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乱世丽人行


□ 章弋

  “大世界”的生意并未因闸北的战事而关门,上海滩的娱乐场所几乎都和百乐门一样跟进着,照常营业不误。而且下午又传来好消息:在美英驻上海领事馆的斡旋下,中日双方达成停战三天的口头协议。停战三天,人们则可以放心大胆、及时行乐呀!

  然而战争的阴影终究笼罩在人们的心头,寻欢作乐的人儿锐减了许多。百乐门概莫能外,连陆小曼与唐瑛都不来了,场面自是与开业的盛况不可同日而语。盛爱颐亦能设身处地为闺密着想:是呀,交际花原本是非多,如果再加上“商女不知亡国恨”的罪名,那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如果自己不是百乐门的老板,不是心痛60多万元的巨额投资收不回来,哪会在隆隆炮声中没心没肝地开着舞厅、赔笑赔舞地招揽舞客呀!

  舞曲依旧一曲接一曲地响着,男女舞伴们依旧乐此不疲地跳着,正如庄铸九所说的那样,醉生梦死、苦中寻乐者还是大有人在。舞场上,有一位翩翩舞男最为活跃,其装束、风度、舞姿都堪称一流。他几乎一曲一舞伴地将舞场上稍有姿色的女士依次邀请地跳了个遍,当然不会落下美丽大方的女老板。始终关注着舞场舞客的盛爱颐亦早盯上了这个神秘的舞男,与之结伴起舞时更是将他仔细打量了一番。一头油亮的大分头覆着一张近乎玉琢的精致的脸,根本看不出一丝男性的粗犷与沧桑,可那不乏阳刚之气的舞姿与柔和的男中音,却又让人不得不相信他就是个长得像女人的男人。可他到底是男还是女?盛爱颐心底纳闷,不时抽眼投向舞伴的脖颈,试图从他有无明显的喉结上来破译。可惜舞伴系着蝴蝶结,根本无法看清。对方似乎察觉了盛爱颐的动机,一边盘旋起舞,一边用地道的上海话聊开了:“女老板,恕阿拉直言:眼下舞客虽然不少,可相对这么大的这么好的舞厅,显然还是冷清了一点点儿呀!”

  盛爱颐只得苦笑地叹道:“闸北在打仗嘛,阿拉有什么办法喽!”

  “嗨,打仗归打仗,跳舞归跳舞,越是打仗期间,越是要想办法。只要请来名气大的交际花,舞客们就会慕名而来。听说陆小曼、唐瑛都是侬的好朋友,怎么不请她们两个来坐坐台、助助阵?”

  “她俩昨日都来过。可就在昨天,战争打响了,人家想必是怕惹来非议,便不敢来了。”

  对方听罢,却哈哈一笑道:“妇人之见,妇人之见!一句‘商女不知亡国恨’的破诗,竞吓得倾国倾城的美人儿都不敢及时行乐了!”

  “也并非全是她们胆儿小,实在是树大招风,人言可畏呀!”

  “人言固然可畏,但人言亦可由人来引导。你瞧人家杜月笙不是一边干着黑吃黑喝的营生,一边唱着抗日爱国高调么?仗一打响,他就亮开嗓门大声喊,要为前方将士捐钱捐粮,赢得上下一片叫好声。他一个瘪三出身的黑老大可以开着妓院烟馆赌场堂而皇之地爱国,你一个名媛贵妇就不可以开着舞厅跳爱国舞唱爱国调么?”

  响鼓不用重锤敲,冰雪聪明的盛爱颐顿时心中一喜:是呀,如果亮出为前方将士募捐的牌子,在舞场上设立一个募捐箱,不是既可以大张旗鼓地招揽生意,又可为抗日做点儿贡献吗?这样一来,陆小曼与唐瑛不是也可以理直气壮地来跳舞了吗?她不禁感激地向对方投过一瞥,脱口言谢,顺便又询问其尊姓大名。对方呵呵一笑,坦然作答,趁着一曲舞罢,颇有绅士风度地与她吻手作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今古传奇·传统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