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乡的两支唢呐


我小的时候,故乡的唢呐很盛。喜忧事吹唢呐,闲时娱乐吹唢呐,赶集上会吹唢呐,即使唱戏也吹唢呐。逢吹唢呐时,往往是剧中冤狱得昭雪或是正义复仇者以强者出现之时。那唢呐格外嘹亮、激昂、振奋人心,人们忘情的喊好、鼓掌。所以,我童年的记忆里是唢呐声声,以至于现在夜深人静时,耳朵里还有残留着几声唢呐。间或叫鸣,定神听时却没有了。当我注视古老庭院的老枣树,老围墙,老式桌椅时,仿佛里边当年浸透进的唢呐声还缕缕不绝地跑出来。
  故乡人极爱吹唢呐,不把它看成乐器,而认为是身体的外延部分,唢呐前端像张大的嘴,中间到后端的管很像人的喉管。吹奏起来会感到自己的喉管延长了,嘴变大了,伸在外边,声音成倍地嘹亮宏大。胸中的块垒都倾吐出去了。六岁那年,我随爷爷去参加什么人的忧事,见方桌上放着一只大唢呐,我拿起唢呐就吹。嘴憋得两腮滚圆,还是不响。那人笑着说,你吹响,我给你个喇叭。我想起他平时的样子:吹前将喇叭头在茶水里浸一浸,结果这样吹响了,拿起唢呐就跑。他买了个小竹管喇叭,和爷爷俩死说活说,我才将喇叭给了他。我知道他叫“盖山东”经常听他吹,技艺超群。当时谁能请到他,也是一大幸事。实际上,他与另一个唢呐手——“喇叭六”同为故乡唢呐超级巨星。有钱人家过事,往往同时聘请他俩,让他们比赛着吹。“盖山东”是一个一米八九的黑大汉,天生吹唢呐的料。两腮肌肉是两块结实的大疙瘩,嘴里的两腮部分空间很大,仿佛两边能各塞下一个馒头,也像两个大风箱。他的嘴唇极肥厚,黑里透红,向外凸着,像两个粘上去的高粱杂面的大水饺。人取笑他,说你把那嘴唇割下来,剁吧剁吧能炒一大盘子,一般饭量的人能吃个饱。想想这样的嘴唇衔住唢呐能不有力气?再加上两腮的风箱一鼓动,里面的气体受到挤压直向嘴边窜,结果又遇到嘴唇强有力的堵截,能不发疯似的向唢呐口里跑?唢呐还不像几十只憋急了的叫驴一起嘶叫起来?所以当“盖山东”的唢呐这么一吹响,那真是盖过所有的声音,村里的大街小巷,旮旮旯旯全澎湃着这洪水般气势的声音。那时,我们全记得,只要某地方有“盖山东”,其他的唢呐手只能作一件事——卷行李走人。但是这些人中不包括“喇叭六”,只有喇叭六才敢与“盖山东”斗杀上几个回合。
  如果说“盖山东”的声音是驴嚎叫,那么“喇叭六”的声音就是千万只喜鹊一齐叫鸣。“盖山东”的唢呐是中音,“喇叭六”则是高音。高音虽不象中音那样轰然炸开,横向铺展,遮盖万物;但却能哗然而起,直冲云霄,抵达天空,将天幕攒击得“嘎嘎”作响。因此这两人一起吹奏时,就异常热闹,有的人跑到“盖山东”那儿鼓掌喊好,有的人跑到“喇叭六”那儿喊好鼓掌,还有的人一会儿拥戴“盖山东”,一会儿 拥戴“喇叭六”。“喇叭六”能将唢呐吹得高亢圆润,是有他生理上的原因的。首先是由于他头宽、嘴尖、脸尖。头顶宽,上大下小、上宽下窄,像唢呐的喇叭口那样有利于将上面所有的制音因素居高临下的发挥在嘴的部位;嘴尖,能够将嘴所收留的强冲击力的气体作用在一个点上,使其具有异乎寻常的穿透力,这是高亢圆润之声得以产生的动力条件;脸尖,他的脸是以鼻尖为顶点,以脸的外缘为底边的圆锥体。这就有利于后脑、头、颈部的制音努力,聚焦似的聚于顶点下方的焦点——嘴上。再者,他吹唢呐时,不像“盖山东”那样瞪圆了牛眼,而是闭着眼,精力极专注,这就带有“集中优势兵力”“攻其一点”的意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