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年


□ 蔡高选

●蔡高选

  一

  在洙水镇方圆几百里,人们都习惯把正月十五元宵节说成“小年”。新媳妇头一回过年最讲究,过大年在婆家吃团圆饭,过小年嘛就得回娘家啦。祖辈们还传下了不少老习俗,“初七不看火,看火死婆婆”,“十五不看灯,看灯死公公”,“过十五不过十六,死她婆婆带上舅”。事实上,如今新媳妇回娘家都搞了提前量,哪能再等十五一早回的,任谁家都不缺一顿好饭,过了正月十四就得回娘家,十五早上吃饺子,中午女婿坐大席,晚上请客看焰火。吃席面看似轻松,这年头可不简单,一般人家打兑些春节剩下的年货,糊弄个七大碗八大盘,一家人热热闹闹过了饭时完事,混得不错的人家呢就大不相同,亲戚多朋友也多,有时在饭店里一摆十几桌,要多风光有多风光!放焰火看似玩似的,其实也差大啦,一般人家放几把起火再加几个二脚蹬就打发了,有头脸的人家就有说处了,焰火放得多花样也多,自己买的别人送的,十几箱子摆放在家门口,燃放起来没完没了,大人小孩一街筒子挤得满满的,那面子足够丈二的啦!

  正月初十这天,房间内刚刚有了一丝亮光,胡刀锋就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妻子金秋菊还躺在被窝里,揉了揉生涩的眼睛,不满地嚷嚷:“外面那么冷,你起这么早干啥,净胡折腾!”胡刀锋眼~瞪说:“我这是胡折腾啊,昨天跟金疙瘩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眼看小年快到了,不搞定这个金疙瘩,你还叫我咋着在洙水镇混啊?”妻子说:“到十五那天请他不行啊,还一口一个金疙瘩,人家好孬也是个公安局长。”

  金疙瘩其实名叫金大庆.110公斤的体重,一脸的横肉疙瘩嘟噜,人送外号金疙瘩。胡刀锋对金秋菊说:“什么狗屁局长?他这个局长就是个赝品,要不是洙水镇煤矿开发,洙水镇能设公安分局?他还不是个派出所长的料?”妻子鼻子里哼了一声,“分局也是局,局长跟所长能一样?”胡刀锋点燃一颗烟,“行啦行啦,金疙瘩成了你们金家的老祖宗啦,说不得就不说,其实我不关心他到底是局长还是所长,我就是要借点他的威风,唬唬那几个街痞子,他总不能一大早就躲起来吧。”

  胡刀锋发动了新买的宝马6,几分钟就到了洙水公安分局。说是分局,其实还是原来派出所的位置,后来在办公区一侧扩建了家属院,一般干警住一排平房,局长副局长政委什么的都是独门独院。大寒季节三九天,正是滴水成冰的时日,胡刀锋走进金疙瘩的院里,不小心一个趔趄险些滑倒,金疙瘩的妻子应声出来,看到了胡刀锋的样子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哎呀,你看看你看看,就几个烂白菜帮还让胡总踩上了,真是好兆头好兆头,今年胡总一准又交好运。”胡刀锋也自嘲地说,“婶子真会说话,借你吉言,我今年活该撞上狗屎运,到时一定请客,一定请婶子跟局长叔。”

  看见胡刀锋进门来,金疙瘩哼哼哈哈地把胡刀锋让进客厅,随手一比划,“你坐吧,吸根烟。”胡刀锋望着金疙瘩的脸,从茶几上拿起一支苏烟燃着,又笑嘻嘻地拍了拍一个档案袋说,“我给金局带来了四条软中华,孝敬孝敬局长叔。”金疙瘩说:“你就烧包吧,听说你现在是非中华不吸非茅台不喝了,不像我们站岗放哨的,累死累活担风险不说,吸根苏烟也得指望着蹭个饭局啥的。”胡刀锋接过话茬说:“你别寒碜我啦,我平常都是吸白将军吸红塔山,比苏烟差好几个档次呢。”金疙瘩不满地说,“你就会睁眼说瞎话,你什么时候吸过白将军吸过红塔山呀?”胡刀锋说:“金局你也别老笑话人家,你也别以为我那两个臭钱是大风刮来,各有各的难处。你没听人说,挣钱比吃屎都难,花钱比拉稀都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