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雨季不回来


□ 苏无衣

  题记:我们活着,就是这么一大段甜蜜又凄凉的日子,叫你想想就忍不住要哭,想想就忍不住要笑啊。
  ——曹禺
  
  心太软
  
  林深深提着书包走到教室门口,刚想进去时被老师拦住了。
  今天月考,老师交叉监考,所以这位老师面相陌生,“披头散发浓妆艳抹的还想进考堂?”淡淡的一句话后,她便把眼神调回教室里,似乎不愿在林深深脸上逗留多一秒,语气是义正辞严的。
  教室里同学们大概都已经到了。考试还没有开始,本来有的还在抓紧时间背书,有的只百无聊赖地等着试卷下来,而这会儿,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教室门口那两个人身上。林深深的特立独行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何况今天还算挺正常的。不过是快及腰的一头亚麻色长发随意地披落在肩头而已,刘海向后别起来,露出了整个脸蛋,清瘦,微微的苍白。
  触目的是她的眼睛,用宝绿色眼影渲染出的淡淡烟熏妆,衬得她的脸线条更加清晰,翘鼻,凉薄的唇,冰冷而迷离的气息。
  难怪被拦住了呢,同学们窃窃私语起来,学校不准化妆进教室的啊,徐老师又不再不能罩她,林深深可真够跩的。
  不过可真漂亮啊,男生们低笑。
  林深深没有理会他们的嘀咕,她站在门口,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样子,看不出在乎还是不在乎,跟老师平平地解释:“不好意思,我早上没有找到皮筋。”
  这种满不在乎的口气太让人恼火,那老师掀起眼皮又瞄了她一眼,硬起语气说:“到楼下去买皮筋,然后去洗脸,整理干净了才准进。”她说完,赶忙又补充一句,“快点,用跑的!打铃之前就要进来以免影响其他同学考试。”
  林深深听到这句话,静静地站了几秒,然后偏头去看了看楼外的天空。七点多钟,太阳已经升高了,阳光温暖柔和,天空有种特别澄明的蓝,白云一丝一丝优游自得。
  今天实在是深秋里难得的一个好天气。
  她转回头,对叉着手看也不看她的老师平平地说:“老师,不好意思,我不考了。再见。”
  然后把书包搭到肩上,转身走了。
  教室里一阵嬉闹,她置若罔闻。只是努力挺直了背,快到170 的身高,越显身形瘦削。她走到阳光底下,眯眼望了望天空,脚步一转,便往图书馆后走去。
  高三准备月考,其他年级早自习还没下课,校园里没什么人走动,空荡荡的。她拐到图书馆后那个小花园里,不出意外地看到了他。
  这个花园本来是个快要荒废的角落,四周蓬蓬野草丛生,间杂有几株野月季,开得艳红如火,东面墙边还有两株木芙蓉,纤长的枝条上碗大的花儿一朵一朵盛放,可惜颜色是粉的,如水洗尽了脂粉,不然,倒有些群魔乱舞的张扬。
  木芙蓉下横着一张陈旧的长椅,一个瘦瘦高高的人正把身子懒懒地倚在椅背上,黑色校服外套扔在椅子另一端,身上只穿了件白衬衣,有些皱,手上擎着本书挡住了脸,长长的两条腿随意地搭在椅子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花雨》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花雨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