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落叶飘飘,魂归何处?


□ 翟 晓

落叶飘飘,魂归何处?
翟 晓

翟晓 1954 年12 月生,男。本名翟晓贞,华中师范大学信息技术系副教授,华中师范大学影视工程学院人文传播学系系主任。

近几年来,观众已经厌倦了一些腕级导演全力打造的所谓超级大片,或钟情于宫廷权变的古装,或醉心于神怪诡异的神话,虚无缥缈,远离现实。场面宏大包装华丽却空洞无物,光怪陆离刺激感官而不能触动心灵。《落叶归根》的小人物,小规模,小场面,小制作,却紧贴现实,切中时弊。草根人物可爱的单纯和苦中作乐的精神,让我们笑中含泪。影片犹如山村原野的春风,让我们感受到一种久违的质朴和亲切。

在对比中针砭社会

《落叶归根》敏锐地捕捉到了现代社会的缺憾,适时地对社会纵深处做了一次多方位的扫描。影片中有一系列鲜明的对比,较好地传达了作者的意图。
乘客与劫匪。马路劫匪为老赵的仗义所动,放弃了对全车的打劫,还把劫来的钱物全部给了老赵。对比满车厢乘客,竟然没有一个愿意捐点车费帮帮为他们解了围的老赵和那个死人,反而把他俩赶下了车。劫匪的同情心和正义感与乘客的冷漠自私,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富人与穷人。在路边,老赵多次招手叫车,或假装给工友做人工呼吸以博取同情,或不停地摇晃着手里的钞票。但是,一辆辆豪华的小汽车、中巴车都视而不见地飞驰而过,真不知道他们的同情心到哪里去了!唯独手扶拖拉机和大货车(代表底层劳动者)能伸出援手。
死人与活人。孤寡老人雇人给自己哭丧,一方面表现了他看透人情浇薄,渴望亲情温暖,另一方面说明只要有钱,就可以雇到不相干的人当“孝子”,活着也可以提前享受死人的“待遇”。与之相比,刘全有已死了多日,却因为阮囊羞涩,迟迟不能回归故里入土为安,全靠着仗义的老赵在千里跋涉。有钱可以让活人提前当死人。没钱死人也得暂且先当“活人”。
母亲与儿子。目不识丁的母亲靠拾荒和卖血供儿子上大学,知书达礼的儿子却羞于承认自己有这样的母亲。母亲对儿子不但不愤恨,反而很理解,更让观众感到心酸。这样的儿子固然不肖,但造成儿子虚荣的那种“笑贫不笑娼”的社会氛围,肯定应当负更多的责任。
自爱与无耻。养蜂人的妻子仅仅因为脸被烧伤(在我们看来也不怎么难看),就自认为无颜活在人群之中,离群索居,过着漂泊的生活。这是何等自爱!使人想到一些变着法儿营私舞弊、侵占大家利益的所谓体面人,却一点儿也不感到惭愧,腆颜无耻地活在人群之中。
随着老赵扛尸的这一路,影片展示了人生的众生相,接触到社会的各个侧面。作者在褒奖诚信,歌颂草根小人物美好精神世界的同时,对社会病态的鞭挞是十分辛辣而犀利的。

没有找到完美的形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