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越过欧罗巴柱廊(组诗)



  梦飞巴黎
  
  凯瑟琳,一股比记忆更强劲的风
  催着我们,向上,再向上……
  窗外,无垠的蓝压低了飞机的轰鸣
  向西,再向西……因为思想
  因为距离,上帝也挡不住人类的疲惫
  梦,在为我找寻没有剑气的空枕
  到处是开放的鲜花和窗户
  到处是开放的姿势和声音
  到处是开放的微笑和无言的邀请
  甚至那飘动的微尘
  也笑弯了眉眼,让塞纳河
  卧在巴黎的怀中,婀娜成
  一道花都的寓言
  一篇蒙田未写完的散文
  
  落地了凯瑟琳,在飞向你的途中
  这梦像拖曳千里的纱巾
  拂动万物的激流
  万物正在这激流上放舟
  数不尽的帆页上,激流中不倒的桅杆
  谁正准备升帆?
  
  落地了,凯瑟琳,在戴高乐机场
  不知你将如何安排我们的相逢
  梦中无约。那就艾菲尔塔下吧!
  不过请原谅,凯瑟琳
  也许我会在你雾月的草坪上
  留下东方的脚印
  
  法兰西学院
  
  只许步行的艺术桥,颤栗着
  一架竖琴,躺下来
  让诗人触到巴黎的体温
  阿波利奈尔,你的米拉波在哪儿
  披着罗朗桑们的画魂?
  
  爱过了,抱憾而死
  恨吗?长久地活着
  进入殿堂,进入不朽的言辞和光环
  尤瑟纳尔,第一个登堂入室的女人
  让哈德良活过来,翻转古老的疑问
  为什么只有死去的帝王
  才能留住她,叫醒这些必死的凡人
  投入婚姻与战争
  投入道与器的酷刑
  
  接下来,是眉眼朝下的感恩
  是琵琶弹烂的怨愤
  在画中,在书上,在顺着血管
  爬向上帝的诗篇里……
  站起来的
  是让旗帜拂过乌有之城的人
  
  历史的长链总有不幸的区间
  院士们在问:我们抛锚在什么时代
  你尖顶上的那只鸟伸着脖子在答:
  没有信仰的时代,不会是伟大的时代
  没有信仰的人,不可能成为一代伟人
  
  答非所问。鸟,飞走了
  你的尖顶旋转起来,旋成
  雷诺阿笔下一个忧郁的人
  注:戏剧家莫里哀不是法兰西学院院士,却在院士塑像中站着,底座上刻着:他并不缺少荣誉,我们却缺少因他而来的荣誉。
  
  罗马的鸽子
  
  是我前生投出的一把石子
  飞到罗马来了。直到我从天使城堡上下来
  仍然盘旋在梵蒂冈上空
  引我的目光,烫那青铜的尖顶
  和广场上手捏面包的人们
  
  是谁在领唱人类的和平?
  是谁在指挥你们永不倦飞?
  子弹、炮弹、导弹
  哪一枚不想落下?
  米开朗琪罗知道
  哀悼儿子的母亲累了
  就让她停在一个姿势里
  让泪水在瞻仰者的眼眶里轮回
  
  飞翔是翅膀的使命
  一整天我都看见你们
  却不敢挥手。手中空空
  只有满腔滚烫的愿望
  和血管看不见的光
  连着你们的翅膀
  
  你们留下吧!我还得回去
  台伯河边,母狼的乳房总是胀满的
  西塞罗嘴里的石子还在转动
  现在,人们祈祷的
  不仅仅是和平
  
  穿越阿尔卑斯山
  
  并不是所有的起点都在早晨
  并不是所有的终点都在夜晚
  
  阳光在一根根甘蔗上筑巢
  我们的车,从南到北
  切割着窗外的风景
  记忆,在风景中跳跃
  像一只只刚刚怀孕的袋鼠
  战争,躺进了发黄的史册
  战马的蹄声,还在山谷里回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