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乱世丽人行


□ 章弋

  章弋 著

  绘 画汪洋

  责任编辑 毛爱红

  乱世烽烟起,佳丽竞风流!晚清重臣女、南北交际花、日本女间谍,袅袅婷婷联袂至,香艳十里洋场!看似商女不知亡国恨,苦中作乐;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杀机四伏……灯红酒绿百乐门,夜夜笙歌,唱不尽国仇家恨;翩翩起舞,旋不开日寇铁蹄。曲终人散时,逝者如斯夫!

  乐极生悲

  1932年1月28日,上海。

  这天晚上,百乐门舞厅内灯红酒绿,人头攒动。

  “哎哟,阿拉好久没这么痛快过了!”

  一曲舞罢,陆小曼已香汗涔涔。她一边用手帕扇开混合着体香汗味的热气,一边用上“海话对舞厅女老板盛爱颐说。

  原来,自从第二任夫君徐志摩乘飞机遇难后,陆小曼一直生活在丧夫的悲戚与饱受国人谴责的悒郁中。学贯中西、才华横溢的大诗人徐志摩未过三十六岁这个坎儿便一命呜呼,与之二婚才五年的陆小曼自然难逃克夫的恶名。更何况她生活奢靡、挥霍无度,导致徐大才子婚后囊中羞涩,被迫四处奔波为妻赚取脂粉钱,终因想省下几个子儿去搭乘中航邮物的顺风机而罹难。加之陆小曼平素不太检点,经常与票友翁瑞午出双入对于各种交际场所,似乎亦成了夫君旧情难忘、执意北上、欲为旧情人林徽因的演讲去捧场才遭遇空难的直接诱因。在某些人看来,是不贤不淑之妻陆小曼从物质与精神上双管齐下的逼迫,方致当代诗圣加情圣的徐志摩走上了黄泉路。因而“荡妇”、“祸水”、“扫帚星”等污言秽语亦如诗人死后的唁电一般飞来,纷纷落在未亡人头上。可怜新寡的陆小曼,近七十多天来足不出户,一直蜗居在福熙路四明村923号那幢老式石库门洋房里,每日以泪洗面,间或用鸦片来麻痹自我疲惫不堪的心身。尤其是此前不久,亡夫尸体自飞机出事地点山东被运回老家海宁硖石镇举行丧礼时,公公徐中如竟然不让陆小曼参加,这无异于在她滴血的心头又插上了一把刀。陆小曼痛不欲生,只得送上.一副挽联寄托哀思:

  多少前尘成噩梦,五载哀欢,匆匆诀别,天道复奚论,欲死未能因母老;

  千万别恨向谁言,一身愁病,渺渺离魂,人间应不久,遗文编就答君心。

  新寡佳丽挽夫联,字字泣血,其联自会不胫而走。盛爱颐正是从这挽联中得知闺密痛不欲生,便巧借自己经营的百乐门开业之机,邀请再三,才使得陆小曼出席开业大典,在社交场合再次抛头露面。

  盛爱颐看着自己一手创办的百乐门开张大吉,宾朋如云,原本就兴奋不已,眼下自己的闺密也终于走出了丧夫的阴影,口吐“痛快”二字,更是增添了几分欢欣?她一边递给陆小曼一杯解渴的汽水,一边接上了话茬:“小曼.当初幸亏你用激将法,促使我下定了决心,才有今天这百乐门呀!”

  “不,不,”陆小曼连连摆手,“我那只不过是句玩笑话,之所以有今天的百乐门,全仗你这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呀!倘若换作我,恐怕除了只会花钱外,将一事无成。”

  “当初,你虽是说了句玩笑话,可我却是当了真喽!”盛爱颐知道陆小曼说的是真情,亦回敬一句真话。

  四年前的一天,盛爱颐这位盛府匕小姐尚待字闰中.应侄女婿邵洵美之邀,偕同除志摩及其新婚夫人陆小曼等名流一道,前往“法国总会”跳舞。那地方原本亦如外滩公园一样,是“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一大概邵洵美与徐志摩等都是留洋归来的人物,浑身沾满了洋气,便成了高出普通华人一等的假洋鬼子,才得以出入自由。

  那天,一曲舞罢,众人回归座位,盛爱颐不禁有感而发:“我们中国人和洋人一样爱跳舞,而且跳得一点儿也不差,但整个上海除了那个勉勉强强的大华饭店外,没有一个跳舞的好去处。假如在上海开一家供国人跳舞的地方,用最豪华的装潢,请最好的乐队伴奏,不仅可以赚大钱,而且还可与同胞们尽兴而乐,你们说是不是呀?”话音未落,伶牙俐齿的陆小曼立即反将一军:“符办这样高档次的舞厅,舍你盛七小姐准能应承?”请将不如激将,盛爱颐顿将青春鼓胀的胸脯高傲一挺,坚定地说:“将来我有了钱,一定办这样一个舞厅。”邵洵美则灵机一动,借题发挥:“好哇,七姨开舞厅,旨在与百姓同乐,我看其名就叫百乐门得了。”没想到,他一语刚出,众人皆脱口叫“好”,于是,百乐门之名便在四年前就敲定下来。

  如今,号称“远东第一乐府”的百乐门,乍一看,果真如同其广告词所宣传的那样:提供百姓乐、创造百种乐、享受百般乐。新开张的百乐门,设施精美豪华,新鲜得有如刚从牛奶浴中出浴的正热气腾腾的美人儿,仿佛浑身都散发着奶馨与肉香。而舞池的红木地板均架在汽车钢板上,水银玻璃环池圈立,更给人以置身琼楼玉宇、飘然欲仙之感。无怪乎步人舞池的男女老少,一个个都像着了魔似的,成双作对地搂抱着、旋转着、蹦踺着。手臂在扭曲,腰肢在扭曲,臀髋胯部在扭曲,脸面五官在扭曲。乐池里,涨潮般涌起的以铜管乐为主导的声浪,像是恶作剧的精灵,给节制者以放纵的鼓励,给放纵者以疯狂的推进。打击乐爆豆般地炒作,撩拨着舞者想入非非的意念;小号泄欲般地喷射,刺激着异性相吸引的诉求;萨克斯沉郁地吟唱,诱惑着原罪的冲动。舞厅顶部变幻不定地扫射着的七彩灯光,则像无数双若有若无的手,抚摸着攒动的头、扭动的腰、颠颤的丰乳、摇摆的肥臀、亢奋的面庞。一只只搭肩搂腰的手臂,如同两组导电的线圈传递着引诱与征服的激情;一具具投怀送抱的身子,在碰撞摩擦中频频放出五内俱沸的火花。

分享:
 
更多关于“乱世丽人行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