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迷惘的庄稼(报告文学)——农民工留守子女现状调查


□ 苗秀侠

  据国家统计局监测调查结果显示,全国农民工总数已达到2 4亿多人。他们的身后,是浩浩荡荡正在成长的5800万留守子女。农民工留守子女宛若生长在广袤大地上的庄稼,一年四季风吹雨淋,却缺少呵护,情状堪忧。

  安徽是我国劳务输出人数最多的省份之一,农民外出务工人数约有1 300万。而全省民工输出人数最多的地区,则是淮河北岸的阜阳、亳州、宿州等地。安徽也是人口大省.人均土地占有面积严重不足,朝有限的土地要钱,要楼房、要富足的生活,显然不现实。自改革开放以来,这里涌现了“打工一代”、“打工二代”的民工潮,他们疲惫的脚步在城乡之间奔走。那些被他们放养在乡下的子女,只是电话线那头一个淡漠的声音.任其自生自灭……屏幕,亲情疏离后的另类亲情

  201 1年早春二月的皖北大平原,新年最后的热闹,随着正月十五绚烂燃放的焰火,走得踪迹全无了。唯有淡漠的麦子地,铺展到天的尽头,一座一座树木荒疏的村庄.也显得更加空旷了。淮河北岸淝河湾的安徽省利辛县小刘庄的刘大爷,呆呆站在田间的路上,扳着指头给笔者算了一笔账:“俺村1000口人,现在还剩1 98口。”停了停,他又强调说,“没错,就是这么多,都是跟俺一样年纪的老头老奶,还有念书的毛娃子。不信你到各个庄上走一走,如果碰到年纪轻的人呆在家里没外出.要么是生病了,要么,是个傻子。”

  刘大爷说话的当口,身边的一群毛娃子飞跑过去。他们来自附近的一所乡村小学。这是下午5点钟光景,学校刚刚放晚学,孩子们蜂拥而出,散向周边的村子里。有的走大路,有的直接从麦地里插过去。有笑闹着跑过的孩子,也有低头默默行走的。小虎的样子就是不言不语的那种,经过刘大爷身边.老人招呼了一声:“小虎,放学啦?”小虎抬了一下头,似笑非笑,又低着头朝家走。“俺一个村的.他爹娘都出去打工了,他跟着爷爷奶奶过。”

  想去小虎的家里看看。

  跟着刘大爷朝小刘庄走。天空是阴沉的,麦地边的河沟里汪着水,而旁边的麦地仍是枯黄一片。几个月滴雨未落的皖北大平原,小麦处于严重干旱期。像小刘庄周边位于淝河湾里的大片田地,是不缺水浇灌的。因为淝河丰裕的水资源,足以管饱这些土地的喝水问题。可是,亮汪汪的淝河水,怎么没有流入麦地里呢?似乎看出笔者的心思,刘大爷叹息道:“谁有心浇麦地啊,浇一亩要花几十块钱,虽说上面一亩地补助10块钱.自己不还得朝外掏钱吗?再说,过罢年,都进城打工了,哪有人留下来浇地?一亩麦子撑死了能卖几个钱,还没有一个月的工资高。谁愿意留在家里浇地?要是在家浇地耽误了工夫,城里工作叫别人顶替去了,浇麦的损失不就更大了?这些水,公家出钱从淝河都引到地边了.也是白引啊。”

  交谈中得知,刘大爷是乡村略通文墨者。小时候几年的私塾底子,让他的思路有别于大字不识一个的乡下老头。尽管他对当下村民纷纷外出打工,留下了空村空房,留下了老头老奶毛娃子担忧,但内心里,他仍是赞成打工的。“不外出,吃啥花啥?”刘大爷指着一片麦地说,“麦子最高亩产800斤,黄豆亩产200斤,除去化肥农药种子的成本,一亩地一年给农民带来的收入不过五六百块,这几百块钱能管啥呢?盖屋,娶媳妇,孩子念书,嫁闺女,这些开支只能问城里要,只能出去打工。”

