爱便是爱,不爱也绝不勉强。她喜欢穿棉质而舒服的衣服,而不太在意是否名牌。她也喜欢逛街,喜欢有档次的化妆品,喜欢在优雅的环境里听一曲古典音乐。然而与物质的拥有相比,她更注重精神上的满足与情感上的丰富。到巴黎的左岸咖啡馆小坐,喝的不是咖啡,而是情调,是穿越时空与雨果、乔治·桑、纪德和萨特等法国文化精英们的精神约会。也许仅仅是女儿为她买来的一束玫瑰,便足以支撑她独自一人在波士顿的红房子里度过那最初的时光……
  在女儿眼里,赵玫是一个很温暖也很坚强的母亲。在父母眼里,赵玫是一个性格倔强却相当孝顺的女儿。在朋友们的眼里,赵玫几乎成了一个平日里难得见面的“隐身人”。虽然她多次获得过包括鲁迅文学奖在内的各种文学奖项,并且肩负着全国人大代表等诸多社会职务与职责,但她还是把主要的精力投入她的文学创作之中,整日里安心写作,很少在各种喧闹的聚会上露面,甚至圈子里的一些活动也很少能看到她的身影,出了新书也不见刻意炒作。她把自己完全隐藏在作品的幕后,像农人一样,安静本分地在文学的田野里辛勤耕作。难怪熟悉她的朋友说她是“劳动模范”。一点不错,如果把写作视为一种劳作的话,那么,赵玫是当仁不让的劳动模范。
  赵玫是安静的,却也有不安静的时候,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她第一时间站出来捐款捐物,之后又冒着余震随中国作协慰问团赶赴灾区,回来后写出了《青山犹在》等一系列反映灾区现状和灾区人民不屈精神的散文随笔,字里行间充满了作家炽热的情感。
  在与赵玫相识的十几年中,我曾多次采访过她。从1986年赵玫发表她的第一篇小说开始,20多年里,赵玫共出版了小说、散文、随笔等近60本书,700多万字。字里行间不仅仅灌注了她炽热的激情、她青春岁月,更记录了她生命走过的漫漫里程。到如今,写作之于赵玫,已经不再是一种工作或者谋生的手段,而是成为她生命的方式,也是生存的方式了。
  记得那是2006年的春节期间,赵玫的长篇小说《秋天死于冬季》和随笔集《爱一次,或者,很多次》刚刚问世,再次引起了读者的浓厚兴趣。伴着节日里的鞭炮声,我和赵玫进行了一次深入的长谈,关于她的新书,她的写作,也关于女人,关于情感。
  走进赵玫的家,便走进了赵玫的世界。她的书房充满了优雅的女性色彩,不仅仅有一整面墙的书柜,还有一幅巨大的侧身肖像油画,温暖柔和的色调,画中穿着白色吊带衣裙的赵玫宁静地坐在一把古旧的藤椅上,光洁的额头与挺拔的鼻梁间,她的目光是那样的沉静,仿佛在期待着什么……显然,这是赵玫当年的身姿。仿佛是一种无言的交换,当作家的女人,只有交出你的青春与心血,才能换回你的作品。时光对于每一个女人都是如此地残酷,但今天的赵玫却没有遗憾,虽然她的书房里没有摆放她自己的书,但当她为我打出那长长的书单时,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农人收获庄稼时的喜悦。
  居家的赵玫一身休闲打扮,她端来亲手煮好的咖啡,我们的交谈便在弥漫的咖啡香气中展开。我很想知道,在她用100多万字讲述了唐朝女人的故事——出版了长篇小说《武则天》《高阳公主》《上官婉儿》,又马不停蹄地写出了电视连续剧《阮玲玉》之后,是什么样的诱惑吸引她又写出了《秋天死于冬季》等这样一些当代题材的长篇小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印象赵玫:女性心灵的穿越”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