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牛共舞(短篇小说)


□ 吴 坪

  太阳还没露脸。几朵雾团,如野猪觅食,在村溪边老樟树顶乱窜。林得远牵着牯牛,牯牛背上驮的木架子嘎嘎叽叽响。几个撅着浑圆屁股搓洗衣服的女人就有人笑:“喂,得远叔,南山那边有山妖婆子,碰到迷上了怕是十头牛拉不转你!”一渠水花浪起一阵嬉笑声。
  林得远的脸是阴的。一巴掌打在牛背上,人和牛的脚步便迈密。黑狗早就领路蹦在前。远望去,那景象倒如是爷们领着儿孙出远门宏图大业。
  那几个女人的话比灵丹妙药还灵验。林得远到南山那片荒地的第二个月就应验,只是他遇到的不是山妖婆子,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
  那天太阳刚从南山尖上滚下去。林得远炭柱子般站在刚翻熟的地中问,烧着的杂树杂草堆,烟灰弥漫随风乱舞。从荒地俯视下去,夕阳已把黔江河妆扮战一条宽大绵长的大红绸,仿佛是喜庆新婚的宴席即将开锣。黑狗此时在河滩上跑来跑去有点烦躁不安,牯牛在河岸漫不经心地吃草,焦躁的尾巴甩来甩去。
  这人牛狗仨都是公的,林得远叹了一口气,物以类聚呢!
  叹气时就发现河对岸有两个模糊的影子在动并逐渐清晰起来,两个影子一前一后,前边是牛后面是人,牛的冲劲十足而人的脚步麻利急促,牛的前两脚刚一着地后两脚便瞬间跃起,人的长发散开向后高高飘起,如狂风中的一面旗帜,人此时化为了旗杆。在林得远眼里,旗杆被夕阳的余晖笼罩得格外迷惑动人。他被逗乐了:这娘们儿!牛也许是渴了于是冲向河边,后边女人急匆匆的样子就让他有点费解。林得远就看见自己的牯牛走到河滩上,一埘角儿警觉地刺向天空。
  对岸的牛已劈波斩浪冲到河里,接着是那女人也跟着抢进河水并快速抓紧牛尾巴。她要阻止牛过河。很糟糕,牛是义无反顾要拖她朝这边河岸游来……那女人开始呛水,林得远能清楚地看见那头长发忽隐忽现沉沉浮浮,林得远似乎还听见咿咿呀呀的喊叫声……林得远意识到他再不行动可能就要发生什么事,他本能地从山坡上连滚带爬一头扎到河里救人,他先截住那头牛,接着把呛足了水,手脚僵得无力的女人托着,那牛儿拐了个弯就按原方向直奔对岸游去。
  林得远把女人放在河滩上,喘着气,端详这个不会凫水而又十分胆大的女人。
  那女人没看林得远,她灵活的眼睛在寻找她的牛。她用手指了指,林得远就看见牯牛正骑母牛的背上,他一下就乐了:“我为队里放了二十年的牛,遇到这样的事是第一次!”女人就笑,只是这笑声让林得远心里堵得厉害。这女人是个哑巴。
  那一次那女人和那头母牛都没有过河。
  他眯一眼东边山垭,浅晕红的云上竖起两杆高的太阳。今天是个好天气,地里的活不能落下。
  “哑姑,嫁人了?”林得远在前面犁地开玉米行。
  哑姑跟在后面下玉米种,点了点头。
  他惊诧地勒住牛,愣站。
  哑姑放了竹箕,指着远方比划了儿个手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