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承包之花“石头缝里开”


□ 张世贤

  1977年6月,运城地委任命我为闻喜县委常委兼工作组组长。我带了七个同志到闻喜搞“揭批清”(揭批、清查“四人帮”残余分子),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次年5月,省委又任命我为闻喜县委书记。
  1977年前后,闻喜连续两年大旱,农民的日子很苦,许多人吃不饱肚子。特别是礼元公社,不少人竟搭上火车到当时比较富裕的永济县讨饭。看到这种情形,我很是不安,整天到乡下搞调查。在礼元公社湖村大队,我去赵良娃家,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窑洞门边上挂的一个篮子,里面装满了五颜六色的馒头疙瘩。家里有个面黄肌瘦四五岁的孩子,见有人来,脱口就说:叔叔,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顿时,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揭开他家的坛坛罐罐,个个都是空的,只有一个面缸还有十几斤玉茭面。像这样的户,在湖村生产大队就发现有十多家。在北垣一个生产大队,每个劳动日值只有三分钱,社员编顺口溜说:“劳动一整天,一盒洋火(火柴二分钱)一根烟(白皮烟,一支一分钱)。”这么低的劳动日值,社员怎能吃饱饭呢?
  白石公社的小南庄生产队,只有三户社员,不仅交不起每年的500公斤公粮,还得吃返销粮。1978年,他们偷偷搞了包产到户,粮食大丰收,队长薛保安一户就交了全队的公粮还有余。我同公社党委书记到这里调研时,小车开不到村,步行了2里路。进了薛保安家,揭开装粮的缸,看到的是瓮满缸溢。一开始,他有点怕,不敢对我说他们队搞了包产到户,后来看到我不像要收他们的地,就说了实话,并当场表态还要再向国家交公粮。我说,你这山沟连小车都开不进来,你就养猪交国家吧。后来,在1979年全县表彰大会上,县委给这个生产队发了奖,没想到有些人竟给我编了个顺口溜,说是“县委书记到小南,支持单干薛保安”……
  下阳公社峪堡大队,排在峨嵋岭的山沟上,条件很差,全队170户700余口人,分三个生产队,有1800亩耕地。我到这个队调研时,发现三个生产队三个样。最好的地无草,禾苗长得壮;最差的遍地是草,禾苗稀落,像秃子头上的几根头发。第二次去,差异更大。第三次去,收获明显不同。第一队劳动日值9角1分,而上年是8分;第三队劳动日值6角;第二队劳动日值5角,却是南墙上画饼,全在账上,没有兑现一分钱。为啥子?一队是联产到劳,三队是联产到组,二队是大锅饭。这些情况表明,联产比不联产好,而联产到劳比联产到组好。
  在洒务头公社,党委书记张新政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这个公社有一个生产队是山庄窝铺,共有三户社员。合作化时还能吃饱饭,可自从吃大锅饭后,就吃不饱肚子了。1977年,这个生产队的社员秋收时挖红薯,每户分了一担,有一户社员快到家门口时跌了一跤,把一担红薯跌到了山沟里,人们说这是“一年辛苦一跌漂”。1978年,这个生产队搞了包产到户,一年间不仅交齐了公粮,还有余粮。张新政问我,这样搞行不行?我说:你这地方山高皇帝远,上级那些官僚主义者不会来你这个穷山沟,你别再向上级来人汇报,我就装个不知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