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乱世丽人行


□ 章弋

  章弋 著

  绘 画汪洋

  责任编辑 毛爱红

  乱世烽烟起,佳丽竞风流!晚清重臣女、南北交际花、日本女间谍,袅袅婷婷联袂至,香艳十里洋场!看似商女不知亡国恨,苦中作乐;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杀机四伏……灯红酒绿百乐门,夜夜笙歌,唱不尽国仇家恨;翩翩起舞,旋不开日寇铁蹄。曲终人散时,逝者如斯夫!

  乐极生悲

  1932年1月28日,上海。

  这天晚上,百乐门舞厅内灯红酒绿,人头攒动。

  “哎哟,阿拉好久没这么痛快过了!”

  一曲舞罢,陆小曼已香汗涔涔。她一边用手帕扇开混合着体香汗味的热气,一边用上“海话对舞厅女老板盛爱颐说。

  原来,自从第二任夫君徐志摩乘飞机遇难后,陆小曼一直生活在丧夫的悲戚与饱受国人谴责的悒郁中。学贯中西、才华横溢的大诗人徐志摩未过三十六岁这个坎儿便一命呜呼,与之二婚才五年的陆小曼自然难逃克夫的恶名。更何况她生活奢靡、挥霍无度,导致徐大才子婚后囊中羞涩,被迫四处奔波为妻赚取脂粉钱,终因想省下几个子儿去搭乘中航邮物的顺风机而罹难。加之陆小曼平素不太检点,经常与票友翁瑞午出双入对于各种交际场所,似乎亦成了夫君旧情难忘、执意北上、欲为旧情人林徽因的演讲去捧场才遭遇空难的直接诱因。在某些人看来,是不贤不淑之妻陆小曼从物质与精神上双管齐下的逼迫,方致当代诗圣加情圣的徐志摩走上了黄泉路。因而“荡妇”、“祸水”、“扫帚星”等污言秽语亦如诗人死后的唁电一般飞来,纷纷落在未亡人头上。可怜新寡的陆小曼,近七十多天来足不出户,一直蜗居在福熙路四明村923号那幢老式石库门洋房里,每日以泪洗面,间或用鸦片来麻痹自我疲惫不堪的心身。尤其是此前不久,亡夫尸体自飞机出事地点山东被运回老家海宁硖石镇举行丧礼时,公公徐中如竟然不让陆小曼参加,这无异于在她滴血的心头又插上了一把刀。陆小曼痛不欲生,只得送上.一副挽联寄托哀思:

  多少前尘成噩梦,五载哀欢,匆匆诀别,天道复奚论,欲死未能因母老;

  千万别恨向谁言,一身愁病,渺渺离魂,人间应不久,遗文编就答君心。

  新寡佳丽挽夫联,字字泣血,其联自会不胫而走。盛爱颐正是从这挽联中得知闺密痛不欲生,便巧借自己经营的百乐门开业之机,邀请再三,才使得陆小曼出席开业大典,在社交场合再次抛头露面。

  盛爱颐看着自己一手创办的百乐门开张大吉,宾朋如云,原本就兴奋不已,眼下自己的闺密也终于走出了丧夫的阴影,口吐“痛快”二字,更是增添了几分欢欣?她一边递给陆小曼一杯解渴的汽水,一边接上了话茬:“小曼.当初幸亏你用激将法,促使我下定了决心,才有今天这百乐门呀!”

  “不,不,”陆小曼连连摆手,“我那只不过是句玩笑话,之所以有今天的百乐门,全仗你这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呀!倘若换作我,恐怕除了只会花钱外,将一事无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今古传奇·传统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