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书画境界的美国共鸣


记者 黄湘

由于平时很少说中文,何立山(Jim Hardesty)的中文口语已经很不流畅。但是,谈到寒山子诗作的时候,他却用抑扬顿挫的中文脱口而出。谈到元代画家吴镇的时候,他更是即兴挥笔,向记者示范吴镇的画竹技法。

这位年近七旬的老者,鹤发童颜,气度端凝,不禁使人想起“仙风道骨”这个被人用滥的成语。他是土生土长的美国白人,20多岁时与中国书画结缘,如今已经40多年,其间曾经受到钟寿仁、王北岳、黄君璧等名家指点。他最念念不忘的,还是他的启蒙老师王方宇先生。

多年来,何立山受聘于康奈尔大学博物馆和亚洲研究系,从事中国书画艺术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他的另一个身份是科技史专家,是研究无线通讯奠基人、美国传奇科学家特斯拉(Nikola Tesla)的权威。2000年,他曾经以专家身份,获邀参与美国公共电视台(PBS)制作了纪念特斯拉的节目。近年来,他正率领一个研究团队,撰写关于无线通讯早期历史的三卷本专著。

丹青之路

由于我对中国文化和艺术的痴迷,台湾的朋友们戏称我是“前身汉人”

财新《中国改革》:请问你是怎样走上中国画的道路的?

何立山:从1963年到1967年,我在本科学习了两个专业,一个是德语和俄语专业,一个是物理专业。当时一直很想学中文,但是,那时在美国很难获得正规学习中文的机会,只能业余时间自学。从1967年到1969年,我在新泽西州的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读中国文化方向的硕士,第一年学习说“国语”,写字,第二年学习文言文,读古诗和《论语》。我很幸运地在那里遇到了我的启蒙老师王方宇先生。他当时年过六旬,是很有造诣的书法家,也是国际上研究八大山人的权威。他是齐白石的好朋友,家藏25幅齐白石真迹,内容包括花草、昆虫、山水等多种题材。王方宇先生教我们上书法课,还带我们去他家里鉴赏齐白石的画,我就是在那时迷上了中国的书法和绘画。

1969年,普林斯顿大学开设了中国艺术史的博士生项目,我成为第一届博士生,在那里学习到1972年。三年的学习令我大开眼界,但我最终没有完成博士论文,也没有拿到博士学位。因为我的目标不是研究艺术史,而是从事艺术,包括写字、画画、篆刻。中国有句谚语“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当时觉得自己读的书已经很多了,关键是要做,还要行,要丰富自己的经验,培养自己对艺术的感受。在美国画了几年画之后,1979年,我和我太太去台湾教书。我太太是作家和编辑,在台湾教英文写作,我教英语口语。我们在台湾待了几年,经常去博物馆观摩中国的艺术作品,也结识了很多有意思的人,其中不少是艺术界人士,包括张大千。有三位艺术家跟我交往密切,我拜他们为师。第一位是钟寿仁先生,教我画竹子;第二位是王北岳先生,教我篆刻;第三位是黄君璧先生,教我画山水画。由于我对中国文化和艺术的痴迷,台湾的朋友们戏称我是“前身汉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