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宝生于1971


  

  1

  有一只叫大宝的狗,出生于1971年8月13日。母亲是一只黑色柴狗,一次外出云游偶然怀了大宝。大宝一生下来就不随母亲,一身土黄色的毛皮,两只兔子耳朵,腿骨像小驴子。它裹着胎衣颤颤巍巍站起来,马三脱口说:“多像我儿子啊!”就把大宝抱在怀里,黏糊糊的胎液沾了一褂子。那年马三十三岁,不知为什么总想当爸爸。妈妈让他看弟弟马四,马三把五岁的弟弟背在背上,摇元宵似的边走边唱:“一里地,二里地,背着儿子去看戏。”哥哥听见了哥哥给他一脚,爸爸听见了爸爸给他一脚,马三全不当回事,逃出去几步还唱:“三里地,四里地,背着儿子去赶集。五里地,六里地,背着儿子去放屁。七里地,八里地,背着儿子去坟地!”

  大宝妈没名儿。村里那样的柴狗成群打伙,没一个有名儿的。但有一个共同的对狗的称谓,叫“ban儿头”。那时候家家户户都养狗,不为看家护院,是为了添点响动,图个热闹。看狗咬架,或交配,或人狗大战,都是好玩得不得了的游戏。那些柴狗都一个模样,瘦溜的身材,又窄又瘪的屁股,夹着条又细又尖的尾巴,跑动起来卷着身子回头望,真的就像丧家之犬。它们养下的孩子,也无一例外是那个样子。大宝一降生就与众不同,让好多人动了心思。先是小队队长瘸着一条腿来,进了院子就四处撒目。“狗呢?听说羊群出了骆驼,让咱也开开眼。”队长的腿是跳墙摔的,其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他还是愿意一拐一拐地给人看,英雄似的。马正品正坐在院子里锥鞋,把从队里捡来的废旧轮胎剪成鞋底状,一针一针地纳到原来的鞋底上,鞋底就成了铁鞋,鞋帮穿烂了,鞋底却能棱儿不打、边儿不去,换副鞋帮又是双新鞋。

  马正品歪着头找李大脚:“狗呢?拐子瞅狗来了!”李大脚没听见,她在园子里喂猪。马正品只得自己架了拐站起来,一条腿在空中挂着,荡秋千一样在院子里游了一圈,喊:“ban儿头。”柴狗从偏厦子里蹿了出来,汪汪地叫。马正品喝道:“是拐子队长,你眼瞎了?”拐子说:“马正品你别骂人,它不眼瞎,我瞎。”马正品说:“你不瞎,都把富农婆日了。”拐子说:“我不该翻墙,日个富农婆,翻墙干啥!”

  拐子队长看见大宝,一迭声地说:“送我送我。真是稀罕,这是狗么?”他把大宝抱起来,用脸去贴狗脸。大宝挣了一下头,表示反抗,用粉红的牙床咬了拐子一口,把拐子吓了一跳。柴狗狂吠着往拐子身上扑,被马正品打了好几杖,终于打服帖了。柴狗坐在麦秸垛旁,伸长脖子咽声咽气地叫,边叫边看马正品的脸色。李大脚提着猪食筲走了过来,用漏风的嘴说:“我正发愁没有东西喂它呢,家里粮食本来就挤(紧)。”拐子正色说:“你可别以为我家粮食宽裕,我得从嘴头子上给它省。”马正品说:“你省下来的能喂全庄的狗!”李大脚也说:“你再去富农婆家别只提半袋子料豆,便宜那个妖婆子。”拐子继续用脸去贴狗脸,头也不回地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