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雨点落在大海的背上


□ 林锦旺

  早 出
  
  这只小舢板在燃烧的柴油的驱动下向海滩靠近,在远处像只缓慢划动的海龟,四只脚伸入了海平面,越往前,它就越像冲浪用的滑板,向我们漂了过来。这一湾将海岸线勾勒成抛物状的海水,就像一块秋收的麦田一样柔软。
  将临海岸,小舢板迅速地兜了半圈,让船尾掉转过来朝向我们,熄了火。这时,我终于看清了操控柴油发动机的正是那位老船工,去年我从汕尾码头去东山岛也看见过他,前年也是,五年前也是。
  老船工立起来,皮肤黝黑,如同一根烈火淬过的老竹竿。他转过身来,弯腰将躺在船肚子里的一块长木板抱了起来,顺势送出船尾。木板由于失重,下端倾斜抵在沙滩上。
  渡客们依次踩着木板走到船上。我发觉脚底微微地落了下去,又轻轻向上弹起来,我的心不禁一荡。
  小舢板重新发动,驶向海里。海风从我的后脑勺经过,像一双累活重活之后流着臭汗的手,带着浓重的咸腥味。船上多数人坐着,少数人站着。船肚子里行李杂乱,有盛满鱼虾海货加冰块的泡沫箱子,有装满榔头、墨盒子、削木机的麻袋,有旋紧了盖口的塑料油桶,有空篮子,有塑料袋,等等。
  最特别的行李当数那只套在网袋里的狗仔了。网袋口束紧,由一名中年男人拎着,狗仔蜷缩着,双眸亮闪闪的,看样子刚断奶不久,也许心里正想着狗娘呢,但是大概恐惧超过了思念,它没有流泪而只是怯生生的。它的主人正要把它带往东山,可能送人,可能卖掉,对它来说,这一趟旅程是单向的。
  没多久小舢板挨紧了一艘大舢板,停了下来。大舢板才是真正的轮渡。众人哄抢登上,在船舱里落座,船舱有棚顶,四面不受海风,气氛沉郁。于是我来到甲板上,在船头的船舷坐下,视野顿时开阔起来。此时风很静,海面很平,天气晴朗,阳光像毛躁的手掌抚在身上,让我不禁想伸个懒腰。
  随着我出到甲板上的是另一名老船工,他着灰布短袖,一条扑着斑驳盐渍和油花的黑绸布裤,在双腿的摆动下,扑嚓扑嚓的响。他身材短矮,背部弓得像一只受惊的虾蛄,往后隆起,相应的腹部就仿佛瘪了下去。因为他的身子是俯着的,他从前门出来就无须再次弯腰了,大概他已经在这个前舱出出进进千百回了,腰背早就和舱门达成了某种默契。
  他站在船头,把蜷曲在船头的一捆缆绳往海里扔。缆绳足有碗口粗细,像一条正当盛年的白蟒,他却轻描淡写地拎了起来。缆绳从船头滚落下去,早有人在船下接住,吼了一声:“得着了!”
  这时大舢板通体一颤,从驾驶舱猛地传来一阵机器轰鸣声,寻声而去,我看到驾驶舱里,站着一名老师傅。他还是五年前的那位老师傅,嘴上叼着一根烟,双手把在方向舵上,目视前方,悠闲而笃定。我心里一阵惊喜,船向着前方发动了起来。
  目光回旋,我发现船头又多出了两人,一个中年妇人,一个少女,从她们的谈话中我知道了是母女俩。那位母亲坐在船舷上,双腿并紧侧放一旁,双掌夹在双膝之间,她的目光恍惚,脸上带着农村妇女辛苦劳作后留下的特有的疲惫,全身绷得紧束。女儿站在她的跟前,撑着一把红色的遮阳伞,年龄大约和我相仿。她的身材高挑而修长,只是背有些驼;长着一张瓜子脸,脸还算白,只是上面长着星星点点的雀斑;她有一双大眼睛,眨眼之间睫毛抖动,很有自然的韵味
  那位长身的老船工突然从船舱的旁边窜到了前面来,一上来就和母女俩寒暄了起来。只听他说道:“又去东山夫子那里看病哪?肚子又疼起来了?”
  那位母亲搭讪道:“昨天又开始疼起来的,本来想着该是天气转冷造成的,吃几粒赤脚医生开的药,睡一整天,早上起来就没事了,哪曾想又疼得更厉害了,才知道是旧病复发了。我这病也只有东山夫子才能治得了。”
  “也不叫个小年轻的照看……”
  “两个儿子厦门打工去了,大女儿已经嫁人,家里只剩下细妹了,我就叫她跟我呢,反正每年已经习惯了疼几次,知道去过东山就会好了的。细妹还没去过东山呢,顺便也让她玩玩。”
  长身的老船工咧开嘴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拷瓷牙,脸上的皱纹像水波一样荡开。这时他将注意力转移到女孩身上,但还是冲着那位母亲说:“细妹已经到了出嫁年龄了吧,有婆家了吗?”
  这句话好像触动了女孩的心事,随即就扭过身去,朝着母亲。那位母亲神色一下子缓和了不少,嘴角掠过一丝笑意。老船工碰到冷场,便嘿嘿地憨笑几声,很快又隐没在船舱之后。那个女孩已经挨着母亲坐下,一脸的红晕。
  渡船一路犁开海面往前行驶,船速不快,就像一头耕耘多年的老黄牛再一次在田间劳作,已经无须鞭策,也无须卖力了。
  前面就是海上的浮田群了。浮田长宽各约三十米,有两个篮球场拼起来那么大。它们几乎是连缀一起的,和陆地上的田地相差无几,区别在于它是辟在海面上的。最底下是白色的泡沫层,一块浮田需要上百块泡沫。泡沫呈条石模样,把它们间隔几步连接固定在一块的是纵横交错的杉木板子,在泡沫和杉木板子之间用铆钉子相嵌,再在杉木板子上系上麻绳,麻绳一端缚住石头等重物,借助石头下坠的力量将浮田稳定下来,最后在浮田中央搭建一座沥青油片纸罩顶的小屋,搬来架子床、被褥、草席、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物,人就入住其中了。在自家的浮田四周,一般会养上几亩的海带牡蛎螺旋藻等。海带一收成,牡蛎就接着下水了,等牡蛎一上岸,螺旋藻的苗子又得成串地植入了。所以浮田的主人除了逢年过节回趟家,一年从头到尾就在海上过了,这就是养殖人家的命运。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