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清明时节雨濛濛


□ 陈燕慈

清明时节雨濛濛
陈燕慈

  陈燕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发表《逃回原地》、《古典黄昏》、《伤心水漂烛》、《木轮小姐》等中短篇。
  
  清明节这天,天空虽然是蓝的,却下起了濛濛的细雨。年过六旬的老人尉萍执意要与弟妹们一起去陵西公墓为父母扫墓。她想既然老天都为亡人落了泪,自己理所应当去一趟郊外的墓地。往事不堪回首,来日也不会多了。弟妹们说你不要去了,郊外风沙大,对你的心情也不好啊!
  尉萍老人身材瘦削,灰白卷发,但眉宇间仍保留当年那一股子的清澈和执着。劝说不能改变她的决定,何况弟妹们也都年过五十,都是老人了,谁也别说谁了。
  清晨老人推开窗子便看见雾蒙蒙一片,远处的树木、汽车、行人都有些朦胧,伸手到窗外,一会儿手便湿了。呵,下毛毛雨了。下雨也不能改变她的决心,老人尉萍今天心里有一种非出去不可的“赴约”的感觉,似乎今天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
  陵西公墓地处西郊的一处半山坡,那里曾是一座明代的寺庙,现在除了开拓的一百多亩地的墓碑园外尚保存原来的一方寺庙遗址,圈上了矮矮的土黄色的围墙。围墙里有坐北朝南两个殿堂,不过楹檐也已破旧不堪。扫墓的人祭祀亡灵,大都先去寺庙殿堂朝拜,他们会想这座偌大的公墓就靠这座古庙神灵保佑呢!
  尉萍和弟妹三人步入陵西公墓便感到一片清新和寂静,苍松翠柏纵横交错在大小不同的墓群之中,虽然扫墓人络绎不绝,但仍是寂静,寂静,没有听到哭声。
  他们先到寺庙去朝拜,点上一炷香,鞠了三个躬。出来时一回头尉萍便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驼背老妇,不经意间便瞥见她那希腊人般的直鼻梁和一双大眼睛,哦,好面熟啊,似曾见过。但这只是一霎间的失之交臂,便错过去了。
  姐弟三人到祭品亭去购买各种祭品,然后便朝父母的墓地B区走去。当他们走过A区的墓碑群时,尉萍一眼又看见了那个白发老妇,她正坐在一座墓碑前的石阶上。
  又是匆匆走过,继续往B区墓群走去。
  使尉萍为之一震的是刚走近A区墓园时,便听到后面一阵鼓乐声,回头一看是一支长长的队伍。最前面是一支身着黑装戴肩章还有流苏的八人鼓乐手,中间四个人抬着一只栗色的骨灰匣。最后是大约十几人的穿黑衣戴黑袖的死者家属。使尉萍惊奇的是那圆号、黑管吹奏的是一支欢快、熟悉的乐曲。尉萍想了想,便想起了这支曲子是肖邦的一首波兰舞曲。人人庄严肃穆,没有人啼哭;那乐声欢快又有力量。家属们呢,步子徐缓,人人都绷着脸,倒是头发有点湿漉漉的样子,那是濛濛细雨的缘故。人们没有撑伞,只有一个人走在骨灰匣旁侧,手里举着一把黑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