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域高原的生死大进军(散文)


□ 陈永柱(白族)

  ◎陈永柱(白族)

  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之际,作为九死一生的老战士,每当我回想起当年我以一个十五岁白族少年的稚嫩身躯,艰难地参与的那场向雪域高原的惊心动魄的生死大进军;回想起汉藏军民历经苦难,在穿越沉沉黑暗与漫漫险途之后迎来的胜利曙光,我那颗永远为昔日战友的牺牲而颤抖的心,便带着我再一次踏上那段充满艰辛,充满血泪,同时又充满欢乐,充满温情的风雪岁月……

  在德钦曩区

  1950年夏天,部队开进俗称阿墩子的德钦藏区,做进藏的准备工作。众所周知,西藏是个民族、宗教问题非常突出,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十分特殊的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进军西藏,首先要解决高原的负重行军,野营野炊,防病自救和进入藏区后如何开展群众工作等问题。要从最基本的吃、穿、住、行做起。我们一到这里,就向藏族同胞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宣讲解放军为什么要进军西藏的道理,希望他们解除一切疑虑,从一开始就支持我们的行动。同时,通过藏族同胞,对西藏的社情民情和风俗习惯做进一步的调查研究,还要求官兵向群众学习藏语,每人至少要学会一百句以上。

  阿兹就在这个时候来到我们中间。

  这天,老文书肖大虎一大早就从外面带回来一位二十四岁的年轻妇女,老文书说:“这位藏族女同志,是上级派给你们的通司(翻译),从今以后你们就是同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了。”妇女连忙纠正说:“不是谁派我来的,是我自愿请求来参加解放西藏。我叫阿兹。”阿兹是德钦县里的小学教师,她家祖祖辈辈是奴隶,父母和所有的亲人都被折磨死了,她在万幸中被赶马帮的商人救了出来并把她养大成人,还有幸读了几年书。听说解放军要去解放西藏,她刚生孩子还未满月,就积极请求来为进藏部队服务。

  老文书肖大虎是个挺受敬重的人。他一心想着别人,从不为自己考虑,看见他的模样,马上就能让人想起“长兄为父”这个词。他常说:“要做一个真正幸福的人,不要指望谁能给你爱,只要你全心全意去爱别人,帮助别人,你就会活得很快乐。”他打开床头的小包袱,取出两条印有“为人民服务”五个红字的毛巾和两双用红丝线绣着“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字样的布鞋,分别送给我和阿兹。然后对我们说:“走,我们到照相馆去照张相,留个纪念。”

  得到老文书的礼物,我和阿兹特别感动。

  穿着特地为进藏部队制作的那种粗呢军衣,胸前佩戴着淮海、渡江战役,解放中南、西南四枚纪念章,老文书带着我和阿兹走进一家照相馆,他在最中央的位置正襟危坐,让我和阿兹相拥在他身边。快门一响,他马上用双臂搂住我和阿兹说:“再照两张!在进藏之前我要把一张寄给我老母亲。”

  走出照相馆,他像终于了却了一桩心愿,兴致勃勃地告诉我们,他生长在松花江畔,爷爷和奶奶全都被日本鬼子杀害了。没过几年,他的父亲又惨死在国民党匪军的枪口下。当他长大成人后,母亲为保住他们肖家的这棵独苗苗,躲避国民党匪军四处抓丁’把他藏在一个山洞里。不幸的是,国民党匪军最终还是找到那个山洞,把他抓走了。临别时,老母亲悄悄地叮嘱了他两句话:一句是要报这深仇大恨;另一句是要为肖家传宗接代。他含泪将母亲的话牢牢记在心里。他在辽沈战役中回到人民的怀抱,在战斗中英勇顽强,荣立大功两次,二三等功各三次。部队南下途中,他想方设法打听老母亲下落,不久在云南德钦准备进藏时当地政府转来他母亲的信,母亲在信中说:“我们已经翻了身,在解放区里过着幸福的生活,你可千万不要忘记那些没有解放的兄弟姐妹。听说你要去参加解放西藏,我一千个高兴,一万个支持。就还有一个希望:你已经是四十老大的人了,是肖家的独苗苗,我就盼着能早日见到小孙子和小孙女的照片……”“今天我请你们和我一块儿照张相给我母亲寄去,你们没有意见吧?”他又说:“翻越梅里雪山可不是闹着玩的。我把和你们合影的照片寄回家去,万一我在进藏途中去见了马克思,也没有让母亲失望啊。要知道我送给你们的布鞋,还有那上面的字,就是她在油灯下一针一线缝出来的。我让你们穿着这双布鞋,带着这条毛巾进军西藏,就是为实现我母亲要我参加解放全中国的心愿。”老文书哭了,边哭边说:“我已经四十开外了,你们才十几二十几岁,要不嫌弃,就做我的孩子吧。”我们当即表示:“部队就是革命大家庭,把我们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起。我们三个人,一个藏族,一个白族,一个汉族,今后要四海为家,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只要活着就是一家人,我们共同的母亲是祖国,共同的生日是‘八一’,共同的敌人是三座大山。在军旗下,我们永不分离。”老文书频频颔首,欣慰地说:“这就好,这就好。”

  在进藏途中,老文书尽全力保护着我们,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不让我们冻着、饿着。

  核桃事件

  在那个年代,滇藏之间没有公路,连人行的小道也无法辨认,踏上征途后,只见山连山,山叠山,山抱山。高出群山的一峰峰山尖上,终年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在没有太阳的时候,高高的雪山隐藏在浓浓的云雾里,根本看不见它银装素裹的山顶。当地藏胞形容藏区四季气候的变化是:“一二三,雪封山;四五六,淋破头;七八九,正好走;十冬腊,学狗爬。”

分享:
 
更多关于“雪域高原的生死大进军(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