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根艺


布依族,云南巧家县人,1966年7月生。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作品有《血恋》、《翡暖翠寒》等七部长篇小说。在《十月》、《大家》等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五十余篇,结集出版有中篇小说集《风吹雪》。长篇小说《泥太阳》获“云南省优秀精品工程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副秘书长,云南省作家协会常务理事。
  
  采访康泰老人
  
  我试图让面前这位叫康泰的老人回忆起他年轻时与云玄老人的交往,但我最后不得不承认我的一切努力都失败了。康泰老人说,读书人,你是问我年轻时跟云玄的事?年轻时,我好像天天跟云玄在一起,好像天天都在山上放羊,早晨撵了羊上山去,晚上又撵回来,好像就这些。我人老了,只记得这些了。
  康泰老人记住的那个撵了羊上山又撵了羊下山的云玄跟我要了解的云玄毫不相关,尽管康泰老人记忆中的那个云玄就是我想要了解的云玄。我心里清楚,康泰老人讲的那个云玄是他康泰心中的云玄,但在康泰心之外,还有一个云玄。那个云玄是属于艺术的云玄。我问康泰老人,老人家,你知道艺术吗?康泰老人很费劲地听清楚了我的话,他先是迷惑,继而又摇了摇头。我知道我这样问康泰老人真是蠢透了,康泰老人怎么会知道……就在这时,康泰老人说,艺术,是不是我们这座山里某家的闺女?康泰老人的话让我啼笑皆非。我说,老人家,艺术不是闺女。康泰老人说,哦,哦,那就是山里某个男人了。我说,老人家,艺术不是人。康泰老人又哦了两声,说,我明白了,你是说我们这山上的某只羊吧?我说,不是。康泰老人听我说不是更加迷惑不解。康泰老人说,读书人,那艺术到底是什么呀?
  我想告诉康泰老人艺术什么都不是艺术就是艺术的时候,康泰老人又胆怯地小声问了一句:
  读书人,艺术不会是魔鬼吧?
  我被康泰老人弄得哑口无言。其实,我是被康泰老人的话震慑住了。康泰老人怎么会把艺术同魔鬼连在一起呢?也许,艺术就是魔鬼。
  我知道要了解云玄老人找康泰老人是一个错误,尽管康泰老人是云玄老人年轻时最好的朋友。我起身告辞,康泰老人执意要把我送出村去,他说村里狗多,怕咬伤了我。他从门外拿了根弯曲的棍子,说这是打狗棍。我怎么看这打狗棍都像一根很艺术的拐杖。但康泰老人并没有把它当拐杖,他把这根弯曲的棍子扛在瘦削的肩上,那模样像武侠小说里的那些举止怪诞、武功盖世的帮主。
  天晴得很好,这高原上的山村的天空蓝得透亮,纯净得让人觉得很不真实,云也洁白得像是假的一样。康泰老人迈着迟缓的步子陪着我在积满了羊屎和黑石头的山村小道上走了一阵,便大汗淋漓并且喘息不止。他在一个大黑石头前停了下来,身子便歪在了石头上。这时他抬起一双混沌的老眼看了看天空。他说,这天跟五十年前的天没法比,灰蒙蒙的。我心里想,这么蓝的天他竟然说是灰蒙蒙的,八成是人老眼花了,要不就是老人存心指鹿为马。康泰老人对我说,读书人,五十年前那天比现在蓝多了,那时,我跟云玄……康泰老人没有把话说完。他跟云玄?他肯定是回忆起他跟云玄放羊以外的一些事了。
  你跟云玄老人怎么了?我忍不住问康泰老人。
  不说了不说了,康泰老人摆了摆手说,都过去五十年了,没什么意思,没意思了。
  我想康泰老人是故弄玄虚,就不愿刨根究底了。可这时他却又说话了。
  怎么我又想起云玄了,想他做甚?死就死了,人死了,也就没意思了!康泰老人的一张老脸黯淡下去,他说,五十年前,我和云玄在山上放羊……
分享:
 
更多关于“根艺”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