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电台牧师的葬礼


□ 宋青芸

电台牧师的葬礼
宋青芸

长大之后才发现,那时经历的一切都是成长的筹码。
而只有在失去了以后才会觉察到曾经拥有了一切。
——序

[一]是我认识你。你认识我。抑或,你认识他?

现在很冷。
小愿把头探出鸭绒被,重重地深呼吸。外部冰冷的空气直窜入滚烫的肺腔,引来一阵咳嗽。她喘着气抬起头看钟:十点零五分。
急急忙忙坐起身,伸手打开收音机,调频固定在那个位置:“各位听众朋友早上好,现在是2月3日上午十点零五分。这里是‘30 Minutes’音乐空间,我是你们的共享音乐DJ——安镯。”
赶上了。小愿举起双手庆贺,身体却跟不上节奏似的打了寒战。
收音机里镯子的声音却不因为小愿的寒战出现一丝一毫的颤抖:“现在这个时候,一定有我的一位朋友没有穿好外衣就来听节目,感谢她,并且要提醒她不要着凉了……”
镯子的问候像一张奖状,让小愿不禁骄傲起来。镯子将音乐的声音逐渐推大,渐渐盖住了她本身忐忑的呼吸。
小愿抱着收音机坐在床边,静静听镯子放歌。她坚信镯子选的歌都是最好的,起码是她所能接受的范围内最好的。
说起遇见镯子的那天,其实小愿心情很不好。像当时的天气,糟糕透了。她缩在一家咖啡屋最里面的藤椅里,要了一杯热朱古力,开始咒骂。责备阴冷的天,怪罪手上的朱古力不够甜。其实小愿并不喜欢太甜的东西,只是想发怒的时候,缺少的永远只是借口。
小咖啡屋里陆陆续续地拥进来一些人,风尘仆仆的,仿佛眼睛里含着沙。
那么碰巧,镯子也混在那一群人中。
那么碰巧,安镯选择坐在陆小愿对面。
一切缘于沉闷的气氛以及镯子面无表情的脸,小愿开始打量对面的女子。
那天,镯子穿着一件赭石色的粗线毛衣,要了一杯冒着气的英格兰红茶,安静地抱着一本书,也不翻,就那么呆呆地坐着。目光轻飘飘地四处乱飞,没有落点。
“你在看什么?”镯子忽然抬起头,盯着渴求的小愿,表情平和到让小愿一下子窘迫起来。
“嗯?”小愿的尴尬突然间显露出来。
“你在看我什么?”镯子不依不饶,眼睛藏在架着黑色金属框的眼镜后面。
之后镯子静静地看着小愿。冷清的目光扫在小愿脸上,引得小愿的皮肤一阵酥麻。
周围的喧嚣和眼前的冷寂引得小愿一阵恐慌。她哑着声问:“你是谁?”
“安镯。”对面肃穆的女子平静地告诉她,她叫安镯。
“安镯?牧师安镯?”小愿几乎是扔下手中的热朱古力,滚烫的汁液颠簸着溅了出来,洒在桌上成就了斑驳的星星点点。她不可置信,脱口而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芙蓉》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芙蓉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