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雨点落在大海的背上


□ 林锦旺

  早 出
  
  这只小舢板在燃烧的柴油的驱动下向海滩靠近,在远处像只缓慢划动的海龟,四只脚伸入了海平面,越往前,它就越像冲浪用的滑板,向我们漂了过来。这一湾将海岸线勾勒成抛物状的海水,就像一块秋收的麦田一样柔软。
  将临海岸,小舢板迅速地兜了半圈,让船尾掉转过来朝向我们,熄了火。这时,我终于看清了操控柴油发动机的正是那位老船工,去年我从汕尾码头去东山岛也看见过他,前年也是,五年前也是。
  老船工立起来,皮肤黝黑,如同一根烈火淬过的老竹竿。他转过身来,弯腰将躺在船肚子里的一块长木板抱了起来,顺势送出船尾。木板由于失重,下端倾斜抵在沙滩上。
  渡客们依次踩着木板走到船上。我发觉脚底微微地落了下去,又轻轻向上弹起来,我的心不禁一荡。
  小舢板重新发动,驶向海里。海风从我的后脑勺经过,像一双累活重活之后流着臭汗的手,带着浓重的咸腥味。船上多数人坐着,少数人站着。船肚子里行李杂乱,有盛满鱼虾海货加冰块的泡沫箱子,有装满榔头、墨盒子、削木机的麻袋,有旋紧了盖口的塑料油桶,有空篮子,有塑料袋,等等。
  最特别的行李当数那只套在网袋里的狗仔了。网袋口束紧,由一名中年男人拎着,狗仔蜷缩着,双眸亮闪闪的,看样子刚断奶不久,也许心里正想着狗娘呢,但是大概恐惧超过了思念,它没有流泪而只是怯生生的。它的主人正要把它带往东山,可能送人,可能卖掉,对它来说,这一趟旅程是单向的。
  没多久小舢板挨紧了一艘大舢板,停了下来。大舢板才是真正的轮渡。众人哄抢登上,在船舱里落座,船舱有棚顶,四面不受海风,气氛沉郁。于是我来到甲板上,在船头的船舷坐下,视野顿时开阔起来。此时风很静,海面很平,天气晴朗,阳光像毛躁的手掌抚在身上,让我不禁想伸个懒腰。
  随着我出到甲板上的是另一名老船工,他着灰布短袖,一条扑着斑驳盐渍和油花的黑绸布裤,在双腿的摆动下,扑嚓扑嚓的响。他身材短矮,背部弓得像一只受惊的虾蛄,往后隆起,相应的腹部就仿佛瘪了下去。因为他的身子是俯着的,他从前门出来就无须再次弯腰了,大概他已经在这个前舱出出进进千百回了,腰背早就和舱门达成了某种默契。
  他站在船头,把蜷曲在船头的一捆缆绳往海里扔。缆绳足有碗口粗细,像一条正当盛年的白蟒,他却轻描淡写地拎了起来。缆绳从船头滚落下去,早有人在船下接住,吼了一声:“得着了!”
  这时大舢板通体一颤,从驾驶舱猛地传来一阵机器轰鸣声,寻声而去,我看到驾驶舱里,站着一名老师傅。他还是五年前的那位老师傅,嘴上叼着一根烟,双手把在方向舵上,目视前方,悠闲而笃定。我心里一阵惊喜,船向着前方发动了起来。
  目光回旋,我发现船头又多出了两人,一个中年妇人,一个少女,从她们的谈话中我知道了是母女俩。那位母亲坐在船舷上,双腿并紧侧放一旁,双掌夹在双膝之间,她的目光恍惚,脸上带着农村妇女辛苦劳作后留下的特有的疲惫,全身绷得紧束。女儿站在她的跟前,撑着一把红色的遮阳伞,年龄大约和我相仿。她的身材高挑而修长,只是背有些驼;长着一张瓜子脸,脸还算白,只是上面长着星星点点的雀斑;她有一双大眼睛,眨眼之间睫毛抖动,很有自然的韵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