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行动与造型:西方戏剧中的文学性


□ 阎立峰

  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开宗明义:“悲剧是对一个严肃、完整、有一定长度的行动的摹仿,它的媒介是经过‘装饰’的语言,以不同的形式分别被用于剧的不同部分,它的摹仿方式是借助人物的行动,而不是叙述,通过引发怜悯和恐惧使这些情感得到疏泄。”他继而强调:“悲剧必须包括如下六个决定其性质的成分,即情节、性格、言语、思想、戏景和唱段”,其中“情节是悲剧的根本,用形象的话来说,是悲剧的灵魂。性格的重要性占第二位……悲剧是对行动的摹仿,它之摹仿行动中的人物,是出于摹仿行动的需要。”一般看法是,亚里士多德的上述论断奠定了西方剧诗说的传统——即视戏剧为文学的一个分支。然而事实上,剧诗说即使为亚氏的本意的话,也只处于《诗学》的显性层面。如果深入到亚里士多德的论证过程将会发现,《诗学》的隐形层面触及后来被莱辛所澄清的诗与画、或时间艺术(叙事艺术)与空间艺术(造型艺术)的关系问题。
  首先来看亚氏的情节性格说。亚里士多德对于情节(行动)的定义是:“情节是对行动的摹仿;这里说的“情节’,指事件的组合。”既然是事件的组合,就会有时间上的前后承续——叙事,这也是以语言为媒介的叙事体裁之基本属性。至于“性格”在亚里士多德看来倒非悲剧所独有:“所谓‘性格’,指的是这样一种成分,通过它,我们可以判断行动者的属性。”“既然悲剧是对行动的摹仿,而这种摹仿是通过行动中的人物进行的,这些人的性格和思想就必然会表明他们的属类”。
  显然亚里士多德倾向于将性格界定为人的属性或品格的符号,呈直观、袒露的静止状态,这应该是性格一词的本初意义。就此性格涵义讲,那么艺术中的性格要素,并不必然以时间维度的延展为前提(也就是说只具有空间性),即它可以不受线形的叙事逻辑的制约,从而也不必表现出前因——性格的来由、形成和后果——性格的发展、完成,并且该性格概念在文学和造型艺术(如绘画、雕塑)这两个领域可以通用。进而言之,亚里士多德似乎在告诫不要将造型功能视作悲剧艺术的特征,否则就会混淆作为时间艺术的悲剧同专以摹仿人的形体为业的空间(造型)艺术的界线。那么,什么才是悲剧等叙事类艺术的特征呢?亚里士多德的答案是:对行动的摹仿。至于对于人物性格(形象)的展示在古希腊时期缺乏时间维度的造型艺术就可以完成,并且做得更好。
  由此看来,历来对亚里士多德的“情节性格说”的读解与他的本义是相违的。误读是因为采用后来在叙事文学中涵义大大扩展了的“性格”一词,取代《诗学》中原本针对造型艺术(至少是时间艺术跟空间艺术所共有)的古典的“性格”概念。当然单就概念展开追本溯源不是目的,我理解,《诗学》的情节性格说至少包含以下几方面的意思:1 亚里士多德的“情节高于性格”的判断是以如下事实为依据的:情节是属于时间性的诗(文学)的要素,而形象、性格则为时间性艺术和空间性艺术所共有;2 悲剧是通过动态的情节来再现现实,绘画等空间艺术则通过静态的性格(形象)造型来再现现实;3 既然情节是对行动的摹仿,而性格是人物的形象造型,那显然,行动中的人要远比静态形象的人更真实、更丰满,通过情节所再现的生活,要远比通过瞬间现象所呈现的生活片段更完整;4 情节摹仿的是时间流程中的行动,因此情节型的叙事艺术要经受生活经验的检验。至此便接近了亚里士多德悲剧论的核心——即情节行动的合理性和艺术性等问题。联系到性格的造型本义,那么亚里士多德几乎排除了空间性的造型手法在悲剧中的运用,以防止其对情节功能的僭越。对此的解释只能是,依靠形象和戏景来制造怜悯和恐惧是违背自然的,因而也是缺乏艺术性的。
  亚里士多德的论断在西方戏剧发展史上意义重大。众所周知,原始形态的戏剧,都是造型形象发达于戏剧情节。前者在舞台上,体现为面具、服饰、厚底靴等人物性格和戏剧情境的象征符号,以及程式化、类型化的人物言行。由于剧作家的意图和剧情信息,难以凭借合理的行动(情节)传达给观众,于是就额外地借助静态的空间造型以标明人物,臧否善恶,揭示主题。亚里士多德对悲剧中形象(性格)功能的抑制和对戏景的排斥,都表明他是用忠实于生活的原则要求悲剧的,目的使悲剧这一艺术形式脱离造型状态,向叙事性的文学升华。此外,亚里士多德所谓情节(行动)高于性格,其背后隐含的价值判断是:在对现实的摹仿上,作为时间艺术的悲剧要优于空间性的造型艺术。原因虽然没有给出,但起码有了追问的线索——是否与作为生命本身的行动相比,形象仅仅相当于生命的抽象概念。
  随着艺术的发展,亚里士多德本初意义上的性格概念已分化为叙事意义上的性格(时间性、动态)和美术意义上的形象(空间性、静态),并且由于两者分属于不同的媒介,它们之间的共源关系也几乎被淡忘,可是血脉的暗流未断。古希腊以降,造型艺术也一直以摹仿生活(现实)为其职责,但这种摹仿,终究是形象,而非叙事、性格。且因为曾是一家,则容易被人有意或无意地混淆。这一切,有待于德国人莱辛出来澄清了(当然莱辛的观点受到英国经验主义美学的影响)。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