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乱世丽人行


□ 章弋

  诚然,其中也不乏温文尔雅的舞伴,但之于这肉欲横流的舞池,亦如小提琴梦幻般的弦上曲淹没在铜管乐与打击乐那枪战似的音响中,未免太微弱太纤细了。难怪有人说舞蹈起源于原始人对做爱的模仿,这种模仿的痕迹在百乐门的舞池中俯仰皆是。看来,文明社会的现代交谊舞,根本无法退脱原始舞蹈的胎记;时尚的包装,也包装不了人之“食色性也”的本来面貌。尽管国人们尚未从“九·一八”日军侵占东三省的梦魇中走出来,可乱世寻乐者、醉生梦死者仍然不乏其人。

  舞曲稍事喘息之后又吟唱起来,盛爱颐与陆小曼共同的好友唐瑛早已被人邀下舞池。在今夜的舞场上,唐瑛可谓出尽了风头。她与陆小曼都是名噪一时的交际花。前些年,英国王室成员来上海访问,就读于教会学堂正当十六岁花季的唐瑛,在官方组织的专场欢迎会上表演钢琴和昆曲,其大幅玉照被各大报刊争相登出,风头简直盖过英皇贵宾。而比唐瑛年长七岁的陆小曼则出名更早。她虽生于南方,可九岁就随父母寓居京华,就读于法国圣心学堂,亦是年方二八便活跃于交际场所,且还精通英法两门外语,被时任北洋政府外交部长的顾秉钧聘为兼职翻译,接触过若干大人物,见过若干大世面,历练出风情万种与仪态万方。按照大名流胡适的话说:陆小曼是京华“不可不看的一道风景”。她与唐瑛各领风骚于京沪两地,早就在交际界赢得“南唐北陆”的盛名。后来,陆小曼因改嫁徐志摩而离京南下,于是,两个绝代佳人如并蒂花开般香艳于十里洋场。大概二人同为名嫒,同样受过良好的中西教育,同样色艺俱佳且共同爱好昆曲,相居一地不仅没有蛾眉相妒,反而惺惺相惜成为好姐妹。有一次,上海妇女界举办慰劳剧艺大会,两人还联袂登台演出《拾画》、《叫画》两支昆曲,成为一时佳话。

  后来,唐瑛与陆小曼等人在上海的静安寺路上又开办了“云裳服装公司”,其名源自李白“云想衣裳花想容”之句。此乃中国第一家专为女性开办的服装公司,两大交际花以自身为模特儿推销自己的产品,当然会引领妇女时尚服装新潮流。这样一来,既为她俩的名气锦上添花,又为上海滩的香艳史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唐瑛之父唐乃安是中国第一个留洋归来的西医、享誉上海的名医,而体弱多病的陆小曼则偕夫常去造访,久而久之便成了唐瑛家的常客。而陆小曼夫妇的一位好友、曾任孙中山秘书的杨杏佛,也因之结识了名色倾城的唐瑛,并生发出一见之钟情。然而此时的唐瑛,已与沪上富商子弟、自美留学归来的李祖法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同样有过留学经历、有“中国人权运动先驱”之称的杨杏佛则先争自己的人权,不顾一切地追求自己的所爱。于是,唐瑛、杨杏佛、李祖法三人上演了继陆小曼、徐志摩、王赓三人之后的又一出名人“三角恋”。

  眼下,徐志摩已升天国,杨杏佛则在求爱未果之后改而追求自己的社会理想,致力于“中国人权大同盟”的组建。唐瑛虽然早已“嫁作商人妇”,却与夫君性格不合,一个喜动,一个喜静,一个爱社交,一个爱宅居,可谓同床异梦。此时此地,两大交际花,一个新寡,一个家庭失和,均不乏苦中作乐的欲求,在这纸醉金迷的百乐门开业舞会上,便成了最抢手的姊妹花、最耀眼的双子星。然而新寡的陆小曼,不能不有所顾忌,打定主意只与翁瑞午结伴跳几曲,而对其他舞男均婉言谢绝。唐瑛则没有这副精神枷锁,也不忌惮夫君的不满,无牵无挂地频频受邀于舞男搭档,尽兴狂舞,自然占得舞场皇后的风头。盛爱颐分明不想让陆小曼冷落下来,遂怂恿她与翁瑞午重下舞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今古传奇·传统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