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洲·箜篌


□ 玄武

玄武

西洲

月在中天,有人对着自己的影子微笑

女子在远处就要入睡,她等待着

她在远处,她会在此处入眠。

他曾静拥她,安静而清洁,夜晚短暂一闪

如此孤独,如此美好,如此空茫

他对着自己的影子微笑

世界退去,只剩下一个女子,

她收拢所有光。

那孤独的幸福浩大,且无微不至,

浸透冻土下藏匿的蚂蚁,

也淹没奔腾逃窜的黝黑群山。

梅在西洲,就要绽放,

很多次幻象中他看到

一枝梅在西洲就要绽放,

他犹豫着,而梅等待折下。

他手持一枝梅,昂然走在西洲,

所过处众花委顿,唯这一枝梅清香。

他看到幻象:十六年前落入长江的女子

在最高的小浪花上端坐,

她不惧怕,她知道并等待

一个手持将绽梅枝的人,而他终会到来。

杏在绿树间轻红,在枝头轻轻地晃

她轻捷地闪动,她的头发黑得像乌鸦,

薄衫下小小的乳房轻晃。

她黑白相间的眸子闪烁,

若昼夜相间一样美妙,而昼夜闪烁。

风拂动暮色,乌柏树摇曳,

叫做伯劳的鸟儿轻轻地飞,

风拂动它腹下柔软的细羽。

树下便是她的家门,它迟疑地

关闭或打开,

她黑暗的辫子在门中隐现。

那辫子上什么也没有,

像蝴蝶飞走的花枝,

像蝴蝶尚未栖落的花枝。

很多年后她站在他面前,

头发短促,短促得像那些夜晚,

像拔断的青草,草尖上汁液晶亮。

他想念未曾见过的黑辫子在风中晃动。

但现在什么也没有。她若有所待

天光如雪白的豹子敏捷地消匿,

天边有赤色的豹子:霞光灿烂

像那个人放声大笑,像那个人遇到她时的快乐。

她还不知那霞光下面,

有孤独而美好的事物正在萌发。

她来到秋天,来到南塘

莲叶在水上高擎,延展,

她洁净的面庞在其间隐没,

如正在盛开的莲花,

她是红莲,是白莲,也是粉莲。

她摊开手掌,手指冰凉

手心的莲子冰凉晶莹。

水不知所向,在莲下汩汩流动

莲心通红剔透,她想起

摇曳枝头的杏子,想起安坐在浪花上时

她穿着的一袭红衫。

她觉得自己宛若一枚莲子,

匿在随水波延展开去的莲叶间。

她若有所待,又好像没有,

那手持梅花昂然走在西洲的人

还在远处,为所不知的想念咬啮。

抬头望向远处,飞鸟渺茫,

她想到传说中的青鸟,它们飞临

羽翅呼扇,在西洲每一处羽翅呼扇

它们却又飞走。

她登上叫做望江楼的地方,

没有飞鸟停伫,飞鸟因她的凝望

迟疑地在空中停住翅膀,却只有一刹那。

栏干逶迤回转,她的手拂在栏上,

栏杆冰凉,手冰凉如一声叹息。

很多年后他登上那楼,抚过栏杆,

会想到上面拂过的一只手,

而此时那手就牵在掌中。

他对着自己的影子微笑

她在远处,在海边杂乱的梦中看到

有人对着自己的影子微笑。

海在远处摇荡,如一枚巨大的绿水珠

轻轻擦晃着天空,

她在杂乱的梦中摇晃着。

如此的快乐,如此的忧愁

如此洁净,如微风荡动渐亮的天光。

箜篌

亲爱,大火已显眼前,

传说目睹它的男子

将化为石头。

我将独自一人穿越它,

火光已伸吐入我的眼睛。

独自一人,亲爱,

你曾抚摸的我的心

开始坚硬,

它原本该是酥软的黄土,

像我的肋骨一样易碎,

现在它一点一点变得坚硬。

亲爱,松开你手

掰开你攥紧的手,

火焰吞吐,我将穿越。

结识我是你前世的孽。

大火横亘,巨蛇一样蜿蜒,我将穿越

我今世的命,前世的孽。

火苗已经舔噬着眼睛,

亲爱,那大火有如传说中的大水

明亮,汹涌

我将进入,它可以中止内心的焦渴。

我恍然听到了急促的箜篌声,

分享:
 
更多关于“西洲·箜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