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兰花妹


□ 彭兆清(怒族)

◎ 彭兆清(怒族)

我来到阿莉莎的兰花摊前时,她正跟一伙人在讨价还价。已记不清,这是我第几次光顾她的小摊子了。

我认识阿莉莎,也是在小镇的花草市上。

那年,在我赴省城前夕,省城的文友频频传信通电话叮嘱说,你从兰花之乡来,无论如何要带几盆兰花。其口气是坚决的,没有商量的余地。文友所要的兰花品种也奇:朵朵香啦,豆瓣兰呀,绿素小雪兰,莲瓣珠子兰,双蝴蝶不一而足,让我这住“兰花之乡”却不懂兰花经的须眉汉子好不尴尬。不带吧,有违文友的情不好,带吧,对兰草一窍不通的我,难免不出把一文不值的兰草当宝贝买回上当受骗的事。越是到赴省城的日子,我的心越是着急,只好到兰草市场有事无事地一天转几圈。

有天中午,我到兰草市场无所事事地转了转,也想碰碰运气。进入兰草市场后,我的双眼和脚步一起,停留定格在一堆喷吐香气的兰花摊前。

“小妹,这兰花咋卖?”我见摊主是一个着怒族服饰打扮的小姑娘,妩媚的圆脸上,有种甜甜的羞怯。她的身子圆嘟嘟的,在阳光下摆动出流畅的美韵来。

“阿哥,你要买?”她低眉下眼,声音怯怯地反问。

“帮朋友买一点。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兰?你能告诉我吗?”我如实相告。

“我也不知道……”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明她也和我一样,对兰草也是一无所知。

经了解,那年,阿莉莎刚好十六岁。那如花般的年华,是任何东西都无可替代的。但她却告诉我说,由于家里贫穷,初中毕业后,家里供不起她上学了。她说,故乡的山山水水,有的是数不胜数的兰花,也看见有的人做生意赚了钱。迫于生活的无奈,这样,她也涉足了兰草生意。

她说山里兰花很多。但她不知兰花经,好不容易从山里采来的兰花贱得一文不值。即使如此,为了生计,她也只能做下去。

哦。是这样。难怪她把兰花摊摆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显然,她也和所有的山里人一样,把做生意看成是难为情的事。由于历史的原因,山里人自古把做生意看成是一件羞耻的事,因此,除了以物易物,进行适当的商品交换外,还没有做生意的概念。

这样,我就认识了学做兰花生意的阿莉莎。

兰花的故乡有个兰花小妹。从此,经常看见阿莉莎在兰草市场上忙碌的身影。每天,太阳还赖在山头撒娇,她已经背着一篮兰草早赶到了县城,把初升的太阳也拽进了县城,让县城五彩缤纷顿放光彩。到了县城,她挑一个不引人注目的摊子,把兰草往当街一摆,一副娴熟的兰花老板的姿态。甜美从她那双十八岁的妩媚眼间和那张嘴角旁甜甜的笑靥间溢出。如今的阿莉莎今非昔比,可不是早两年的她了。

“哟,阿哥,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隔老远,阿莉莎甜甜的声音,把我引向她的兰草摊前。

“专程来看你这兰花妹的呀!”我和她处熟了,便望着她逗趣道。

“你看这盆怎么样?”她斜了我一眼,手指一盆正心花怒放的兰花问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