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唐代宗等


□ 李广田 费小戈

编剧:王十令/导演:巴特尔/摄影:黄庆诚(台湾)/录音:关键/美术:刘阳/主演:赵阳、商蓉、王戒、王虎城

公元756年,由于“马嵬兵变”,唐肃宗就帝位。这些变局均是由宦官李辅国在幕后策划和操纵的,从而赢得了唐肃宗对李辅国的信任,更任命李辅国为殿中监,封为国公!
《大唐代宗》讲述的故事发生在唐肃宗就帝位后。

狸猫换太子

大唐代宗等图片1
一边是火把照亮下,一群小孩子哭喊着被关进牢笼,一边是唐王朝年幼的皇子坐到了太子的宝位上。从这个夜黑风高晚上开始,这些小孩子的命运就与本不相干的大唐太子缠绕在一起。作为太傅处心积虑训练的太子备身,他们如困兽般经历了十年炼狱。最终被选中的那个,在险恶的朝阁争斗中不断被激发,在真太子生死未卜的情况下,忍辱负重,机智而勇敢地担当起国家的重任,终于铲除奸佞。不仅完成了备身的使命,也终结了迷失身份的噩梦,放弃唾手可得的江山与荣华,做回自己。这部《大唐代宗》在众多电视电影作品中属上嘉之作。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是由于它完备而卓越的戏剧性,更重要的是它洋溢着关于人性的哲学思辩,并将这种思考放在一个宏大的历史语境中潇潇洒洒地抖落出来。

戏剧性/传统叙事

《大唐代宗》在叙事上悬念辈出,丝丝入扣,保持了很强的牵引力。尤其是在情节转承的关节处,总能表现出惊人的意外。而在意外发生之前,会铺垫很多伏笔,这就不但不显得唐突而越发匠心独运了。举一处为例,太子接到建宁王送来的一套金纱衣帽,请太子身着这身衣服到府中赴宴。当时朝纲大乱,各派势力为争夺权力都暗藏杀机。老太傅意识到这是一场鸿门宴,也隐隐觉出这套金纱衣帽中定有蹊跷,但一时间还参悟不透。于是太子的备身第一次替太子赴死,也许这一去就是唯一一次。老太傅教备身隐藏自己锐利的眼神,要在神态上也像太子一样温厚。备身嘴角不易察觉地轻轻一挑,慷慨赴宴。席间一队蒙面人破门而人,霎时斩灭所有烛火。四面漆黑一片,独独对备身猛烈进招。原来那件金纱衣帽是一件夜光衣,在黑暗中引人耳目。备身奋起求生,将衣服脱下来裹在一名蒙面人身上,自己巧妙脱身。事后皇上下诏,以兄弟相残的罪名赐太子和建宁王饮鸩而死。殊不知这诏书连同送金纱衣帽的圈套都是当朝奸臣“李国公”一手炮制。太子不得已出逃,备身又一次代替太子陷入生死攸关的境地,而这才仅仅是个开始。难能可贵的是备身作为一个独立的人的性情一直是难于琢磨的。他惯常地挑挑嘴角,常常使危机的事情更添加了一种扑朔迷离的意味。
从总体上看,《大唐代宗》的叙事秉承了传统的格式,是一个线性的发展进程。这在现在很多影片追求现代性,靠花哨的结构变换来吸引人的风气下,表现出了足够的定力。在细节上扎实,丰沛,动人,也就不会去贪恋浮华的形式。这正是这部电影让我十分欣喜的原因。

人性光芒/做自己

文章写到这里之前,为了叙述的顺畅,我一直把电影真正的主角称作“备身”,而这一定是他所不甘的。于是接下来我决定恢复他的真名“李时豫”。他本是被选中的一粒卑微的棋子,表面看起来冷若冰霜,却爆发出惊人的光芒,一直为“不再作别人,找回被剥夺的自己”而不屈。当李国公对老太傅施以酷刑,逼李时豫说出太子下落,问他为何不替太傅求饶,答:“我求你有用吗,这是他的使命。”后来他为了稳定局势,答应做李国公的傀儡,太傅咒骂他投靠乱臣贼子。可李时豫却在心里默念“我只想尽早结束这一切。”他忍辱求生,暗中与邪恶势力周旋,表现出了大家风范。终于李时豫等来了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断然结束自己的使命,作一个真真正正的真我,游走天涯。哪怕是一粒沙,也有独一无二的光芒,何况是人。尽管在浩渺的历史中,一个人是那么微小,但依旧没有妄自菲薄,亦没有自轻自贱。
同样,作为一国储君的真正的太子在影片中也没有被处理成一个平板的符号。太子流落民间,和一位有救命之恩的纯真女子相知相爱,体味到民间的种种疾苦和不公,反思从前的生活简直就是一种罪过。后来回到京城,看到李时豫具有治理天下的大略,毅然以江山相赠。
正是这些气质不殊的人物性情,将观众带入一种清淡的,高贵的,脱离尘世的思考。一部电影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用一己之力在慷慨救世。为此十分感动。
责任编辑/冯 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