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年,那井


□ 陈公云

  说来奇怪,对于故乡的井,尤其是那些饱经沧桑的古井,我始终充满敬畏之心。这大概是缘于母亲当年那带有恐吓股的呵护吧,记得从蹒跚学步混沌初开起,每当提到井,慈祥的母亲瞬时变得满脸严肃,接着就是一番足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婴儿都不敢近井池半步的告诫——井藏于地下,阴森可怖,深不可测,尤其专爱取小孩子的性命……
  记得七八岁上有一天,兴许是受到了小小男子汉阳刚之气与好奇心的驱使,我突然心血来潮般地鼓足了勇气,哈哈!今天俺要亲眼看一下那一向被视为畏途的井的真面貌了!
  于是,先找来一块小石头攥在手里,壮着胆子,把腿抬得高高,独自朝着院子南面那口古井走去。就在离井口不到一丈远的地方,内心的恐惧还是让我停止了脚步,这时,我伏下身子,将屁股撅得老高,双肘撑地,开始慢慢地匍匐爬行了。当两只小手触摸到井沿上那湿漉漉的青砖时,我明白,井口就在眼前了。嗨!一不做,二不休!关键时刻,一股无名的力量突然涌向心头。于是,我双手用力把紧了井台,慢慢瞪大了眼睛,战战兢兢地伸长了脑袋,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将身子往前猛地一挺,随即探头向井下看去——瞬间,一张因极度惊恐而走了形的小脸,赫然出现在明镜一样的井水之中,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恐怖。啊!我剧烈跳动的心不由猛地一下被收紧,猝然起身,扭头就跑。手中的小石头在慌乱中掉到了井中,当那略带沉闷的声响传来的时候,人早已蹿出几丈之远了……
  长大了,对井的感情也慢慢发生了变化。除了畏惧之外,更多了一份亲切和温馨。有一次,离家远行,疲惫困顿之中,亲人的音容笑貌和那叫作家的宅院总是萦绕心头,挥之不去。突然,一股甘醇甜润的细流悄然而生,充盈心田,沁我肺腑,流遍周身。我禁不住贪婪地咂叭了几下嘴巴——啊!这不是家中那口古井的甘泉吗?对!是古井的水在给我注入力量,在呼唤我归去来兮!我全身的血液立即沸腾起来,离井背乡的愁绪,似乎化作了那口古井与我生命的相互守望。
  在故乡,几乎家家户户的庭院里都有一口水井。院子大一点的,井上往往架着一架辘轳,用它汲水浇菜种花。院子小的,井台旁放一盘井绳,一天提一桶水,足够人畜之用。
  每天清晨,是家家户户集中汲水的最好时光。当晨曦微露,薄雾未消的时候,辘轳就开始欢快地叫起来。那时的井很浅,从井口到水面只有一丈开外的深度。飞快转动的辘轳骨碌碌响几下,就把吊在井口的木罐沉到井底,当辘轳上拴木罐的绳子猛地自动往下一沉,说明井底的木罐已灌满了水。这时你那握着辘轳弯把子的手开始发力,随着人的前仰后合,弯弯的辘轳在井台上划出美丽的圆弧,一圈接着一圈,并发出吱呦呦的声响,不一会儿,一大罐清澈晶亮,飘散着积淀了一夜地气的井水就被辘轳拧到井台之上。随着哗的一声清脆而有力的声响,木罐倾倒,水被倒入小溪,急匆匆地流入菜畦,发出汩汩刷刷的声音。与此同时,妇女们开始舀水添锅烧饭,老翁则灌满了砂壶准备煮茶品茗,连调皮的小羊和小鸡也凑这个热闹,悄悄到井台边,趁人不注意偷偷饮上几口,欢快地蹦跳而去。就这样,新的忙碌的一天,就在这辘轳骨碌碌吱扭扭的欢叫声中拉开了序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