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 闵良臣

中国不知是否也怨封建专制时间太长的缘故,这个社会总是跟不上人类社会先进文明的“趟”,用更直接的话说,就是文明程度总让人看着心里难过。记得几年前经本人手就编辑过一则“文配画”,是羊城晚报的一位编辑写的文,深圳特区报的一位美编配的图,说的是在一些城市的十字路口,每遇红灯,就须有人扯起一根绳子拦起来,不然大家就会视红灯而不见继续勇往直前。看了漫画和那文字,你不能不感叹国人的素质之低。
话说那还是几年前,离过春节没几天了,路过我天天要路过的一个路口时,问那位拿个小旗帜维护交通秩序者:在这儿还要站多久?他说天天站。显然他没搞懂我的话。于是我又解释说,难道你今年站了,明年还站吗?这一回他听懂了,说是现在不是要检查嘛,等检查完了就不站了。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能不承认,有他拿个小旗站在那儿维护,交通秩序让人看着要好得多。然而这是为了应付检查。检查一完,他也就不在那儿站了,而那儿的秩序呢,也就又恢复了原来的情形。这当然要怨我们的国民,不,怨那些不遵守交通秩序的国民。可每天你在那儿站着看看就知道,实在不能说只是极少数国民如此,而是大家都如此,或者说能坚持操守的没几个。这让我不知说什么好,怕说多了,说漏了嘴,又要挨一些“爱国者”的骂。
说了,怕挨骂,咱先放下上面正说的话题,再换一个话题说。说什么呢?这就是我这则短文题目要说的。我们现在有不少应付、不少虚假,谁都知道,夸张点说,全国人民都知道。可就是全国人民都知道,我们还是在那样说那样做。等等,说到这儿,或许有人要问了:你说的这个“我们”是谁啊?这也不用隐瞒,就是“我们”常说的“主流”,就是政府。你说这事怪不怪?就比如这维护交通秩序,谁都知道是应付检查,检查一过,收兵回营。我们就不能不这样做,想个更好的办法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吗?一个城市负责交通的主要官员(我们叫主要领导)如果连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你还在这个位置上待什么待?
我不知道中国到底有多少虚假。我也知道有些虚假确实不宜“为外人道也”,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虚假总该不做了吧,总该罢手吧,至少总该允许新闻界曝光吧。有时真想不通,为什么有些全国人民都知道的虚假我们还要说得和做得那么热火朝天呢,这不是自欺欺人吗?可这多年来,我们好像就是这样一直走过来的,弄得现在一个国家的人谁都痛恨虚假可又谁都知道做虚假的“好处”,因此谁都喜欢弄虚作假!全国人民都知道又怎么着?我快说过一百遍了:天大只由天。谁的官大谁说了算。真也好,假也好,他说是真的,假的也是真的,他说是假的,真的也是假的。这样久而久之,上行下效,虚假风行,泛滥成灾。我国民间防艾滋的高耀洁医生说过这样几句话:“一个人活着,要有良心,有道德。撒谎的人都是有罪的。”那么,如此说来,我真不知全国有多少“罪人”。大约是“法不责众”的缘故,要不,就是当一个社会乃至一个国家的人都是罪人的时候,也就无所谓罪人了。一个社会弄到不做虚假的官员就要丢官帽,你说他能不弄虚作假吗?可以说,虚假早已深入国人骨髓,以至于前年非典发生时,我确切地知道一位报纸的主编在召开编前会时生气地说:这是假话说多了,遭天谴报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