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啊,红叶,闪烁的红叶……


□ 元 凯

啊,红叶,闪烁的红叶……
元 凯

  宽路上,窄路上,坦路上,陡路上,直路上,弯路上,仿佛朝圣者一样,大批的人群沿着多条道路向山上走去。
  我和鸣泉也在这些络绎不绝的准朝圣者里面;上行,再上行,我们迈着不快不慢的步子。
  所谓朝圣,只不过是个比喻,登山者没有那样严肃的面容,没有那样庄重的服装,也没有那种因为即将顶礼膜拜,因而惴惴不安的心境。他们,这些愉快的登山者,那面孔微笑着,那衣着五颜六色,拎着包,挎着相机,时走,时停,时回首,时远眺,孩子们更时不时地跳起小鸟般的步子。
  去做什么呢,这么多人?
  看红叶。
  是的,看红叶,看那深红浅褐色的形状像小蒲扇似的黄栌树枝上的红叶。
  现在的北京人,越来越向往香山红叶。一到深秋,一辆辆汽车,一行行行人,从朝至午,从午至暮,开往香山,走向香山……啊,红叶,红叶,如火如荼、繁星点点地在秋光中闪烁的一片片小红叶!
  鸣泉是我50年前的同学。他后来学生物,教生物,研究生物;他很有一份红叶情。一进香山公园的东门,我们边走,边聊,边忆旧,边抒情。往事如丝,寻不尽,索不完。
  在北京生活了近50年,可以说早就踏遍香山。“文革”中,我和一批难友被送到香山腹地,开凿煤矿,改造思想,在香山长住过一年,因而不仅踏遍了前山,还踏遍了游人很少目击的后山。然而专为看红叶来这里却实在不多,回想上一次竟在整整40年前了。
  那也是鸣泉邀的,也是在深秋。除我俩以外,那时还有一位新朋友F。
  “你还记得吗?”当我们走出淡雅的双清别墅循山路再攀登时,他问我:“那天请F吃饭还是我们两人合出的粮票!”
  我自然还记得,那是1962年,饥荒刚刚过去,粮票仍然是一种神圣的东西。在当时,果腹依旧是人们第一需要的时期,我们竟把审美提上日程,这毕竟有点浪漫。那时,鸣泉刚刚由生物系毕业,F读表演系的最后一年,我在一所学校教音乐。三个年轻人有一个共同点,喜爱艺术,喜爱自然。就是这个共同点呼唤我们在深秋时节,欣赏红叶,登临香山。
  那是个星期天的上午,也是循着这一段山路。那是我们黑发蓬松、充满梦幻的时节。我们一路上谈“斯坦尼”,谈布莱希特,谈青艺上演的契诃夫的《三姊妹》,谈F刚刚在实验小剧场演过的《北京人》中的文清。山路静悄,游人很少,迅速地拾级而上的除了畅谈中的我们,就是我们前面曲折变幻着的三个人的影子。
  我们正兴冲冲地沿着香山寺下宽阔规整的石阶路上行,谁的一双眼睛有了发现:
  “朱德吧?”一声轻唤。没想到,我们竟意外地遇上景仰的朱老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