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工人作家”冯大成


□ 聂鑫森

眼下的“另类作家”,大概不怎么知道在几十年前,还有着“工人作家”、“农民作家”、“战士作家”之类称呼。那个时代,工农兵是社会生活的主体,是中坚力量和依靠对象,根正苗红,令人羡慕得很。而在文艺界,我们的党和政府,也在着力培养出一支属于自己的队伍,不惜血本,使许多原本文化程度很低的工人、农民、战士脱颖而出,成为各种各样的专家。比如工人作家胡万春、费礼文,农民诗人王老九、刘不朽,战士作家任斌武,等等,算得上是万人瞩目的星星。当然,他们是幸运儿,而幸运儿总是少数,毕竟还有个人秉赋的差异,以及机遇的好坏,因此大多数人并没有“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只能抱憾终生。
“工人作家”冯大成就是此中的一个。
之所以工人作家四字打上引号,第一,他没有真正地成为工人中的作家;第二,他写了很多年,却没有什么成绩,工友们给他一个“工人作家”的绰号,含有贬义。
我认识冯师傅冯大成,是在文化大革命的中期。但那时候我不知道他有个绰号叫“工人作家”。冯师傅走进我的视域的时候,我还相当年轻,二十岁出头,但已经有了好几年的工龄,业余时间喜欢写些现在看起来很幼稚的新诗,常登在厂里的黑板报上和本市的报纸上,因此当市里举办“工农兵作者文学创作班”的时候,我便得到了一个名额。我去一家招待所报到的时候,冯师傅就挨在我的旁边。他看着我填表:姓名、年龄、成份、职业、创作简介,然后说:“你很年轻哟。嗯,你的诗我读过。”
我转过脸去,笑了笑,我看见他的头发已有些斑白,脸色白里透点青,个子高而瘦,显出一种苍老的味道。
他又说:“我叫冯大成,也是来参加创作班的。”
对于这个名字我实在很生疏,在本市唯一的一份市报副刊上,我没有见到过这个名字,愚蠢的我很谦和地问:“冯师傅,你写过些什么东西?”
他一愣,然后说:“我不写这些小东西,我一直在写一部长篇小说。”
我立即肃然起敬,写长篇小说是何等的了不起啊,读中学时,我看过几部很走红的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青春之歌》、《烈火金钢》、《苦菜花》、《迎春花》,想不到冯师傅也是写这种大部头的人!
我和冯师傅分在同一间房里,为此我觉得非常荣幸。此后的一个月里,我们吃住在一起,可说是朝夕相处。这个创作班有二十来人,有工人,有农民,有战士,年轻人多,冯师傅是年龄最大的一个,创作的资格也最老。断断续续听人说,冯师傅是一个很不错的机械钳工,解放时定为四级工,在一九五三年扫过盲后,就开始了文学创作,并且一落笔就是写长篇小说,他最佩服的作家是上海的胡万春,他说胡万春是世界上最有名的作家。全厂上下都知道他在写长篇小说,都喊他“工人作家”。
在二十多年后,我回忆起那次学习班,觉得非常滑稽。我们怀着神圣的情感,讨论样板戏“三突出”原则的种种奥妙,什么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在所有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所有英雄人物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然后,在房子里各自努力地创作诗歌、小说和戏剧。冯师傅的桌子上放着一大叠原稿,他咬着牙,沙沙地写,不时地抬起头来,问某个字怎么写,是“木”字旁还是“人”字旁,问准了,又埋下头去写。他没有让我看过原稿,但那个用毛笔写的题目我看得很清楚,叫《血海深仇》。那时,我不敢有写长篇小说的奢望,只是写些小诗,望着那一大叠原稿,对冯师傅钦服得不得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