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易传》与唐代画论


□ 付中承

  《易传》是中国画论的理论基础。在六朝画论中,受《易传》思想影响最明显的,是王微《叙画》、谢赫《画品》和姚最《续画品》。在唐代,画论散见于文学作品中,也是以《易传》的影响为主导,并且,《易传》对于唐代画论的影响,集中表现在《历代名画记》中。
  《易传》对于绘画及其理论的影响,皆本于《系辞》。《系辞》“仰观俯察”的思想,实际上概括了一个以主客、物我、内外相分的世界观,并且在此基础上产生了“比象”、“比德”的思想。以《系辞》“比象”的思想解释文字与图画的起源,认为图画与易象的功用是一样的,都是意义的符号,因而有劝诫教化的社会作用;同时,《易传》所阐明的主客相分、心物相分的世界观,为绘画的模仿说提供了理论依据,即认为绘画是外物的模仿,并形成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思想。这些,在唐代的画论中都有充分的表现。
  
  一、比德:“明劝戒著升沉”
  
  绘画有“明劝戒著升沉”的作用,在唐代已成共识。如《全唐文》王觌《十八学士图记 》“觌每睹十八学士图,空瞻赞像而已,辄各采本传,列其嘉绩,庶几阅像者思其人,披文者思其人,非惟临鉴耳目,抑可以垂诫于君臣父子之间也”;独孤及《苏州刺史兼御史大夫襄武李公写真图赞》“作绘精至,于艺悬解,拟公德容,与化同制。独立正色,神和气迈,婉兮清扬,若闻嘉话。公绰不欲,仲山匪懈,形于懿范,观者目骇,百城仰止,群吏儆戒,成务安民,亦犹此画”;符载《淮南节度使灞陵公杜佑写真赞序 》 “夫汉之麒麟,唐之凌烟,爱其德即图其人,睹其人则景行其事,复铭景钟,树甘棠,此皆以遗芳余烈,浃于人骨髓者也”。
  又如《全唐诗》杜甫《前出塞》“功名图麒麟,战骨当速朽”; 刘驾《出塞》“中天有高阁,图画何时歇”; 僧贯休《出塞》“归来麟阁上,春色满皇州”; 刘长聊《太行苦热行》“早晚归汉庭,随君上麟阁”;李白《司马将军歌》“功成献凯见明主,丹青画像麒麟台”;苏颋《饯赵尚书摄御史大夫赴朔方军》“明年麟阁上,充国画于斯”;张说《药园宴武辂沙将军赋得洛字》“待闻出塞还,丹青上麟阁”。
  而且有些人把这种“明劝戒著升沉”的意义理解为张彦远所批评的王充一类的实用观念,如《全唐文》卷八二二黄滔《公孙甲松》,言汉武帝时,公孙甲善画松,公聊皆求之,独东方朔不然。帝怪问之,对曰:“臣痛其假能夺真,故不求之。且丹青其笔,物至于是;枝叶其口,人胡以胜?臣敢以陈之。昔妲己之假,夺比干之真,靳尚之假,夺屈原之真,宰嚭之假,夺伍员之真。是三者,皆以至真之诚,卒不能制其假,矧不逮者乎”;卷九四七卢硕《画谏》“汉文帝时,未央宫永明殿画古者五物,成帝阳朔中,尝坐群臣于下,指之曰:予慕尧舜理,故目是以自况……御史大夫张忠出次而言曰:斯无用之物也,臣请即日污之,且是画肇于太宗之时,凡八圣矣,开眼而睹之者,背面而违之,未闻有裨于治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