  刘大爷的两个儿子一直在外打工挣钱,早几年他在家带过孙子,孙子上到初中毕业后,跟着父母出去打工了。他笑说自己家是个打工家族。老伴去世早,孩子们又都在城里讨生活,独留下刘大爷一个人在家,他已经吃了低保.但低保不能保他一年的生活花费。好在儿子还算孝顺,过年回来时,总背着媳妇给他塞几百块钱花。“我就是在家等死的人,只有过年时有点生气,儿孙们都回来了,团聚了,我心里才乐一阵。过罢正月十五,他们全都走了,就剩我一个棺材瓤子了。”刘大爷本来有发家致富想头的,还着手做了,就是在家养头牛,没事牵着牛放放,又能赏景又能锻炼身体,还增加收入。不承想他刚把牛养大,就被盗贼半夜挖通后墙偷跑了。小偷偷牛时,刘大爷被惊醒,起来拿根棍去撵,都拽住牛尾巴了,小偷一脚踹过来,把他踹倒在地.牵了牛就跑得无踪无影。刘大爷那个生气啊!他本指望到过年把牛卖了,过个富足年呢。等抬头朝墙上一看,刘大爷差点气晕过去。小偷居然在墙上留了一句话:“你饲养我发财.你还养我还来。”“我还养啥牛哩?我连猪羊都不养了,养啥都是给小偷养的。村子里哪家没被偷过?半夜牵猪偷羊,大摇大摆的,家家都是老头老奶和毛娃子,小偷不怕我们哩。”

  说话间,不觉就到了小虎家。这是个破旧的院落,三间堂屋还是土墙,因为房子有些变形,屋顶的瓦歪歪斜斜的,要倒不倒的样子。最显眼的是,老屋的门前放着一只“锅”——卫星接收电视节目用的,还有一辆电瓶车。小虎的爷爷走出来迎接,样子怕有七八十岁了。果然,老人已81了。四代单传,他40岁上才有儿子,他儿子30岁上才有了小虎。小虎前面还有四个姐姐.都外出打工了,就小虎一个男孩跟爷爷呆家里。老屋里没亮电灯,很黑,房顶上挂着一缕一缕的蜘蛛网,却清晰可见。难道小虎的父母没回来过年?没把家收拾一下?果然是没回来。刚刚坐下,小虎爷爷就说开了。为了生小虎,儿子 家一直做超生游击队,总算生下小虎了,有传宗接代的人了,但家里也被计划生育罚得空空如也了。只好全家一起外出打工。“不打工哪中啊,问哪里要钱啊?地里只能长庄稼,不长钱啊,庄稼也换不了几个钱,以后还要给小虎盖楼娶媳妇哩。”小虎爷爷张着手给笔者展望小虎的未来。那么,小虎呢,刚才不是放学回来了?“小虎在屋里看电视呢。”小虎爷爷一指东厢房的门。门是挂着的破布帘,里面传来电视的响声。小虎爷爷叫了几声小虎,跟着来的刘大爷也叫了几声,小虎一点反应没有。掀开颜色面目全非的布帘,走进去发现,里屋的小虎正盯着电视在看呢。屏幕上的光亮映照着他的脸,他的表情痴迷而亢奋,跟刚才在路上碰到的样子判若两人。电视正播放着一部古装武打片,里面的男女打斗得异常激烈,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刀飞剑舞,声光电俱全。小虎头朝前伸,恨不能钻进电视里。电视机的旁边,有张小床, 看就是小虎的,床上被子胡乱地堆着.几件棉衣也堆在床头。床边没有写字台,外间的客厅也没有供写字看书的地方。笔者轻声问小虎,作业做好了吗?小虎显得几分不耐烦,回答道:“没有作业。”“想爸爸妈妈吗?”“不想。”“为什么?”“因为他们不想我,他们不回来看我,我也不想他们。”说罢,脸上突然绽出笑容,是跟着屏幕上的剧情笑的,手还不停地拍打着:“揍死他,揍死他!”对身边的人.置若罔闻。

分享:
 
更多关于“迷惘的庄稼(报告文学)——农民工留守子女现状调查”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