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革命时代的自我呈现——评《辛亥革命的影像记忆》


□ 李铭韬

  栏目策划:本刊编辑部

  百年辛亥。一百年前的牺牲,一百年后的纪念。今天纪念辛亥革命的各种出版物、美术展览以及众多舞台精品传递给我们一个信号:那个年代的人,我们没有忘记,那个年代的事,我们没有忘记……

  一、历史

  在英文中,“历史”一词为“history”,分解开来为“his-story”即“他的故事”;与之相映成趣的是,“神话”一词是“myth”,与“my- thing”即“我的事情”有关,由此可以俏皮地推断,至少从构词角度看,当人们描述他人的事迹时,往往习惯于怀疑,总先假定为他人的事迹只是一个经过加工的“故事”,继而再刨根问底追求真实;而在阐述自己的经历时,则先确定其“事实”性,并有意无意地具有了“神话”的倾向。带着这个不算是方法的方法看待史料,别有一番趣味。

  辛亥革命距今已百年,似远实近。关于它的出版物已然汗牛充栋,亲历其中和未曾亲历其中的专家们对它进行了有所顾忌和无所顾忌的描述,使得这一事件看上去越来越具有戏剧性。在各种新观点层出不穷之际,《辛亥革命的影像记忆》一书则以“重返辛亥革命现场,打捞清末民初记忆”的姿态,以历史图片的重新排列组合,勾勒出那个大时代斑斑点点的具体情境。全书共分为十个章节,280多页,收入近四百幅历史图片,有些还辅之以当事人回忆或自述,力求逼近历史现场,显然,正是用这种简单、克制、冷静的展示方法,才能最好地还原当时的真实情况。

  二、革命的暗角

  一切复杂的历史事件,其内里都隐藏了一个孩子都可以明白的骨架何人,何时何地,做了何事。至于对事件的评论和界定,则是历史学家的事情了。该书即质朴地梳理展现了辛亥革命前后的“何人、何时何地、做了何事”这样一个简单的唯物主义真相。编者认为,近百年来的辛亥革命研究,“倘若不是将其定位为资产阶级革命,就是将其痛斥为‘暴民造反’,要不就是最近一二十年来甚嚣尘上的‘告别革命’论……以致人们对这场革命的整体认识仍然有不少模糊之处。”因此,编者在图片的编排上,选择了相对全面的视角,关注事件的前因后果,尤其是过去曾经有意或无意被遮蔽的一些角落。诚如苏珊·桑塔格所说,照片在教导我们新的视觉准则的同时,也改变并扩大我们对什么才值得看和我们有权利去看什么的观念。与此同时,照片篡改世界的规模,但照片本身也被缩减、被放大、被裁剪、被修饰、被篡改、被装扮。它们衰老,被印刷品常见的病魔缠身;它们消失;它们变得有价值,被买卖;它们被复制。

  全书首先是从革命的对象——清廷开始展示的。开篇第一章“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第二章“洋务与变法的顿挫”即展现了清廷的修复自身统治权威的种种努力。在革命来临之前,主要展示了晚清政府对外交流、签订不平等条约以及洋务运动中的开厂办学。之后的几个章节则以清政府的对立面为线索一一铺陈展开。因为通常的辛亥革命史,囿于某些规条,更多是以孙中山为核心的“传记史”。相对而言,本书则拓宽了视角,展现了清末的多元革命力量。于是读者看到了这些图片:各地同盟会会员,革命党精英,国外华侨的支持,各地革命军的纪念照片,还辑选了包括了英国人柯师担任中国红十字会医生、上海光复后排队要求入伍的市民等图片。在上海光复后要求入伍的一张照片下面,编者还饶有兴味地注明“从衣着仪态看,不少人似乎并非善类”。一张同盟会福建支部长方声洞的照片尤为感人:他在广州起义前,与家人合影。只见照片中,衣着发式非常精致而又流露着稚气的妻子抱着刚刚会走路的孩子,方声洞在一旁并没有看相机镜头,而是侧着身子凝望着孩子,他留给我们的那半张侧脸则流露出深刻的眷恋和一种果断的沉思……也许正是这些细节才清晰地展现了革命的另一面一一只有把各阶层民众的非理性充分发动起来,才是成功的先决条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艺术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艺术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