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活是一种慢


□ 阿 长

郭向华的小说在一开始就骗过了我的眼睛,“南京评论”网站上长时滞留的那篇《当我遇上萨特》我只看了一个开头,就不愿意深入了——基于对自怜态度和青春襟怀的陌生,直到在《南京评论》上再次读到她的三首诗,我才开始认真起来,在当时的阅读笔记中,我写下了关于她的最初印象:“……表现的是对生活的过敏性记录,充满平缓但隐秘的抒情渴望,仿佛江南的丘陵地貌和梅雨气候以阴影的方式落入了她年轻的写作过程”。
郭向华的小说总体上偏于破碎,因为破碎就显得不那么紧张和急促。她似乎对周遭环境显得漫不经心,对故事的构形能力也缺乏问津,她总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但又绝对不饶舌,因为她习惯了清晰地表达自己所需要的意境。她乐于说出一点成形的故事,关于个人身世的断裂的记忆和水波不兴的求学、奔走生涯,第一人称似乎是这个谙于倾诉和追忆的作者随身携带的小说钥匙,似乎她随时可以从口袋里抽出纸笔写下一段,一段一段的,像田边的野花任意生长,连缀着就烘托出了一片色彩温暖的天空。这种写法类似于意识流,但在她的小说中,意识流显得温暖明媚而不是复杂阴沉,甚至隐隐然有种昧了良心般的浅薄乐观。她散淡的形式感像一件足够宽松的内衣包罗了这一切,从任何一个段落开始,我的阅读始终都可以流畅地进行下去,感受叙事本身的奥秘在轻轻运动。
在郭向华的小说中,主人公往往是一个徘徊不定的女青年,在即兴的兴致勃勃和黯然神伤之间,坐落着她对生活的臣服之心,在不同的篇幅中,一个关于破碎家庭的记忆被一再表述:爸爸,妈妈,离婚,孩子,孤独,降落……她这样努力地追问自己的情绪来源,像一个儿童迫切相信事物的变动都是因为大人的用力,“谁都可以知道,我来自一个破碎的家庭,有着跟幸福的孩子不太相同的经历了。人们大概会相信,我的悲伤,是真的悲伤;大概会原谅,我总是笑不出来了吧?”(《当我遇上萨特》)从一开始,她就为自己的悲伤和冷落设下理由,这种悲伤和冷落当然是青春期反应的题中之意——当我们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主人时,却发现我们能够贡献和攫取的东西都这样少——但郭向华却为它填充了更多的内容,比如知识带来的骚动和困惑,女性的敏感以及破碎家庭的情绪包袱等等,在“我”的意识深处,总是感到什么东西在慢慢飘逝和降落,这种东西是本质的,无法说出的,它是爱情、工作甚至全部生活的背景。这使“我”始终沉迷于一种裹足不前的缓慢时日当中。
在《当我遇上萨特》中,借助主人公的口吻,郭向华说出了一种悲痛而温暖的人生观:“我们从青春的梦想滑向颓废的麻木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我想,每一个熟悉了尘世的人都会对他的生活生出一点点厌倦来,那不断缩小的可能性使不能够激进的人安之若素,使安之若素的人一步步放弃,我想。但仍要做个乐观的人,仍要互相探询内心世界真实和真诚的意图,把握不可知的命运和不愿放弃的努力。基本上,这就是我的人生态度。”作为她的同龄人,我们领受着共同的时代和生活馈赠,随着时代益发的鸡零狗碎和集体洪流对个人的无情淹没,我们的身上除了成长之外几乎存不下什么有意义的主题了。在郭向华的小说中,对成长的追述是其始终执着的精神努力,但有别于一般文学女青年在表达成长时的装腔作势,她的追述在日常性方面也着力甚多,在她的笔下,摇滚、酒吧生活、虐恋等题材并不是作为一个精神标签存在的,这些在卫慧、棉棉、周洁茹那里作为成长资本来炫耀的东西。在郭向华的小说中,和其他场所一样,是肉身生存的宽泛背景,而不是成长的必由之路,在她看来,成长犹有一次缓慢的最终落到实处的飞行。在《蓝色降落伞》中,那把优美的降落伞像一种母爱,一片可以覆盖伤口和缺憾的手掌,它把日常生活的紧张、难堪和痛苦都覆盖住了,这种姿态,又反映了她可爱的孩子气和诚实的学生气,干净,明亮,没有速度。......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